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霸权:全球主义

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 Jinglechenge

突然间,“全球主义”如平地一股妖风刮遍了全世界,资本挥舞着全球主义的大棒,追名逐利,使老百姓在不知不觉中沦为大棒的奴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股妖风是从哪里刮来的?为何来得如此迅猛,以至于人们毫无准备、毫无招架之力?

图片来源

常话说,无风不起浪,这还得从大英说起。大英号称日不落帝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随着 19 世纪大英势力的扩张,全球统治似乎不可避免,维多利亚时代的帝国菁英们开始为世界制定起一个在大英统治下的世界联邦来。这个世界联邦,就是后来被 1984 的奥威尔称为“英社”的意识形态,就是全世界联合成一个超级国家,臣服在大英的英社之下。

菁英们达成共识之后,吹手打手们就出场了。

首先出场的自然是浪漫的诗人,很像当年吹捧毛腊肉的郭沫若一样。1842 年,即将成为维多利亚女王官方桂冠诗人的 Alfred Tennyson 写下了“洛克斯利大厅”,诗人幻想了一个万邦来朝的盛世景象。

诗人之后是哲学家,其中一位就是 John Ruskin,1870 年他在牛津作了第一场非常鼓动人心的演讲,让大英子民决定是统治世界或被世界统治。他的演讲很快就催生了一种被称为“自由帝国主义”的学说,即“自由”国家应该征服野蛮国家以传播“自由”价值观。其实,称之为“社会帝国主义”更为合适,因为大多数拥护这一概念的人实际上是社会主义者。在他们看来,大英帝国是传播社会主义的完美载体。

哲学家之后是政客,最忠诚的要数 Cecil Rhodes。作为政治家,Rhodes 积极推动英国的扩张,他的信念是 “我们占领的国家越多,越有利于人类,越能促进人类利益最大化”。Rhodes 为此留下了一大笔财富,以促进“大英在全世界的统治”,将所有英语国家合并为一个联邦,并推动“美国作为大英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最终回归”。这就是 1890 年代的大英政治生态,坚信世界和平将通过英国霸权实现。

美国的亲英人士也都如同久旱逢甘霖,迫不及待地作出热情洋溢的回应。比如 1897 年的《纽约时报》就谄媚说,“我们是大英的一部分,而且是大英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大英注定是要主宰这个星球的”。

1902 年 Rhodes 去世后,Alfred Milner 接过了这一重任,建了一个“圆桌”秘密群来倡导全球英语国家的世界联邦。第一次世界大战也对将世界推向全球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14 年 8 月 14 日——英国宣战仅 10 天后——小说家 Wells 就以“终结战争的战争”为文,并在同年 10 月出版了同名之书,宣扬“如果全世界的自由主义者……坚持在这场冲突结束时召开世界会议……他们可能……建立一个将控制地球的和平联盟”。但这个世界性的联盟并没有如期来临,因为美国是在两年半后的1917年4月才派遣军队,这让大英极其不爽,于是开始了对美国的渗透,迄今都未停止。比如那位家喻户晓的病毒专家 Peter Daszak,便是英国人。我们单位的第一把手也是最近从英国空降来的。以前一直不明白,现在才看到一丝端倪。

1919 年一战后的巴黎和会,大英和美国的亲英人士都致力于加速全球主义议程,使美英关系成为“特殊关系”,两国在国际事务上共进退,讲同样的话。这样不但保全了大英不死于美国之手,而且还继续以另一种方式称霸世界。但却遭到美国参议院的直接拒绝,令英国全球主义者们深恶痛绝。直到经历了另一场世界大战,最终以 1945 年的联合国、1949 年的北约和“五眼”的方式,大英才成功地将美国吸引到全球政府中。

这就是大英构想、设计、推行、完成的全球主义,一个以大英为领导核心的全球主义,而不是一个以其他国家或语言为领导核心的全球主义,连美国也不行。凡是违抗的都被他们用颜色革命颠覆了,比如川普政府。

“全球主义”是毒药,与它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校对/发稿:武裝的羔羊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 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