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关于货币,法币以及对未来的个人理解

撰稿人:Microkevin

自网络截图

10月20日七哥大直播讲述一个大家都知道却不是从未深入研究的概念。就是法币和货币的区别。法币和货币的区别:在于法币以国家政府以其强制力发行,在其国家管辖区域内强迫老百姓主观必须承认它可以衡量并代表你的生产价值,并且可以交换一切物质,但政府却不承诺兑换任何物质包括贵重物品金和银,一起只来源于你的主观承认(虽然是政府强制你承认的)法币可以兑换物质。所以法币出了事或破产或经济危机等原因贬值政府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也没有人承担任何责任。这就是法币的本质。因此法币根本不是信用货币。而真正的货币是不分区域也不是哪个强权机构强制规定的,而是自发的以一定稀有物质作为锚定(一般以金或银)而发行代表老百姓生产力可以在全世界流通的,代表老百姓生产力的价值的代表物叫货币。

很可悲的是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被少数人利用法币榨取绝大多数人生产价值的流氓时代。自从美元退出布雷顿森林体系成为“所谓的信用美元”,美元兑换黄金的价格至今涨了1300倍这其中的差价去了哪里?肥了谁?本文只是用现行的美元作为一个典型法币例子。各国发行的“所谓信用货币”大抵如此。基本现状都是超发再超发。老百姓的生产价值基本是剥夺再剥夺。

而我们的喜币正是打破这一切现状的最好方式。喜币以去中心化的技术为基础,在初始规则已定且共同遵守前提下,所有人公开账本,所有币都有独特的代码和时间戳,私密不可追溯。但责任是中心化的,有固定的机构做管理和对外解释。并作出法定量化承诺每年购买喜币价值20%的黄金作为储备用以保障货币体系安全。而这个承诺持续未来的至少100年。那么在这未来的100年里如何能够亘古不变的持续执行当初所做的承诺呢?这就需要我们后人有对新中国联邦章程和正道主义信仰的坚持而产生的信用,才能在100年里持续兑现当初所有做出的承诺和规则,继而保持自己的信用。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信用货币。

我认为,信用来源于信仰,信仰是信用的源动力。人类自古至今,从部落时代到今天的国家时代,所有的契约和法律以及各种成文的和不成文的信用都来自于各民族人民对上天的信仰,对真和善的信仰。这也是为什么七哥总说一个民族要想实现自由,法治和民主没有信仰是不可能的。

在未来生物科技的时代,干细胞科技开放可以自由的做人体器官定向培植,如果没有信仰,人类是不可能正确利用生物科技的。我相信通过G系列和新中国联邦的影响,人类会由现有的“利益至上”为主导的价值观时代重回以“正义和善良”为主导的价值观时代。这样我们才可以迎接下一个星际文明和新能源以及生物科技的时代。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