Fauci资助了纽约市对孤儿进行艾滋病实验

编译:西班牙喜悦农场–wenwu

图片来源 zerohedge.com

Fauci 博士资助了一项在突尼斯(Tunisia)进行的研究,在该研究中,被寄生虫感染的苍蝇活活吃掉了比格犬(beagle dogs);2018 年, Fauci 博士还花费了超过 1600 万美元的纳税人资金,并用于对猴子进行令人不安的有毒大脑注射实验;Fauci 博士在最近被发现资助武汉功能增强研究,先前他曾在听证会上为此事儿撒谎。

值得一提的是,Fauci 博士的 NIH 也曾于 2004 批准资助在纽约市一家医院对数百名艾滋病孤儿进行实验。其本质是政府机构(NIH)和制药公司将这些孤儿用于致命的艾滋病药物试验(中共疫苗就是艾滋病,一样会破坏人体自身免疫系统)。

2005 年,纽约市聘请了维拉司法研究所VERA INSTITUTE OF JUSTICE)来形成一份艾滋病药物试验的最终报告。另外,维拉司法研究所是无法访问在试验中使用的任何儿童的医疗记录。他们的报告发表于 2008 年(如下图)。

图片来源:维拉司法研究所(www.vera.org)

他们报告说,有 25 名儿童在艾滋病药物的研究期间而死亡,另外有 55 名儿童在研究后(在寄养中)死亡,并且,根据维拉司法研究所儿童福利项目主任蒂姆·罗斯(Tim Ross)的说法(截至 2009 年) , 其余 417 名被用于艾滋病药物研究的儿童中有 29% 已经死亡(在被承认使用过的 532 名儿童中有142 名儿童因此死亡)。

正如预期的那样,维基百科的作者掩盖了所有细节。值得一提的是,NIH 或纽约市医院从没有向任何被使用于艾滋病药物试验的儿童或其家人,支付过任何款项或补偿(此次中共疫苗无限的试用期的副作用也不会得到任何赔偿)。

一名医院护士后来向记者讲述了儿童测试的情况。她报告说,纽约市儿童中心(Incarnation Children’s Center)的孤儿会在测试期间立即生病、出现副作用或呕吐。

国际刑事法院调查(The ICC Investigation)的网站提供了一些文件,以及对谁参与研究的儿童和医院的儿童保育员的采访。

下载收集的 PDFThe ICC Investigation | Related-HIV-Testing-and-AIDS-Drug-Investigation  | Media-Coverage-and-Cover-up | Media Part 2

注:揭露这项关于艾滋病孤儿的可怕研究的调查员是(或曾经是)一个艾滋病“怀疑论者”,但他的研究和采访是爆炸性的,令人不安的。

简评:

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FAUCI 资助的沙利度胺以Contergan和Thalomid等品牌出售,是一种用于治疗多种癌症(包括多发性骨髓瘤,值得一提的是必须与地塞米松一起使用)、移植物抗宿主病和多种皮肤病(包括麻风并发症)的药物;对于患有 HIV 或乙型肝炎等慢性感染的人,应谨慎使用。

沙利度胺会导致出生缺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 和其他监管机构仅通过可审计的风险评估和缓解策略批准了该药物的营销,以确保使用该药物的人了解风险和避免怀孕; 这适用于男性和女性,因为该药物可以通过精液传播,并产生严重的出生缺陷危机(如同中共疫苗一模一样,如下图)。

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沙利度胺具有多种心血管不良反应,包括心脏病发作风险、肺动脉高压和心律改变,如晕厥心动过缓房室传导阻滞;沙利度胺引起血栓的风险很高,该药物还会损伤神经,导致潜在的不可逆转的周围神经病变

以上信息来源自维基百科。最后,再次感谢我们屠哟哟女士的青蒿素,因为她证明了华人的血统是没有问题的,她的青蒿素对治疗癌症、艾滋病、中共病毒(COVID19)起了绝对的作用。这些中共也一直相信,只是被作为国家机密而已。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thegatewaypundit] It Wasn’t Just Beagles and Monkeys – Fauci’s NIH Also Funded Medical Experiments on AIDS Orphans in NY City | 作者:Jim Hoft|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6日


发稿:信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西班牙喜悦农场 10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