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幸存母亲目睹美国滑向深渊

  • 编译:Jenny Ball
图片来源:theepochtimes.com

几十年前摧毁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治运动正在美国展开,范弗利特·席女士警告说。她从一位普通家长转变为活动家,在一次学校董事会会议上,她发表了反对“批判种族理论 (CRT) ”后成为全国头条新闻。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是一年级学生,”这位弗吉尼亚母亲告诉《大纪元电视台》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她说,年龄较大的学生称自己是毛泽东的红卫兵,学校和大学的所有课程都停止了。

在毛泽东“造反有理”口号的鼓舞下,红卫兵毫不犹豫地对他们认为是“反革命”的每一个人和一切事物进行暴力和破坏。

“有毛的批准,没有人能阻止他们,”范弗利特说,她回忆起亲眼目睹红卫兵殴打致死一名男子的故事。这名男子被视为“压迫者”和“剥削者”,因为他只是有能力在他的银行账户提取一大笔钱。肇事者不会因杀戮而承担任何后果,因为刑事、司法系统已经瘫痪。

红卫兵运动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打“四旧”,即“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范弗利特说就如同美国的“取消文化”,红卫兵会挨家挨户搜查和销毁与共产党接管中国之前的任何物品。

“我记得整条街都被毁坏了,那些房子的房主们,嚎叫着哭泣,”她说。

虽然毛的文革的疯狂和无法无天,在美国人看来可能是极端的,但范弗利特警告说,美国正走在类似的道路上。

“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人们的恐惧,”她说。“有正确的谈话方式,有正确的想法,那些不同意的人会觉得,如果他们说出自己的观点,他们可能会冒着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的风险——这就像中共国用的‘反革命’这样的词。”

根据范弗利特的说法,“种族主义”一词,就像定义模糊的“反革命”一样,不再意味着什么,而是作为一种政治武器。“长期以来,我对种族主义的理解是,有人根据种族而歧视他人,”她说。“但在过去的几年里,它已经改变了其含义。任何不同意左派意识形态的人都会成为种族主义者。”

在文革期间,“历史反革命”一词被用来将人们过去所做或所说的定为犯罪。范弗利特说反革命,现在有了美国版本

“在弗吉尼亚州,州长拉尔夫·诺瑟姆(Ralph Northam)在今天会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因为过去他在大学时涂黑脸,”她说。“这就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反革命罪。”

在毛时代,公民根据政治身份,被分为受欢迎的“红五类”和不受欢迎的“黑五类”。后一组成员的后代,包括富农和其他“阶级敌人”,经常受到羞辱,并被迫参加“批斗会”,在那里他们被迫承认自己的特权地位。范弗利特说,这与 CRT 倡导者对美国人及其孩子的鼓吹是一丘之貉。

“这是不是让我们想起了 CRT ?”她说。 “[根据 CRT] 如果你是白人,你就是一个压迫者;如果你生来是黑人,你就会受到压迫,作为被压迫的人,你在这个压迫社会中没有希望。”

这是分化人的最有效方式,和马克思主义的分化剧本如出一辙,”她指出, CRT 是重新包装的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的翻版,用种族使它在美国社会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然后就是性别、性取向和交叉性——所有这些都是分裂的工具,它们植根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用过这个,[美国]左派现在正在用它。”

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她说。“它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我们任由其发展,而不阻止它,[我们]也会有同样的结果。文化大革命的结果是社会彻底的毁灭了中国,如果我们不阻止,那就是等待我们的结果。”

评论:

经历过灾难的人,最知道它的恐怖!而经历过大灾难的人,在逃到自由世界时,却发现这个自由世界正在发生着同样的灾难,她发出的警告令人深省,她发出的呼唤,是要人们避免重蹈独裁极权中共国的结果如果我们任由其发展,而不阻止它,[我们]也会有同样的结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来源:大纪元时报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的选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