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及其疫苗在全球超限战中的典型案例(六)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信息部 – 6zero4

以色列人被告知需要“全面接种”更多剂疫苗后,开始起来反对疫苗护照

据零对冲(Zerohedge)2021年9月27日的报道,在以色列当局计划宣布至少需要接种四剂疫苗才被认为是“全面接种”的预期下,上周末,特拉维夫街头举行了反对“绿色通行证”的游行。至此对疫苗护照的抗议终于在以色列爆发,因为以色列人慢慢意识到,政府一直在改变疫苗护照的标准。

不出所料,媒体将抗议者称为“右翼极端分子”和反疫苗者。

尽管超过61%的以色列人已全面接种疫苗,并启动了疫苗护照机制,但正如我们最近所注意到的那样,以色列卫生部也对最近本来下降的COVID-19病毒感染趋势正在发生逆转,并可能超过此前的任何水平而表示担忧。以色列卫生部长霍洛维茨(Nitzan Horowitz)也不得不承认,疫苗护照主要是为了强迫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人进行接种的,并不是出于医疗原因。可见病急乱投医而不顾科学道理和事实证据的以色列疫苗政策,将很难自圆其说。

尽管超过95%的学生接种了新冠疫苗,但在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后,哈佛商学院仍将课堂转移到了网上

据零对冲2021年9月27日报道,哈佛商学院传播学主任考特拉(Mark Cautela)表示,尽管本校有很高的疫苗接种率和病毒检测频率,但最近几天我们看到了学生群体中突破性感染的稳步上升。因此在哈佛大学领导的支持下,在市和州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下,哈佛商学院决定在9月27日至10月3日的那周,让所有一年级和部分二年级的MBA学生进行远程线上教学。哈佛大学还要求学生限制与家庭以外的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取消小组活动,并将所有小组会议移到网上。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同时在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任教的医学博士福尔曼(Howard Foreman)几天前也表示,哈佛大学正面临“大规模疫情爆发”,11名新研究生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呈阳性。

哈佛大学95%的学生和96%的教职员工都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如此高的疫苗接种率,承载着大量人员接种疫苗就能“恢复正常”的愿景,结果却不但没有给常春藤名校带来“零冠”的美好预期,反而带来了疫情继续恶化的现实,这是否含蓄地证明了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已经下降到完全无效的程度呢?

荷兰灾难性的新冠疫苗护照

从2021年9月25日开始,所有13岁以上的荷兰人都需要一张二维码(Q.R.)“数字新冠证书”,才能获准进入餐厅、酒吧、剧院、电影院和音乐厅,以表明他们要么接种过新冠疫苗,要么进行过新冠病毒测试,要么在过去160天内从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中康复过来。虽然此数字新冠证书的执行还没有正式的截止日期,人们仍然担心正在进入的Q.R.社会将变得更加严格且遥遥无期。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一旦这些Q.R.机制被正式执行,并且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它,这些机制就可以被滥用于其它目的。一个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失去自由的群体是不会主动为自由而战的,如此自由将从其指缝间溜走。

在目前高达85%的荷兰人已完全接种的情况下,荷兰政府决定引入迄今为止最深远、最具侵害性的措施,不计代价让荷兰最后那15%的人口也要接种新冠疫苗。不接种疫苗的人要么过隐居生活,要么必须每天去检测点做新冠病毒检测。尽管每天病毒做测试非常不方便且很耗时,但目前在荷兰的免费接种并不会持续太久,荷兰政府已宣布人们将必须为自己的检测付费。这使得大多数人,尤其是儿童和低收入,或无收入人群,不可能如此频繁地进行检测。荷兰政府也正在寻找法律途径,以在工作场所和卫生保健场所强制执行疫苗通行证,就像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已经采取的做法一样。

从法律上讲,这些Covid疫苗通行证的执行及其产生的深远后果,显然构成了对身体完整性、非歧视原则,以及行动自由等宪法权利和公民自由的严重侵犯。即使人们现还没有被强制接种疫苗,但当局现在所做的就是一种软强制,将未接种疫苗的人视为公共卫生安全的敌人。当公共卫生安全等“正当理由”的定义被延伸到足够远时,任何宪法赋予的权利都可能被搁置一旁。

荷兰政府将Covid-19归类为与死亡率达到50%的埃博拉相同类别的“A类疾病”,为他们采取封锁、宵禁和现在的Covid通行证等影响深远的措施提供法律依据,利用人们对病毒的恐惧来扩大自己的法律权限和权力。因为恐惧是诱使人们放弃理性思考、接受政府过度控制的一个重要基础。事实上接种疫苗的多数人,当初就是因为对政府和对不接种疫苗而带来的社会后果的恐惧,超过了对病毒本身的恐惧。

Covid疫苗通行证在科学上和事实上不会以任何方式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因为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都可以携带和传播新冠病毒。然而,只有未接种疫苗的人才被指定有义务接受病毒检测。该机制不仅在已接种疫苗者和未接种疫苗者两个群体之间做出了法律上不合理的区分,并根据公民的医疗数据对他们进行甄别和歧视。事实上这两个群体并不互相威胁对方的自由,恰恰是政府,且只有政府对这两个群体的自由构成了根本威胁。

美国俄亥俄州警方“意识到并监控”可能的卡车司机对疫苗强制接种令的抗议

2021年9月27日前夕,一场被称为“#爱国封锁”的抗议活动在各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卡车司机们将于次周的周一上午开始封锁部分州际公路,并在俄亥俄州的一段高速公路延伸段上持续几个小时,以抗议戴口罩的规定和疫苗强制接种令。俄亥俄州高速公路巡警(OSHP)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并对其进行密切监控,为当天上午车流高峰时段可能出现的交通中断做准备,以确保道路交通安全。

汉密尔顿县检察官迪特斯(Joe Deters)表示,任何试图关闭汉密尔顿县境内高速公路的人都将被从车上驱赶下来,以扰乱公共服务的重罪起诉,并送进监狱。这是违法的、鲁莽的、不可容忍的,因为这将给我们的急救人员和整个社区带来严重的危害。

图片和新闻源于:  

The COVID Vaccine Pass Slippery-Slope

Ohio State Police “Aware And Monitoring” Possible Truck Protest Against Vaccine Mandate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watch-israelis-rise-against-vaxx-passports-after-being-told-more-shots-needed-be

Despite Over 95% Vaxx’d,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Shifts Classes Online After “Substantial Outbreak” Of COVID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编辑/校对/发稿:Delilah小胖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