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 专家麦卡洛:“我们正处在一场巨大的生物灾难中” 3/3

(第三部分)

  • 编译:JennyBall

早期治疗与毫无意义的虚幻治疗

当美国开始出现许多更严重的疫苗伤害病例时,当局又创造了一种说法,将繁忙的医院归咎于拒绝接种疫苗的患者。

“…… CDC 5 月 25 日就所谓的有偏见的不对称报告做出了一些决定,”麦卡洛说。

“这完全是编造的说辞。它使疫苗失败看起来很小,并使得从 5 月 25 日以后的问题看上去像是一场‘未接种疫苗的危机’,”他继续说道。

“我们开始听到诸如‘天哪,医院人满为患,他们都没有接种疫苗’之类的谈话要点,人们甚至说到 ‘没有接种疫苗’时会带有抱怨嚎叫。

此外,麦卡洛称,安东尼·福奇博士对伊维菌素撒了谎

“……伊维菌素得到了 60 多项研究和 30 多项临床试验的支持,”德克萨斯医生说。

“当我们的国家过敏和免疫学分会福奇主任……在电视上明确表示没有证据支持伊维菌素时,他是在撒谎,”麦卡洛指控道。

“当有 30 多项随机试验支持它时,你不能说‘没有证据’。”

  此外,医院拒绝使用羟氯喹

“您知道吗,尽管进行了高质量的研究 [已证实其有效性],但到今天为止,羟氯喹 [HCQ] 并未在一家医院使用! 这是在犯罪,”麦卡洛说。

正在发生的事情绝对是反人类罪。”

与此同时,原本应该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医生开出这些早期治疗的处方,因为医生“完全有权根据监管法开出羟氯喹[和]伊维菌素……”,麦卡洛补充道。

在意大利,“他们宣布零病例,但他们使用的是基于羟氯喹的治疗方案,”他说。

“就在两天前,在印度的一个主要省份,他们宣布采用基于伊维菌素的方案实现了零死亡。 墨西哥城 [结果也使用了] 基于伊维菌素的方案,成功控制疫情,”他解释道。

麦卡洛将当今大部分医疗行业对早期治疗的普遍否认归类为虚幻治疗。

他解释说,“无效治疗是一种在面临潜在致命疾病威胁时,企图什么都不做”。

“由于这样的疏忽,从而促进了恐惧、痛苦、孤立、住院和死亡。”

医生称这种方法不道德、不人道和违法

这叫做渎职,对此会受审判,”他承诺道。

因此,麦卡洛认为, 感染COVID-19 “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有愿意“用多种药和方法尽早治疗患者”医生的地方。

“要求要这样的医生,并告诉你的家人也去要求,”他建议道。“无论接种与否,都要要求。”

作为虚幻治疗的一个例子,麦卡洛列举了一位加利福尼亚妇女起诉医院的新闻报道,她强迫医生用伊维菌素治疗她生病的丈夫。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必须起诉医院才能使用简单、负担得起的仿制药,这些药物可能会帮助我们救助患者?” 麦卡洛问道。

他透露,上次他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一名心脏病发作的病人时,他和病人家属“整天都在商量用药”问题。

“但对付Covid, 突然就不谈药物治疗了,”他说。

“没有任何人谈。“不,抱歉,我们不会这样做。” 在医生、医院管理人员、护士和其他人看来,虚幻治疗实际上会造成伤害,”他继续说道,“而这种思维模式是你需要嗅出、识别、呼唤的东西,我们必须将其叫停。”

麦卡洛讨论了“自然免疫”的重要性。 他相信早期的治疗和大量在疾病中恢复的人,将使世界达到“自然免疫”的状态。

“自然免疫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听着,如果我们不承认自然免疫,那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问道。

他补充说,必须要求 CDC和政府承认自然免疫。

“我们必须……对此毫不留情。”

“医疗自由意味着社会自由,经济自由。”

麦卡洛敦促他的听众说服其他人“自由处于危险之中”。

“我认为,我们正处于黑暗时期的开始,”他说。

“现在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行动起来,……并[开始]与尽可能多的人交谈。你必须试着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睁开眼睛。”

麦卡洛回忆起摇滚音乐家埃里克·克莱普顿 (Eric Clapton),他因 COVID-19 疫苗受伤来到他家,告诉他医疗自由与其他自由的关系。

“他说,‘听着,有一个医疗自由的圈子,如果这个圈子被打破,那么它将打破社会自由,然后是经济自由。 所以,现在,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支持那个医疗圈’的自由。”

麦卡洛说,这个医疗圈包括,“获得人们需要的治疗的医疗自由,要求在医院得到良好护理并得到治疗的医疗自由,以及决定你身体里的东西的医疗自由”。

这非常非常重要:没有人能在任何情况下——批准、不批准,我不在乎——没有人应该因为[接受]注射到你体内的东西与否而受到任何压力、胁迫或报复威胁。”

“这就是底线。”

麦卡洛不鼓励那些问他哪种疫苗最好的患者,只是想度过难关以保住工作。

“我说,‘这要给你多少钱? … 他们会保证你工作 10 年吗? ……不能保证你接种疫苗后有什么好处。”

麦卡洛警告说,审查制度正在损害医学科学,并指出所谓的“可信新闻倡议”,包括 BBC、CNN、MSNBC 和所有大型社交媒体。

这位医生认为,这些媒体实际上是在说,“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推广疫苗,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打压任何疫苗犹豫,包括打压早期治疗和打压疫苗安全性方面的任何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过[关于]疫苗安全的原因,”他说。

一切都敞开了,这里不再有诡计。”

麦卡洛还向他的听众通报了利益冲突事件,他指出:主要参与者都选择伤害美国人并从中获得了个人利益。

“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那个在白宫内阻止羟氯喹并让美国羟氯喹的人饿死,他早已加入了洛克菲勒基金会,”医生说。

“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是 FDA 专员,他对羟氯喹和其他药物施加了所有负面影响,他也加入了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基本上是莫德纳的资助者。”

关于福奇和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工作的NIH,麦卡洛说,“他们共同拥有莫德纳疫苗的专利。”

“这是公开的。 FDA 前主席斯科特·戈特利布( Scott Gottlieb) 是辉瑞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是公开的,”他补充说。

这绝对的利益冲突,正在扼杀医疗的命脉。”

“我们正处于一场重大的生物灾难之中”

麦卡洛说,他和他的听众们,并不是唯一知道我们处于黑暗时代的人。

“我告诉你,我们并不是唯一意识到我们正处于重大生物灾难之中的人,”他说。

他解释说,他最近被至少一位国家元首、两位“在梵蒂冈的地位相当高”的人以及美联储的人召见。

知识可能是危险的。在向听众展示了一封来自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威胁要吊销他的医疗执照的信后,这位著名的内科医生说,医学委员会将“猎杀”像他这样的医生

“问题是,他们能走多远,我们会损失什么?”他说。

我可以告诉你们,就个人而言,我愿意失去这一切。

麦卡洛警告说,如果美国人现在不积极起来,未来将面临与澳大利亚发生的相同的封锁、压迫和暴力。

“有强大的力量希望这种情况发生,非常强大的势力,”他说。

“挑战在于打破[他们],而打破这些强大力量的唯一方法就是说‘不’。”

像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这样备受瞩目的人问麦卡洛,这场危机的背后是什么。虽然他无法回答,但这位杰出的医生确实宣传了彼得和金杰·布雷金(Peter and Ginger Breggin)的新书,书名为 《COVID-19 和全球掠食者:我们都是猎物》(COVID-19 and the Global Predators: We are the Prey)

“它有一千个参考文献;非常细致,”麦卡洛说。

“书中主要会告诉你谁从中获利,以及这里的利益相关者的网络,以及是什么推动了它。我不认为这是根本原因,但我认为这是发生很多事情的幕后黑手。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早已计划好的。”

麦卡洛承认,他到处呼吁,是因为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无法拯救每一个打电话给我的人,但如果我真的能帮助你,帮助别人,帮助进入我圈子的每个人,我们就能让更多的人觉悟和觉醒,”他说。

“我们现在正处于非常糟糕的时期。留给我们行动的时间不多了, 我是说真正的行动。”

评论:

这场赌局就是政府和邪恶势力要夺走我们的自由,他们不惜犯下反人类罪”, 让世界 “处在一场巨大的生物灾难中”,让我们的“自由处于危险之中”!

爆料革命的发起人文贵先生早在2017年就警告世界:黑暗即将笼罩世界!

四年后的今天,麦卡洛医生现在发出了同样的警告:“我们正处于黑暗时期的开始”。西方社会用四年时间看到了中共和邪恶势力的阴谋!麦卡洛医生“愿意失去这一切”去捍卫我们的医疗自由,我们要不惜一切保护我们的自由社会和权利!

我无法拯救每一个打电话给我的人,但如果我真的能帮助你,帮助别人,帮助进入我圈子的每个人,我们就能让更多的人觉悟和觉醒,”。这就是蝴蝶效应,就是我们爆料革命战友一直在传播真相的作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素材链接americanfaith.com

请看相关的文章:

COVID 专家麦卡洛:“我们正处在一场巨大的生物灾难中” 2/3 (第二部分)

COVID 专家麦卡洛:“我们正处在一场巨大的生物灾难中” 1/3 (第一部分)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满满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