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一样的学校体制教育终于被扰动了

作者:椰子

图片来源:网络

双减政策发布有段时间了,魔都最近有个“大瓜”正在发酵。事件的起因是:建平中学西校(建西)被昵称叫“听党话跟党走”的新预初家长举报了。起因是预初开学后进行了一场“月考”。举报人的诉求是:学校取消月考,分班,要求学校严格执行双减。但这就引起了很多家长的不满。人家花大价钱买学区房,不是来建西躺平的。更何况,还有很多初二、初三的学生马上面临中考。举报一下子把学校原来的节奏打乱了,高年级家长群里都开始骂街了。凭啥你想“躺平”就不许别人“支棱”?!

事情还没结束,最初的举报人“听党话跟党走”又于10月8日发了一篇“雄文”,详细阐述了自己举报学校的“初心”。此举引起对面家长的质疑和强烈反对,并以《震惊愤怒以你为耻》的文章作为回击。前者坦然承认“国庆前,家长大群里提及针对建西的多起举报,有些是我所为,有些不是。”并对赵之浩校长提出的“有事情先和学校沟通,不要动不动就举报”的建议做出明确答复:“我们对学校没有个性化的诉求,不打算和学校做交易,我们没有需要和学校磋商具体事务。”在文章末尾,这位家长称,“我的孩子并不知道我举报的事情,他(她)知道了会害怕、会反对,但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震惊愤怒”的家长,则开宗明义的指出:“你口口声声的为了孩子,却是在大部分家长和老师的心上捅刀撒盐,你的执念,对其他家长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伤害!”同时也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双减,不是让学校不作为,不该成为你威胁,恐吓学校的武器!你可以举报学校,我们同样可以举报你!”

今天将两位家长的“大作”摘录如下:

第一封公开信,原举报人,学生家长“听党话跟党走” 的几点看法

我的几点看法

——致2021级建西预备班全体学生家长

各位家长:

我是你们中的一员,我的孩子也和你们中几位的孩子比邻而坐,正在建西预备年级某班接受国家的义务教育。之前在某个家长大群中,我以呢称“听党话跟党走”做过几次短暂的发言:大家熟知的是我曾经举报建西不执行党的教育教学改革决策部署的违规行为。

国庆前,家长大群里提及针对建西的多起举报,有些是我所为,有些不是。

它们都聚焦“教育教学改革”和“双减”措施,是我关心的内容,因而我对它们诉求的利益、存在和提出的逻辑有清晰的认知,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有家长在群里对我和其他举报的家长隔空喊话,谈到和学校几番较量,输赢如何……我不认为我有所谓“赢”;凭我对另一位家长气息的把握,我也不认为他追求并且认可现在他有所谓“赢”:无从说起,也实非所愿!

北宋熙宁四年,苏轼曾在《上皇帝书》中谏言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宋神宗:“智者所围,贵于无迹……盖事已立而壹不见,功已成而人不知”,意指不做输赢的较量就能改善现状,以和缓的方式、较小的代价取得社会的进步。这是我们认同的处理问题的方式。现在,我们举报的问题没有处在已经解决的阶段,我们看到问题可能以隐蔽的方式继续存在,或者解决后再死灰重燃,出现相持和反复。所以“输赢”的说法,主观上违背我们的意志,客观上不符合事实,我们不接受!

“以和缓的方式、较小的代价”解决问题,可以表现为赵之浩校长提出的“有事情先和学校沟通,不要动不动就举报”。我们和学校沟通什么?我们表达学校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教学改革决策部署、落实“双减”措施的愿望,学校不知道吗?我们的要求不高于党和国家的法律和政策规定,我们对学校没有个性化的诉求,不打算和学校做交易,我们没有需要和学校磋商的具体事务。学校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教学改革决策部署、落实“双减”措施是行动上的令行禁止,学校不以和我们磋商为贯彻、落实的前提。

设立重点班、阶梯班(实质是变相的重点班),早在1986年颁布的《义务教育法》中就规定为违法:……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第二十二条):“学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二)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的……”(第五十七条)。今年的“教改”措施前所未有。力度空前,建西执意坚持一贯的做法,可见它的意念坚决和态度顽固。国法、党纪、政纪管不住它,期待通过沟通让它自行停止违规行为,无异指望扬汤止沸、与虎谋皮一—我们一开始就“丢弃幻想、准备打仗”!

首先选择沟通的方式处理问题,还会助长学校违规进行教学活动、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先进行沟通,等于给学校“试错”的余地:有人反对就撤回;没人反对就过关。通过逐一解决个别的问题达到防止学校失范,不如在体制、机制上形成有效的心里约束:你要违规,我就举报!套用电影《南征北战》里的台词:不是我“无情”,是共*大狡猾:借用陈毅老市长的话:“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有家长举报建西组织“月考”,我认为他旨在制止建西通过月考或者其他考试选拔“尖子生”组成“阶梯班”。和我反对建西通过“分班考”成立“重点班”如出一辙,我们的着眼点都是四年后我子升入高中的选拔。

按照现行的“中招“政策,一部分“示范性高中”的录取名额会分配到初中,不出意外将由初中校内成绩排名在前的学生获得。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下,孩子凭借天赋、通过努力,或“金榜题名”、或“名落孙山”,都应当接受,孩子和家长不会怨天尤人。

设立“重点班”和“阶梯班”,向一部分“尖子生”优先配置教学资源,打破了公平竞争的环境。可以预见未来相当数量的“示范性高中”的录取名额将提前落入“阶梯班”学生怀中。学校表示“阶梯班”可进可出,但非“阶梯班”学生和“阶梯班”学生参加同样的考试,排名,是不公平的竞争。一段时间后,“阶梯班”的组成会固化、“内卷”。成绩处在年级前百分之二、三十,常在“阶梯班”门口踟躇,通过四年努力可能在“中招”中实现超越的学生,“阶梯班”的存在是对他们提前的阻击。

中考以基本知识、基本概念、基本运算为考察的主体和重点,总体难度不大,对考生分层不明显,因而以中考为目标设立“重点班”、“阶梯班”是杀鸡用牛刀,对考入建西“阶梯班”的学生更是多此一举。这只是从孩子和家长的视角看问题,于学校的意义则显著不同。绝大多数学校。师资、教学方案、生源不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升学率是相对稳定的。由此考察建西校长的政绩,看普通高中入学率、示范性高中入学率,和同级别其他学校的差别可能不大。针对中考的“阶梯班”也不会带来“主动的变化”,如同几个亿万富翁聚会,太太手里的名牌包不足以显示身价。建西需要追求顶尖名校和“自招”学校的录取率,这才是赵之浩校长的政绩所在,是“阶梯班”真正的指向:而“阶梯班”的教学内容,以能让学生通过这些学校的招生考试为目的(通常为“超纲”的内容)。

这些“超钢”的内容不实用(英语除外),于中考、高考意义不大,如同小学奥数的“方阵问题”、“抽屉原理”、“牛吃草问题”,对初、高中数学学习没有可见的价值。而且能被顶尖名校和“自招”学校录取的又是少数中的少数,因此“阶梯班”内排名后百分之若干的学生是“陪太子念书”,他们最终还是退回到相对简单的中考。为了确保考中顶尖名校和“自招”学校的录取率,建西需要维持一定的“阶梯班”学生基数。这个基数里的学生,看似得到一个好的机会,实则在学校的规划中,他们注定只是录取率的“分母”,因为学校历年顶尖名校和“自招”学校的录取率也是大体稳定的。国家的“教改”政策和“双减”措施,就是反对绝大多数孩子,家庭花费巨大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成本去“陪太子念书”。

我没有举报建西的“阶梯班”,正是看到一部分优秀的孩子把大量时间,精力花在学习费而不惠的“超纲”的内容,对我家成绩不那么优秀的孩子不是坏事。试想所有孩子都死磕难度不大的中考,中考的竞争该有多么恐怖!

因此,“阶梯班”不符合绝大多数学生的利益和他们对公平竞争环境的需求。“月考”如果不和“阶梯班”挂钩,我相信那位家长也不会举报,要求取消。在我的视野里,那位家长的洞察力,理识和手腕,超越了我所见的其他家长。安排适龄孩子接受义务教育,是国家向一代公民免费提供公共产品,公平是最重要的原则。不能因为极少数孩子有更强烈的需求和跻身高一级优质学校更大的竞争力和可能性,因而获得比别的孩子更多的资源。接受公平的义务教育,是孩子作为中国公民享受的政治待遇之一,是“有教无类”的根本体现。如同不能因为任正非对中国经济发展贡献大、见解超凡,他就可以在人大代表的选举中一人投两票。只有资本才把效益当做资源配置的基本导向,孩子接受的义务教育是人道主义事业!

我和那位、或者那几位家长举报学校,基于对孩子教育的关切和对学校的认加。我举报校问题,表面针对学校征订校服的不合理安排,实质是提露学校在学生管理工作上的独断和不诚实。按照规定,学校征订校服以家长“自愿”为原则、学校“公示”为途径。学校因为活动需要,要求学生统一订购也未尝不可,做好解释工作即可:校服不贵,统一服装的需求客观存在,大多数家长通情达理、会接受的。然而下发的表格不标注以“自愿”为原则,第一次返校日老师明确告知必须“全选”。我感到学校的任性和骄横,所以一定要它把“自愿原则”那块牌坊竖起来。第二个返校日,看到家长在群重发出那块写着“自愿原则”的公示牌子的照片(学校在第一个返校日已完成征订),我仿佛看见天空漂浮校长和老师的面孔,听见他们嘲弄的笑声。“诚信、守法”是中国公民、上海市民最基本的行为准则,建西两条都不合格;老师有师道尊严,家长的尊严在哪里?

我还听说第二次返校日,可能在华城校区门口,有位家长不戴口罩被保安阻拦,家长爆了粗口后悻悻离去。违反防疫规定的行为,学校应该制止;那位家长做得不对,可以追究他的责任。但是现场有位老师对着他的背影说:查一下刚才交的作业,他的小孩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级的?这是想连坐、株连吗?这是法西斯手段呀!我相信老师只是一说,他和学校一定不会为难孩子,甚至根本不在意那名孩子究竟是谁。但这舌尖上的歹毒,令人齿冷。

我也关注了发生在某班的家委会给班主任送花引发的“教师节”舆情事件。我不赞同持反对意见的家长武断地对家委会“拍马屁”的指责:家委会希望在“教师节”对班主任表示感谢。或者把送花看或对新班主任日后工作的鼓励和支持,反对的家长言论过于激进。有家长明确反对的情况下,家委会坚持送花也任性,可见的是很多家长支持送花,不可见的是更多家长内心不情愿而没有说出口,所以家委会得到的信息存在“幸存者偏差”。希望两方面相互理解、换位思考,达成和解。

家长群里议论的“四连发”,我都谈了自己的看法。我希望更多的家长,老师能读到它,说出你们的想法。我的想法、做法不正确的,我可以纠正,至少下不为例。对于损害我的孩子的利益和公平的做法,我不可能置若罔闻。

曾经升学考试差一分,父母要掏出几万元、几十万元弥补这个差距;孩子真有需要,为人父母者割一个肝、割一个肾给他不眨一下眼睛。在影响孩子前途、命运的问题上,赵之浩校长,您还觉得我们做的一切过分吗?

我的孩子并不知道我举报的事情,他(她)知道了会害怕、会反对,但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我只在这张薄纸的一隅告诉他(她):为何爸爸(妈妈)眼里常含泪水,因为对你爱得深沉!

建西2021级预备班学生家长

“听党话跟党走”

2021年10月8日

第二封公开信,来自署名“一位普通的建西高年级家长”的回应

震惊愤怒以你为耻!

–声讨 2021 级建西预备网名“听党话跟党走”家长

今日读罢你的文章,极为气愤痛心!没想到我们学校竟然还有如此不辩是非,歪曲事实,妄言代表学生家长意见的糊涂家长!

你口口声声的为了孩子,却是在大部分家长和老师的心上捅刀撒盐,你的执念,对其他家长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伤害!

你的一番言论,何尝不是在影响我们孩子的前途,命运!如果今后学校正如你愿,一切都是“快乐教育”,无作业无考试,大家一起躺平,我们其他几千人家长的孩子,你又如何对得起?你竟然还好意思质问赵校长,你有自己有反省过,你做的这一切,才是真正的过分吗?

要是我们的孩子因为你的无知而耽误了原本该有的优良学习风气和优质的教学质量,你就是我们其他几千人家长孩子的罪人!劝你善良吧!

现在针对你提的几点对学校的控诉,提出我的看法:

1. 关于“月考”和“阶梯班”:今年开始学校的确已经没有了“月考”,但你无权指责正常的单元练习。而“阶梯班”更不是你想象中的所谓“重点班”,根本不存在长期下去会“固化”班级的现象。“阶梯班”的设置反而正是符合双减政策里面的“分层”教学的。根据上海的双减细则规定:

学校的阶梯班没有违反任何其中的一条规定。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学校不只有阶梯班,还有“补差班”,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补习辅导,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这不正是我校迎合双减要求的举措吗?你咋就不去举报“补差班”呢,是不是觉得“成绩差”的孩子不该有拥有“补差”的资格,对于中等的孩子“不公平”,他们活该就一直应该是差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同样的道理,学有余力的孩子为何不可拓展学习空间?非得要和你家娃一起躺平?不该拥有追求更高要求的成绩?既然你提到“阶梯班”的设置“对于你家成绩不那么优秀的孩子不是坏事”,你有什么资格替别人家孩子担忧?你这种“伪善”的心态,实质是内心因为自家孩子成绩不如别人的“羡慕嫉妒恨”造成的“心理失衡”。这种场面不禁令人想起美帝某大明星面对自己侵略后一片废墟的某国家说出的那句话“虽然你一无所有,但是你获得了自由!”是啊,孩子自由了,开心了,不用认真学习了,但是你享受“一无所有”吗?如果你对国家双减的“分层”政策有异议,那么整个浦东学校,上到各大民办,新竹园,交中,远翔,下至各所普通公办,进才,罗山,东昌,哪所学校不安排分层教学?照你这说法,所有学校都违规,都得举报?你家娃目前还只是刚进预备,“阶梯班”都还没开始,你根本都不了解里面的具体情况!如果你对一种事情不了解,请不要凭借你无知的臆想妄下评论!这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学校和其他家长的不负责! 

2. 其他两件你提及的控诉关于“校服事件”,和“教师节送花事件”全部都属于你们班级的私下情况,不能代表整个建西所有班级都有这样的问题!他们家委送花不应该是他们家长的事吗,关建西老师什么事情,人家没要求你送,现在还落得一身骚,你对得起老师吗?况且对错和具体细节我们也无从了解。我们家娃已经是高年级了,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建西的老师们对孩子的无私付出,敦敦教导!他们具有良好的素质和高尚的品德,从来不求回报!她们愿意牺牲自己的心血时间去精心的培养我们的孩子,放在你这里,这反而变成了一种罪?每个老师也都是人是妈妈,是妻子,是女儿,她们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你就不能为老师们考虑考虑,体谅体谅吗?正是有你这样的家长,才会造成当今社会很多老师不敢管教,害怕管教,怕把自己的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你是要祖国的未来都躺平,继续受美帝的压迫吗?你不配取名“听党的话跟党走”!你醒醒吧!

3,你提及的另外一件“校门口爆粗口家长”事件,你的狂妄猜测更是无耻的可笑!首先你用了“听说”,再者,就算是真的,试问,你看到这样粗鲁的家长,是不是心里也得问一句:这是谁啊?难道就不可以是老师希望和这个家长后面沟通,通过他孩子作业姓名才能知道他是哪位家长吗?老师哪句话“歹毒”了?哪里就知道他要给孩子穿小鞋了?这一切都是你的“听说”和无端猜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得就是你!按照你的逻辑猜测,我是不是也可以“听说”和怀疑你是其他学校的卧底?是故意要毁坏建西荣誉的奸邪之人?是美帝派来的卧底?

双减,不是让学校不作为,不该成为你威胁,恐吓学校的武器!你可以举报学校,我们同样可以举报你!举报你歪曲事实,胡说八道,煽风点火,煽动不良情绪,为学校引来流言蜚语,置学校于水深火热,造成家长恐慌不安,是社会的负能量!不要忘记,引起大家公愤的是你!是你!是你!不是学校,不是学校,不是学校!对于刚进建西才一个多月的你来说,你对我们建西的认知是严重缺乏的!是偏颇的,是错误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吧!劝你善良!

既然你提到“希望更多的家长能够读到你的文章,说出心里的想法”,我作为建西的一份子,不吐不快!我同样也欢迎更多的家长能够读到我的文章,说说你们的想法。

其他上百成千的建西家长们,如果你还对自己的孩子负责,还希望建西保持一贯优良的校风和优质的教学,请为你自己发声!为自己的孩子发声!

我以建西为荣,我以建西为傲!我不允许任何人打着“双减”的旗号,污蔑我们学校,侮辱我们校长!我们每一个有责任有正义感的家长都应该维护学校的荣誉,捍卫自己的权益!

——一位普通的建西高年级家长

读完两封公开信,想必大家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我对双方谁是谁非也不做置评,因为现有学校教育的一切弊病归根结底是中共的独裁体制造成的,我也不认为凭借几份举报书和公开信就能怎么样。但可贵之处就在于有人愿意站出来了,而且非常聪明的用了共产党的棒槌,这点就非常的难能可贵了!有质疑就会有争论,就会有思考和反省,我甚至愿意相信“听党话跟党走”是故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是想搅动教育这一汪死水罢了!


编辑、发布 ct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