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專欄】在路上038—北京篇

温哥华扬帆农场 小雨

小时候学的第一篇课文就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再加上从小各种宣传耳听目闻,对北京的印象很特别:庄严、太阳、红色、金色,但这些也仅仅限于自己的揣度;直到毕业参加工作到北京出差,才了了儿时到京的梦想,记得是两千年初的一个冬天,灰蒙蒙的天空中直插着高高的杨树条,北风潇潇,上面挂着或黑或白的塑料袋,空气中好像永远都有股煤烟味,后来才知道那叫雾霾。现实中的北京和书本上描述的差异蛮大:灰色、雾霾、市井、匆忙。最近几年听说下了很大力气治理大气,空气质量应该好多了罢。

在北京出行是比较有特色的,从没哪个城市像北京搭车这么难。各种的禁停区,这个也能理解,毕竟城市规模大还是首都,存在各种严格管理;最不能理解的就是招手拦的士,对方多是径直开走,有礼貌点的司机会跟你摆摆手,没礼貌的司机从来是理也不理自顾开走;有时候我就纳闷,他们靠什么收入? !拦车碰壁多了也总结了几条规律,酒店门口停泊的的士你不必理会,都是挑远活的;在路边停着的的士,也多是碰壁,要么借口休息,要么借口等人;景区和车站的的士,打死都不能碰,那是要宰人的。因此在北京搭车是要有技巧的,比如搭上车,我总是说:劳驾!麻烦到某某某地方。不过这个技巧,让我搭车收益良多。记得有一次开车的师傅大概五十多岁左右,刚上车我的一句“劳驾”让他比较吃惊,他赶紧回了句“您太客气了,第一次有人这样说”,这样就打开话匣子了。师傅直接说,他本不想拉我,顺路停了,前面也拒绝了两位客人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也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拉,看着顺眼才拉。后来随着聊天的深入,原来师傅以前也是下岗工,再过五六年就退休了,爱人、孩子都有工作,他也不好意思老呆在家里,就出来开车活动活动。上午晃晃悠悠拉点活,中午在外面随便吃点,再找个阴凉地儿眯一会儿(路边停车的多是这种)或找人下下棋什么的,基本上一个下午就晃过去了,然后晚上回家。我问那一个月收入大概多少?他窃窃的笑了,家里从来不要他的钱,说出来不怕笑话,一个月也就是2000-3000元,并且北京像这样的情况比例还不少。第一次听他这么说,我也是醉了,附和着笑笑。师傅倒是滔滔不绝了,说起了以前下岗的艰难,现在开车每月高昂的份子钱,干多也挣不到钱,以及交警的严苛刁难等等,他可能也有工作的不如意而带来的不平恶气,就一直这么说着。我就只是静静的听着,感受着首都北京一位底层民众的絮絮抱怨,到了目的地,他笑了: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反正都是一面之缘,见笑了,不过能和您聊天真好!

一路上多是听师傅唠叨了,其实我倒没说多少,心里默默祝福这位北京师傅日子越来越好。老实说北京师傅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要有人能听听他的境遇而已,而这都是奢望。

从小一直向往的首都北京,到了反而没觉得如何,更多的是失望和不安,脑海里只是浮现北京灰色天空下北京师傅讪讪的微笑。

您虽然在微笑,其实您很伤心。

编审:文敏   发布:文敏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