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条导火线最有可能引爆金融核弹?

作者: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東山堂主

2018年7月,正值中美贸易冲突之时,中共首提“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意在“攘外”必先“安内”。“六稳”中核心是金融稳定,金融的稳健才能有效化解世界经济和金融动荡带来的冲击,所以中共不惜采取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抑制大宗物资价格、整顿房市和金融市场。但几年下来,由于问题积重难返,专制体制弊端显露,缺乏有效手段,中共越想稳定市场,市场就越不稳定!金融危机随时爆发!

强力干预措施,并没有改变经济衰退的预期

中共在是“保汇率还是保外储”问题上最后选择了保汇率,从政治考量,汇率稳定更有面子,可能挣得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对盗国贼洗钱有利,但2020年下半年,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弊端也很快显现。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当年10月,18.8%的出口企业收到冲击,企业利润承压,出口订单减少。

由于疫情冲击,国际收支恶化,进出口都双双下降,尽管中共吹嘘取得了“抗疫的伟大成就”,经济复苏“全球最早”,贸易保持“顺差”,但此不过是窄范围的“衰退式顺差”。并没有扭转经济秃势。

央行2020年第三季度的货币政策报告显示,外汇储备下滑,人民币升值并没有抑制资本外流

影子银行无序扩张,融资平台乱象丛生

影子银行(Shadow Banking)是指从事金融中介活动,具有与传统银行类似的信用、期限或流动性转换功能,但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或未受《巴塞尔协议Ⅲ》监管的实体或准实体。美国反思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根源时,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被认为是主要诱因之一,由此引发了金融监管机构和学界的广泛关注。

2018年,央行等四部委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重拳整治影子银行,中国银保报告披露,截至2019年底,中国广义影子银行规模为84.80万亿元人民币,占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86%,相当于同期银行业总资产的29%。2021年穆迪发布的《中国影子银行季度监测报告》显示,影子银行资产减少约5400亿,降至58.7万亿,规模在GDP中占比由2020年的58.3%下降至今年的55.4%。

重拳之下,互联网融资平台,也从高峰时期的5000多家,缩减为300多家。

但影子银行的存量仍巨大,并且影子银行特有的利益追逐、融资创新与监管套利属性,加之市场需要和权贵背景,部分影子银行一定会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卷土重来。

房地产泡沫,金融安全的“灰犀牛”

2016年开始,中共对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的势头提出“着力防范资产泡沫”“房子不是用来炒的,是用来住的”的政策定位,频繁约谈施压地产商,但由于货币滥发和房贷增长,房价在“信贷驱动”下仍上扬。2020年,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仍增长15.7%,住房贷款占总贷款余额的19.8%,较2019年仍提高了0.4个百分点,大量信贷资金涌入房地产泡沫之中,居民债务越来越重,严重抑制了其他消费支出,泡沫一旦有破裂的迹象,极易引发“资产价格下跌-债务违约增加-抛售资产-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的恶性循环。虽然中共政府今年年初已着手整顿银行个人住房贷款,但恐为时已晚,另一方面,房地产价格急剧若下跌超过30%,同样会诱发金融风暴。骑虎难下的房地产价格,成了金融风险最大的“灰犀牛”

金融体系信用下降,加大风险

企业经营状况恶化,债务违约增加,如债券市场去年信用债累计违约金额比2019年增长10.2%,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规模同比增长19.8%。银行和非金融机构都面临着流动性紧张加剧的困境,特别一些地方银行,如海南发展银行、汕头商业银行、包商银行等相继破产,企业的如恒大集团。未来,将会有更多的银行和企业步其后尘。

高债务特别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是巨大的窟窿

除居民高负债外,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更加突出,宛如脱缰野马,中央无法控制,企业和政府靠“借债还旧”过日子,新发债务没有转化为投资,出现了负债杠杆率和经济增速的“背离”现象,如2020年,全国GDP下降为2.3%(有说实际是负值),而企业部门杠杆率却快速上升达159.1%,较2019年上升了12.7个百分点。

可怕的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所谓隐性债务,指与地方政府不直接相关但以地方政府信用背书的债务。隐秘、不透明、复杂庞大,很难准确摸清其底数,有学者认为估计30万亿以上,有的估计60万亿以上。

但中共公布的数据几乎掺杂大量水分,如文贵先生近期爆料:官方公布的地方债所谓8.5万亿美元,真实的地方债大约是107万亿人民币,近15万亿美元

综上所述,中共力保“六稳”,但恐难以奏效,反复的疫情冲击,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失业率攀升,企业和政府违约增多,中共视金融稳定和经济平稳是工作重心,核心更是金融稳定,但引爆金融核弹的导火索太多,中共顾此失彼,摁下葫芦浮起瓢,房地产泡沫和高地方债务极有可能首先触发金融核爆。中共在无法解决金融危机及其次生灾害的情况下,战争可能成为最后的解决手段。

注: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graphic-china-bond-default-0712-idCNKBS2EI02L 
  2.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china-shadow-bank-regs-1205-idCNKBS28F02B 
  3.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101/t20210119_1812514.html 
  4. https://cn.chinadaily.com.cn/a/202108/19/WS611dd884a3101e7ce975f600.html 
  5. 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fund/jjzl/2021-01-19/doc-ikftssan8342768.shtml 

校对/发布:miumiu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