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近百名知名政客在为疫苗巨头游说

  • 编译:Lulumi

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现在都在为大药厂的游说团体工作

《国家脉动》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19年以来,这两家依赖疫苗的公司的游说机构——就雇佣的游说者人数和部署的影响政府官员的总体预算而言——出现了大幅增长。

在这一消息传出的前一天,隐藏的摄像机录像显示,一名辉瑞公司的科学家承认:”基本上,我们的组织现在是靠COVID的钱在运作。”

民主党人变成了疫苗说客。

大药厂许多新的雇员来自咨询公司,与现任白宫和总统乔·拜登本人有着深厚的历史联系。

从左到右是:副总统乔·拜登;副总统办公室主任布鲁斯·里德;负责立法事务的副总统助理苏达菲·亨利;以及负责立法事务的总统助理罗伯·纳博斯。(白宫官方照片:David Lienemann)

另一位新聘人员是夸贝纳·恩西亚(Kwabena Nsiah),他曾是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部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的工作人员和白宫公众参与办公室主任的高级助手。

恩西亚还在国会工作了8年多,最近担任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的政策主任,并在联合经济委员会担任高级政策顾问。

名义共和党人(犀牛帮Rino)也成为疫苗说客。

辉瑞公司强大的游说团队中,有共和党总统府和国会办公室的校友。

曾在小布什时期担任总统立法事务特别助理的贾斯汀·麦卡锡(Justin McCarthy)和曾在川普时期担任总统副助理和立法事务副主任的本·霍华德(Ben Howard),都为这家制药巨头进行游说。

长期在参议院担任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秘书一职的共和党工作人员大卫·希亚帕(David Schiappa)也在为辉瑞公司进行游说。

辉瑞公司最近获得了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的第三个加强针的批准,其游说预算大幅增加。2019年,该公司在游说工作上花费了1100万美元,然后将总额增加到1315万美元——这是2010年以来的最高总额。

2019年,该公司保留了77名说客,然后在2020年总人数增加到102名。2021年到目前为止,辉瑞公司已经申报了92名说客。

辉瑞公司的游说开销及说客人数

虽然莫德纳在整个2019年只保留了一名说客,并在第二年增加了一名说客,但在2021年,该公司已经额外雇用了12名说客,这意味着该公司的总游说力量增加了600%。

2019年,莫德纳在游说方面花费了4万美元,2020年花费了28万美元,2021年刚刚过半,该公司就已经花费了29万美元。

莫德纳的游说开销及说客人数

然而,真正的丑闻体现在最近为大药厂工作的政客的数量之多,他们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办公室。

《国家脉搏》收集了一份仅由辉瑞和莫德纳申报的名单,如下:该名单包括他们以前的工作或隶属关系。在下面列出的83人中,许多人来自高级别背景,如白宫、总统候选人、众议院议长办公室和一些国会办公室。被揭露的沼泽地:

辉瑞公司:

  1. 贾斯汀·麦卡锡,小布什总统时期负责立法事务的总统特别助理
  2. 布赖恩·阿瑟·庞珀,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马克斯·鲍卡斯的首席国际贸易顾问
  3. 比尔·莫利,参议员阿伦·斯佩克特的总顾问
  4. 雷米·布里姆,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的高级卫生政策顾问
  5. 马克·米奥杜斯基,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民主党秘书
  6. 布莱恩·格里芬,民主党政策委员会主席拜伦·多根参议员的高级领导顾问和会议政策主任
  7. 本·霍华德,唐纳德·川普总统的副总统助理兼立法事务副主任
  8. 凯特·基廷,众议院民主党核心小组主席的办公室主任国会议员约瑟夫·克劳利
  9. 大卫·希亚帕,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秘书
  10. 拉维塔·莱格里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时期国土安全部立法事务办公室主任
  11. 迈克·麦凯,国会议员格雷戈里·米克斯的高级政策顾问
  12. 克里斯蒂娜·安特洛,参议院民主党指导委员会的法律研究员
  13. 汤姆·戴维斯,前国会议员
  14. 迈克尔·维尔纳,参议院民主党政策委员会的政策顾问
  15. 丹尼尔·埃林,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主任
  16. 库克博·哈希米,劳尔·鲁伊斯议员和杰基·斯皮尔议员的办公室主任
  17. 罗伯特·霍利菲尔德,参议院农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18. 汉娜·史密斯,布兰奇·林肯参议员的立法通讯员
  19. 布兰奇·林肯,前参议员和女议员
  20. 科林·罗斯基,川普总统领导下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副助理部长
  21. 托马斯·斯卡利,布什总统领导下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主任
  22. 布莱恩·迪费尔,参议员罗伊·布朗特的立法主任
  23. 凯利·布里格斯,众议员帕特·蒂贝里的办公室主任
  24. 安妮·威尔逊,众议员安娜·G·埃斯霍的立法主任
  25. 彼得·华莱士,众议员吕克·凯勒的立法通讯员
  26. 凯萨琳·海斯,众议员马克·肖尔的立法通讯员
  27. 阿克塞·达塔 众议员阿米·贝拉的高级立法助理
  28. 达雷尔·汤普森,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雷德负责政府间和对外事务的办公室副主任
  29. 尚蒂·奥克斯·斯坦顿 民主党领袖办公室的楼层助理
  30. 纳塔莉·法尔,参议员科里·加德纳的办公室主任
  31. 史蒂芬·埃尔门多夫, 众议院民主党领袖理查德·吉法特的办公室主任
  32. 史蒂芬·伊里扎里,参议院老龄化特别委员会的高级顾问
  33. 迈克尔·恩齐参议员的卫生政策顾问斯蒂芬·诺斯鲁普
  34. 珍妮弗·斯文森,参议员帕特·罗伯茨的副立法主任
  35. 凯瑟琳·罗宾逊,筹款委员会的法律秘书
  36. 艾米莉·穆勒,参议员帕特·罗伯茨的副立法主任
  37. 斯蒂芬·克莱伊斯, 筹款委员会的贸易顾问
  38. 保拉·伯格, 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健康和权益事务主任和高级顾问
  39. 伊丽莎·阿尔本, 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国际贸易和竞争力高级顾问
  40. 卡里萨·威尔怀特, 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的副办公室主任
  41. 戈登·泰勒,众议员克里斯·约翰的办公室主任
  42. 塔克·舒梅克,参议员奥林匹亚·斯诺的税务和财务顾问
  43. 托德·诺瓦斯科内,参议员杰里·莫兰的办公室主任
  44. 杰罗姆·默里,众议员斯泰西·普拉斯基特的办公室主任
  45. 摩西·梅卡多,理查德·格法特众议员的办公室副主任
  46. 蒂姆·麦吉文,吉姆·布朗贝克参议员的办公室主任
  47. 约翰·卡特议员的办公室主任克里斯·吉布林
  48. 托尼·布洛克,丹尼尔·帕特里克·莫尼汉参议员的办公室主任
  49. 迪·布坎南,众议院共和党会议办公室主任
  50. 迪安·阿吉伦,南希·佩洛西议长的顾问
  51. 登·希法罗,马西娅·福吉的议员
  52. 简·罗文森,民主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高级卫生政策顾问
  53. 安德烈·拉鲁,民主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顾问
  54. 布雷迪·金,女议员肯德拉·S·霍恩的办公室主任
  55. 约书亚·费·赫尔维茨, 众议员安东尼·D·韦纳的立法主任
  56. 丽莎·格尔曼·福斯特,杰克·里德参议员的高级政策顾问
  57. 艾琳·布埃诺,比尔·克林顿总统国内政策委员会和办公室主任办公室的特别助理
  58. 阿什利·冈恩,川普总统的内阁事务高级主管
  59. 莫妮卡·波普,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约翰·科尔尼的办公室主任
  60. 哈森·马歇尔,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政策主任
  61. 克里斯托弗·威尔考克斯,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的工作人员助理
  62. 马蒂·托马斯,克林顿总统时期负责立法事务的助理秘书
  63. 卡琳娜·林奇,众议员斯科特·麦金尼斯的立法主任
  64. 谢丽尔·雅格,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的高级卫生政策顾问
  65. 马修·霍克斯特拉,参议员本·卢扬的立法主任
  66. 苏珊·赫斯曼,众议员范·希勒里的办公室主任
  67. 克里斯托弗·哈奇,众议员斯科特·麦金尼斯的立法主任
  68. 安·玛丽·布尔克尔,女议员
  69. 希蒙·斯坦因,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党鞭的高级顾问
  70. 克里斯蒂·雷明顿,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的司法部副助理部长
  71. 马洛伊·麦克丹尼尔,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的政策顾问
  72. 克雷格·卡尔库特,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首席顾问
  73. 阿什利·戴维斯,布什总统时期国土安全局局长汤姆·里奇的特别助理
  74. 格雷格·尼克森,众议员比尔·托马斯的税务顾问

莫德纳:

  1. 达伦·威尔考克斯,议长丹尼斯·哈斯特的卫生政策助理
  2. 艾琳·斯川,众议员乔·康宁汉的立法助理
  3. 瓦莱丽·亨利,国会议员格雷格·瓦尔登的高级政策顾问
  4. 詹姆斯·德德里安,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
  5. 卡门西塔·旺德,参议员查克·舒默在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的顾问
  6. 马克·兰普金,众议院共和党会议的总顾问
  7. 阿拉塞利·古铁雷斯,国会西班牙裔核心小组研究所研究生研究员
  8. 艾米丽·费尔德,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顾问
  9. 纳迪姆·埃尔沙米,南希·佩洛西议员的办公室主任

评论:

美国联邦政府,医疗主管机构,教育主管机构,国防部等部门对病毒溯源的消极态度,以及对疫苗推广的积极态度,他们对这两个问题的态度的反差,背后的原因就是医药大公司通过大量政客的游说来把控政府,进而控制全美国的中共病毒防控的方向。而美国的防疫政策具有全球示范效应,是世界各国的效仿对象,所以全球的防疫都被几个医药大公司的利益绑架了,同时也实现了黑暗势力削减人口的目标。但他们没有料到半路出来一个新中国联邦戳破了他们的邪恶计划,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揭发出来。当大部分人识破他们的目的要求真相的时候,就是强制疫苗停止的时候,也是这些医药大公司被追责破产的时候。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 | 作者:Natalie Winters & Raheem Kassam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6日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