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兽的距离,只隔着一个潘多拉盒子

By:银河勇气星|天雷滚滚

中国人有万物皆有灵的信仰,认为如果动植物活得久了,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会修炼成妖,成怪,当它们修炼到能幻化成美女之后,经常找一些书生,自荐枕席,双宿双飞。这些精怪当中,最有名的当属狐仙。《聊斋志异》里记载得最多,这些狐仙给寒窗苦读的书生以多情的陪伴,演绎了“千古文人佳客梦,红袖添香夜读书”浪漫故事。当书生金榜题名之后,很多狐仙又自动隐去,不给他们一丝的为难,真是非常善解人意。还有比较有名的如流传在西湖断桥的白蛇与许仙的故事,只是白蛇没这么幸运,爱上了许仙这样的糊涂蛋,被法海利用,硬生生地将她压在了西湖边上的雷峰塔下,一压就是千年,不知道现在能否修炼成仙,得以逃出生天。

除了精怪,仙女也喜欢下凡人间,在人间跟她们属意的男子结成夫妻,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譬如《七仙女与董永》《牛郎织女》,董永亲爹死了,没钱安葬,只得卖身为奴,但七仙女依然不离不弃,与他共结百年之好。而牛郎只有一头老牛跟他相依为命,连个房子都没有,织女也不嫌弃,住在茅蓬里,与他夫唱妇随,哪怕被王母拆散一年一会都不放弃。这些精怪仙女,或有修炼千年以上的道行,或为玉皇大帝女儿美眷,她们来到人间,不惜自弃仙籍,自毁修行千年的道行,找的也不过是落魄书生、屌丝穷人,只为来人间寻找尘世的美好姻缘,过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烟火生活。可见在封建社会中,人间不错,那些精怪也非常的善良、美好和可爱。

时光流转,到了中共窃国以后。这些那些美好的精怪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祸害俗世的共产邪灵。据说,江泽民为“蛤蟆精”转世,习近平为“蛇精”投胎,王岐山则为“狐妖”,掏肛的孟建柱是“豺精”,这些邪魔来到人间,不是寻找人间的美好,而是兴风作浪,制造灾难,为祸中国,导致几千年大好河山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土地,漫天的雾霾,到处都有;失业的工人,随处可见;天灾人祸,哀鸿遍野;草菅人命,民不聊生。

这些妖魔还独创了生殖器治国,整个中共的部长级以上官员,没有羞耻感,无视人伦的存在,他们男女通吃,老幼不分。尤其是姚依林酒后乱性,与姚明瑞、刘呈杰、刘新扬的乱伦,是中共最为典型的代表。王岐山作为女婿,继承岳父衣钵,并发扬光大,成了中国藏传佛教教主,搞双修,玩女人,摘人器官,要让中国老百姓吃草三年。其心之毒,蛇蝎都甘拜下风。

不仅他们如此,凡是与中共沆瀣一气的香港的四大不要脸家族及大富豪、大律师和一些艺人们,短短几年时间,也变成了中共的德性,上千年的儒家仁义礼智信教化、上百年的英伦绅士教育,丧失殆尽。他们乱性,玩儿童,强奸幼女,无恶不作。像李嘉诚活摘国人器官,换心换肾;他儿子乱性、性虐儿童,并代持江泽民财产。这些人表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男盗女娼,勾结在一起窃取国之重器,盘剥中国百姓,致使香港沦陷,上万港人被奸被杀,上百万港人纷纷逃离,把一个东方明珠,活生生地卖成了臭港。他们之作为,天理不容,必受报应。

中共作为邪魔,非常洞悉人性的丑陋,他们放出潘多拉盒子,或为金钱,或为美女,或为谎言,或为暴力,甚至释放出生化武器。他们把英雄拉下神坛,让政客沦为妓女,任其操纵,以此要挟世界,企图统治全人类,把好端端的文明之土,变成乌烟瘴气之地。譬如川普总统,那是很多美国人心目中以美国利益至上的领导人,不料,也不幸,被区区500万的真金白银和3亿元的空头支票击中,忘记了曾经给他投毒之仇,忘记了自己曾经的使命,他的贪婪与懦弱让他从此与成为“华盛顿第二”擦肩而过,可悲可痛。悲人性之不堪金钱美色一击,痛共匪依然拿着民脂民膏战无不胜。

所幸,上帝没有抛弃人类,郭先生横空出世,他与新中国联帮人一起,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拨开现实的迷雾,用了仅仅五年不到时间,唤醒了被邪共蒙蔽的西方世界的许多苍生,也让邪共方寸大乱而内斗加剧。现在国内天灾人祸,异象不断,一个王朝的末日已经到来。让我们合力做一棵稻草,关上共匪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作者:天雷滚滚
审核:兵嫂、骄子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