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报道:中共制定新的游戏限制,致最新CSGO明星及早退休

撰稿:喜妈

(来自网络截图)

Kotaku 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游戏播客,它在澳洲的媒体报道,中共出台“新游戏限制”,使得该国“在国际 CSGO (一款射击游戏)赛道上掀起波澜”的优秀选手“可能已经被迫退休”。该报道引用一个非常出色的选手在一次游戏比赛中称,自己因为一些“无言”的限制,当天的比赛应该是他“两年来的最后一场比赛”,而他“对此无能为力”。他也对此只能是看做是自己“一个完美的最后鞠躬”。

报道指出,对相关游戏选手的包括:限制中共国“18 岁以下玩家可以花多少时间玩游戏的新规定”。具体来说就是:“周五、周六、周日和公共假期只允许玩一小时游戏”;“正常工作日为零”。文章引用中共政府的规定表示,这些限制是由“中共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责成游戏发行商自行实施”。据说限制的收紧“旨在针对中国 92% 至 95% 的免费游戏”,目的是避免“导致成瘾和过度消费”。据来自官方的消息称,这些限制并不会“影响三 A 冠军球员的职业前景”。可是,文章指出,CSGO等玩家选手还是引起了连锁反应。

报道进一步指出,中共国“成人游戏账户存在很大的灰色市场”,比如“父母不会被禁止将不受限制的成人账户提供给孩子”。也因此类中共国的限制现实存在,有些游戏玩家正在而且“寻找一种留在欧洲并继续竞争的方法”。文章认为,“在大流行最糟糕的时期之后”,“竞争激烈的 CSGO 在欧洲进一步巩固”。这种趋势让“认真考虑在全球范围内比赛的球队和球员别无选择,只能搬到那里”。当然,对于那些未成年人来说就有所不同,如文章指出,对有些中共国“ 16 岁的孩子来说可能很难”。

游戏业是中共国非常重要的产业,也是中共网络经济中的特别有吸引力和成长性的领域,这个动态引起了笔者的关注。我们会问:对于一个对中共来说很有成长性,很有市场并很有未来消费人群的一个涉及娱乐、创意和网络等方面的行业,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被限制?游戏已经在中共国出现和畅行很多年了,对游戏的沉湎和上瘾都是整个中共国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什么喊了好多年都没人管,现在有人来过问了?真的是“中共党妈”关心和爱护自己的“孩子”?真的是草民成了“党妈”的“香饽饽”?

笔者认为,以上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根本是不成其为问题。如果中共真的将18岁以下的孩子们当成自己的宝,我想他们应该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可以做。换句话说,如果中共国对自己统治下的国民的孩子有过关注和爱惜,有关他们成长所需的很多方面早就该例行禁止。出于我们站在爆料革命中,对于中共的本质有充分和深刻的理解,我们知道,这个关心孩子的出发点只是一个打出来的大旗而已。中共体制下任何事情都是要看它做一件事情背后那一套和隐含的意义。

众所周知的是,伴随着网络存在而存在的游戏,其得益者,就是中南坑的老杂毛们的家族。游戏是网络经济中的重要组成,青少年又是主力的消费者,那么,为什么要限制青少年,为什么要限制游戏?因为限制了青少年,限制了游戏,打击的就是网络经济和持有网络经济利益的背后势力。

很多在中共国的事情,是不能从正常的方面去理解和认识的。比如这个明明就是青年人在消费的产业,你偏偏要去限制它,这个就不合市场经济的规律。而如果你从市场行为得不到合理解释,那么我们只能说,不合理的地方就是诡异的核心。这个诡异我们在上面已经提及,如果打击和限制了消费的人群就限制了这个游戏产业的利益获得者。

由此,一个合理的推论就出来:这个限制无关对青少年的保护,有关的是中共党内各方的利益斗争。进一步来说,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打着关心青少年的旗号,收紧对网络游戏的管束,限制掌控着游戏产业的利益关联方的口袋,打击的就是和当今习神所不能容的对手方。那么,谁是网络游戏以及网络经济的最大受益人,那么就是当局所要打压和斗争的对象。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爆料革命战友从本则新闻看到的背后那一套。这就是我们受到爆料革命启发所认识到隐含的中共当局举措的意义。跟随爆料革命,可以拥有更加明亮的眼睛,由此可见一斑。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与G news无关)

参考消息:

https://www.kotaku.com.au/2021/10/chinese-csgo-player-restrictions-starry-lynn-vision/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