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国,杀人犯是怎样炼成的

By:银河勇气星|天雷滚滚

又是一桩灭门案,又是一边倒的同情案犯。看了整个事情的真相,让人心头堵得慌。一个五十岁的莆田男子欧金中,拆了自家400平米的危房,准备在原地重建150米的新房,所有建房手续都已经齐备,但是,却屡受村霸欺压,多次打砸,不许他重建。一家几口,住在临时搭建的简易窝棚里,一住就是五年,其中上有年届九旬的老母,还有一个年已三十岁尚未娶妻的儿子。

图片来源:网路

这五年里,他多次上访,讨要说法。从网上流出来的资料来看,欧金中走遍了他在中共国能走的所有的渠道。找过村干部,当过上访户,向政府向警察甚至向媒体都求助过,在他那猪窝都不如的家里,媒体找到了他写在烟盒上密密麻麻的记满媒体、官方求助通道的信息。可以这样说,为了建房,欧金中用尽了全力,只希望九旬老母不被风吹雨打,只希望有朝一日跟自己的孙子承欢膝下,只希望一家几代人口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但是,很遗憾的是,五年过去了,直到台风把他家的棚顶碎片吹到那个村霸家的菜地里,夫妻两人去捡回抢修屋顶时,还被村霸媳妇无情辱骂。于是,积聚了他五年的屈辱和仇恨,终于在这一刻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了。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于是,拔刀相向,大家同归于尽。你让我无家可归,我让你有家无命。真是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悲剧发生了……

图片来源:网路

中共国的这个制度悲剧,欧金中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这让我想起了退伍特种兵张扣扣替母报仇案。1996年。这一年,张扣扣年仅13岁。汪秀萍,张扣扣的母亲,被王正军用木棒打死。母亲被打后,倒在了张扣扣的怀里,母亲的鼻子、口里都是血,鲜血在喉咙里面“咕咕咕咕”地作响,然后在他怀里慢慢地断气。这起命案,最后王家的三儿子被判七年,四年后出狱。王家也始终没有给他们家一句道歉,没有给过他们一分的经济赔偿。这一个既没赔钱又没偿命的被轻判的命案,让同样求告远门的张扣扣内心种下了复仇的种子。22年后,张扣扣于2018年2月15日(大年三十)中午,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三儿子王正军(39岁)杀死,报了杀母之仇。

网络舆论也是一边倒地支持张扣扣,可是,张扣扣还是被判了死刑。不知道欧金中最后会是怎样结局,他们的悲剧是中共国的制度悲剧。网上流传着一个这样的事迹。一个小孩被被海浪卷进深海,一群人去营救都失败了,欧金中看到后,不顾自己的性命,冲进海里救出了不省人事的小孩。为此,他还生了一场大病,连续输液一个多月,也退回了小孩父母多次送去的营养费和营养品。他跟张扣扣一样,都是中国社会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没有因为自己面对的不公,而把刀挥向弱小幼儿园的小朋友,也没有驾着车撞向路边无辜的民众。他们不过只要一个正当的权利:只要那个姓王的向张扣扣说一句道歉的话,张扣扣心理的仇恨有了一个宣泄之处而得到一点点平衡,他就不会20多年后去找王家算账;如果,那个村霸媳妇不要如此辱骂在凄风苦雨中正无处安身的欧金中,可能,欧金中还继续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家中,等着青天大老爷的出现。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一切也都发生了。

《福尔摩斯探案集》有这样一句话:“亲爱的雷斯垂德,我认为,当法律无法给当事人带来正义时,私人报复从这一刻开始就是正当甚至高尚的。所以说,这次,我决定不受理这个案件。”

小说毕竟是小说,我们生活在这个比小说描述的人间地狱还悲惨的共产主义主制度里,欧金中他们是逃脱不了所谓的“正义”的惩罚。并且在这样的邪恶的制度里,欧金中这样的悲剧依然全国在不时发生。无论他们为善还是作恶,他们都可能是悲剧的制造者,也是悲剧的承受者。所有的人都可能随时会死去,天灾可以让其死,盗贼可以让其死,躲猫猫可以让其死,贪官污吏欺压百姓可以让其死,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没有是非的国度时,无时无地不可以死。我们与其眼睁睁地看着同胞死,也时刻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共匪迫害而死,不如大家醒来,消灭这个吃人的逼良为盗共产主义制度,消灭这个制度的维护者——中国共产党!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作者:天雷滚滚
审核:兵嫂、骄子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