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炬拾字】老家疫苗和正在死去的乡亲

温哥华扬帆农场 – 文炬

与侄儿通电话,他说他差点死了,吓我一跳。他9月中下旬接种第二针疫苗,当天回家就浑身上下丝毫无力气,冒虚汗且气若游丝天旋地转,以为就这样见阎王了,到第二天下午才稍稍好转,至今想起都害怕,简直就是死了一回捡了一条命。

 “我反复告诉你不要打疫苗,你为什么不听?”我很气愤!

 “哎,我也不想啊,不打疫苗寸步难行,打一针手机信息码还是黄色,我上班的大楼都不许进,自己住宅小区的门都不许进……”侄儿无奈地回答说,即使门口的保安与我关系再好,只要一提疫苗马上翻脸,绝不通融,住家邻居相互检举监督,自己窝在家里都被认为会感染病毒传染左邻右舍,搞得人非得赴死不可似的!

 “姑妈也生病了,您赶紧劝说她进省医院来检查一下吧”,我知道姐姐一贯心疼花钱,农村目前吃喝不愁但挣钱门路较少。“我不是怕花钱,医生检查不出什么病……慢慢有些好转……”电话那头姐姐有些无可奈何,她以前是坚决听我的话不打疫苗的,但是,“不打疫苗不准坐车、不准上街也就罢了,村里还组织人力到农户家里抓人,不打不行,强行打!”所以就间隔21天几乎连续打了两针!

姐姐对疫苗的反应是头昏脑胀,头疼而四肢酸痛发抖,很节约花钱的她也主动跑去县城医院前后两次住了几天医院,打针吃药输液照片,医生说好像是脑袋上有几个包块,不确定是否血管瘤或脑萎缩症状,又跑到市里医院去做了两次检查,查不出什么明显的答案,医生告诉说:“你回去休息慢慢静养,最近类似的病人很多,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差不多两个月了,她感觉症状轻一点了,但她相信我说的话,绝对是疫苗引起的,在农村干体力劳动身体一般都扛得住,但这次就奇了怪了……

姐姐压低声音说“你提到的药一颗也买不到”,硫酸羟氯喹和伊维菌素县城各药店跑遍了,青蒿素就更难买到。她相信这一定是疫苗的阴谋,她所在的村社里所知道的就有至少4人病了。王某有一直系亲属医生悄悄告诉说,王某四肢软骨瘫痪就是疫苗惹的祸,政府不许外传!另外两位突然中风了,还有一位一针下去就病得很重,被拉进了省城,至今还不知情况。“反正我们这里的人都突然这病那病的”。

我反复强调疫苗不可吿人的邪恶,姐姐连连说是,她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还记得老家那个赵大雁吗?前天一头栽进路边土沟里,动都没动就死了!”越说越悬,也越说越令人害怕。赵大雁的面目我记不清了,但我小学每天往返四次的上学路上,必须经过他家屋后坡坎小路。他的爷爷父亲辈是我们村有名的富农,那时候的富农仅次于地主成份,一般都是与地主家庭成员一起参加大队生产队的劳动改造。赵大雁因为富农家庭,弟兄姐妹七八个从小没有上过学,80年代初他年龄就20多岁了,农村20好几的小伙子算是大龄,加之没文化,家底一贫如洗,即使“改革开放”后“地富反坏右”被摘了“帽子”,也不再有人愿意嫁给他。估算一下年龄他应该不到65岁,平常身强力壮的体力劳动能手怎么说倒就倒下了?

我想多几句文字记录一下赵大雁。他皮肤白白的真有几分帅气,我们小时候都听说富农家的肤白貌美是好东西吃出来的。赵大雁大约10多年前曾与我家做过邻居,与我家老屋相隔3根田埂。这家邻居本是一位长辈生产队长,某天队长大清早去镇上赶集,路途遇一熟人嬉笑打跳,被一脚踢进了裤裆,等忍痛回到家,又抬到镇医院时就已经无药可救了,可惜了这位队长。小时候因为他父亲被打成右派坐牢,母亲离他远去,他从小被独身的姑妈养大,好不容易上了几年学,长大为人处事谦和有礼,也当上了村社生产队长,30多岁就枉死成了玩笑,死后踢他裤裆的人好像赔了几千元丧葬费。

赵大雁就是作为当地俗称的“上门汉”与队长夫人一起过日子的,他有一身体力,专职农活别无所长,但好像就三四年光景,队长的大儿子从海南岛打工挣了些钱回来,感觉老妈整天伺候赵大雁觉得委屈,直接和二弟一起把赵轰出了家门。村里人说这也难怪队长的两个儿子无情,队长死后不久,队长夫人招了王瘸子上门,王瘸子有些木工手艺也能挣钱,队长夫人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共同养到六七岁,王瘸子带起儿子回老家去了,不再照管孤儿寡母……

只是赵大雁够冤,虽名义上总算是替补王瘸子结了婚,干了几年蛮体力,没生出一男半女就打起铺盖卷儿,这次还正好好地走着路,说不定心里还正盘算着自己的养老生活呢,就一头栽倒在该死的疫苗里……

正在手机上打着这篇文字的时候,姐姐突然主动打来电话。她说想专门强调一声,听说国外寄药到中国容易被拦截,她会尽量设法在国内买,她说“青蒿素估计是买不到了,硫酸羟氯喹前段时间有备,你少寄一点就行”,我知道她是恨不得可以马上收到我寄出的疫苗解药,因为我早就把文贵先生盖特的疫苗解药和方法转发成图片给她和其他亲人。她吱唔半天终于告诉我一些实话,她身边的近邻就已经死了3个,都是40岁左右,尤其是有个30多岁女的刚从南方打工回来,打了第二针疫苗10多天就死了,死前没得过任何病,“一颗药都没来得及吃就死了”,屋后那家小伙子突发脑血拴,头部开了刀还活着的,许多60多岁的老人都互相打听,自从打了疫苗怎么总是头昏脑胀腿抽筋。

“也有没有打疫苗的”,我很是诧异,“村里一共有10多个人,哭天喊地寻死觅活地,村里拿他们实在没办法”,姐姐说村里将这10多人装进车里拉去打疫苗,他们都以死相抗,他们装疯卖傻地坚决不打,他们传播说知道有许多打完疫苗的都已经栽倒火化了!

我不知道这10多人是哪里来的觉悟,是不是翻墙或通过家人间接听到了爆料革命的声音?我佩服他们为生命而敢于自由抗争的这份勇气和作为,生命的权利必然源于自我抗争!任何邪恶见不得光的勾当总害怕正义的揭露和事实曝光!也正因为中共70多年暴政统治下人民的懦弱愚昧,助长了中共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地奴役百姓的。人们总侥幸灾难会躲着自己,实则中共就是如影随形的巨大灾难!我的心口紧绷着,担心着他们在收到疫苗解药前的每一份安危!老家疫苗接种后的人们开始渐渐死去,我仿佛听见山谷里回荡着丧葬的泣哭和唢呐的婉转凄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编审/发布:Shuan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 月 之前

此仇一定要报,但是要等中共灭了之后走合法途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