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撼动中共国经济的蝴蝶效应

编译:蚂蚁兄弟

图片来源:eleconomista.es

数学家和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兹提出创造了最知名的混沌理论:蝴蝶效应,意思是在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也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比如说,香港的一只昆虫的拍打形成的气流可以在纽约形成一场风暴。

2019年底在武汉发现的病毒开始,之后三个月造成了全球停工。如今中共国的工厂停电或恒大房地产危机,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余震。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共国的事态发展,因为中共国正在加速推进将去全球化进程的计划。

目前有四个不稳定因素,即中共国经济的蝴蝶效应,可能会立即在西方蔓延。第一个是与大流行病有关。中国经济率先关闭,也把冠状病毒会带来的后果抛在脑后,今年的增长率高于6%。但是,仅消费支出就占这个中共国GDP的38%。

8月份的零售额下跌到了可笑的2.5%,不到预期的一半,因为这背后是民众的担心,官方所谓的“零感染”是战略的一部分,整个城市随时可能再次被完全关闭。大流行期间的收入下降(中国没有像欧洲或美国那样对公民实施财政补助计划),加剧了社会的两极分化,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中共国关于恒大的理论是“没有大到不能倒的公司”。

几家投资银行下调了对今年和明年的预期。

第二个蝴蝶效应是监管风险或法律的不确定性。在上个季度,针对科技公司的反垄断法改革引起了一场股市风暴,其影响在其他市场上产生了巨大反响。尽管这一攻势始于去年11月,当时当局因金融科技领域的监管变化,叫停了马云拥有的、估值35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的上市。对网络巨头阿里巴巴以及食品零售业领袖美团的反垄断调查接踵而至,同时还颁布了加强政府对学校视频游戏、海外蚂蚁集团IPO和数据安全的控制。

中国银行还迫使所有金融服务平台收紧政策,禁止银行和保险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这些措施使人们对北京政权的走向产生了不信任感。

习近平8月17日在中央经济委员会的讲话中呼吁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重要支柱”。一些人认为,在今年年底共产党第三十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将脱离资本主义,回归中央集权制度,这将严重打击未来的投资,届时有可能他将第三次续任。

中国三分之一的工厂可能在年底前因停电而停产。

第三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来自恒大,它背负着3000亿的债务违约,其次是其他小型开发商的违约,如富力和中技。专家预测,一半以上的房地产公司今年将无法实现其销售预测,三分之一的商家将违约。房价的飙升,是平均工资的20至30倍,使人们无法负担,尤其是在目前的情况下。

尽管担心由恒大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共国政府的主流理论是,“没有大到不能倒的公司”。

地方政府从2020年年中开始采取措施,防止房价进一步上涨,并对一无所有的买家进行补偿,从而避免了社会反动。

但不确定因素在增加,官方行动导致了房价的下跌,使资产贬值,加剧了房地产行业的危机,不得不收紧家庭和公司融资的信贷条件。

中共国已经是一个高度负债的国家,包括私人债务在内占国内生产总值约280%。如果我们考虑到地方政府囤积的数十亿美元的债务,问题就更复杂了,直到现在,这些债务仍然是个未知数,因为他们继续虔诚地支付利息。如果恒大倒闭,它将刺破债务泡沫,并可能将很多家银行和整个金融系统拖垮。

第四个因素,也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担忧的,是2016年以来企业和消费者遭受的断电。由于脱碳计划,停电变得更加频繁,该计划要求国家能源消耗每年减少到GDP的3%。

许多地方政府远远没有达到这些目标,这将迫使进一步削减能源。但问题是,电力分配被南方电网公司国有企业垄断,尽管煤炭价格飙升,但该公司仍为其供应商和客户维持固定价格,导致许多发电厂停产。

更糟糕的是,该国北部的洪水季节使几十个煤矿瘫痪。政府上周被迫取消了煤炭价格的上限,同时重新启动了采矿业务。即便如此,一些商业银行预测,今年冬天可能有高达30%的工业将遭受停电,而且是以一种不受控制的方式,导致供应链的削减以及通往西方的货物价格上涨。

蝴蝶效应已经传到了西班牙,在那里的大公司如Sidenor、Fertiberia、Arcelor Mittal和Asturiana de Zinc已经被迫减产,未来几个月还会有几个公司将会陷入泥潭,包括汽车工厂,由于缺乏芯片,这些工厂已经有一半没有生产。

本周,在有报道称物价被提升5.4%后,美国的警钟敲响了,创造就业机会的复苏步伐放缓。通货紧缩的幽灵在纽约交易大厅上空盘旋。如果世界经济的两个引擎,即中共国和美国,耗尽了能量,其他国家也将会跟着耗尽。但现在宣布灾难还为时过早。冬季可能会使供应问题恶化。世界工厂正在遭受停电的折磨,蝴蝶效应将在短时间内在地球的另一端感受到。

在西班牙的情况并不比中共国好多少。最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本周对副总统Teresa Ribera关于降低电价的提议的反应。首先,迫使她寻求与电力公司的调和,她的所有要求被拒绝,包括改变拍卖以确定电价的提议。

里贝拉在国会确认了皇家法令,以符合“我们能(Podemos)”党派的要求,但随后提出修改该法令,以换取电力公司与工业界签署五年期合同。如果政府能保证稳定的关税,像美国铝业公司这样的关闭是可以避免的。

里贝拉与电力公司对簿公堂,结果输了。问题并不在于桑切斯在一阵民粹主义中所说的电力公司的“超常利润”,而是在于天然气成本的上升,而里贝拉有权修改制定价格的计算方法。

遗憾的是,他们只有在整改时才会有正确的结果。政府的下一个失误是在预算中,其中包含了对2022年7%增长的不切实际的预测,甚至没有考虑到能源价格的上涨。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提交的文本预测,一桶石油的成本将从目前的80美元下降到平均60美元。

简评:

全球一体化,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其实世界各国在不知不觉中,在一定程度上早已经完成了全球一体化。中共政府依靠对中国百姓的剥削,使中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经过了多年的布局,中共国不但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还深度绑架了世界经济。

一场病毒的爆发,彻底暴露了中共国的野心。然而,就在中共想征服世界的同时,依靠虚假数据堆积起来的中共国经济也是岌岌可危。我们不愿看到的是,无论是美国经济,还是世界经济,都已经被中共国深深的绑架。虚假的数据、票据,按期不能支付的债务……正如郭先生在直播之中多次强调的一样,全世界经济的崩塌已经在所难免。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参考资料:[eleconomista]Cuatro efectos mariposa chinos que hacen temblar la economía


审核:Aires的星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