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推进中的 “死因不明 “反射日本社会的黑暗(之二)

撰稿:东京樱花团/待命(文晓)

(图片源自本文链接)

10月1日,雅虎网站上发表了一篇登载于「新闻杂谈」的,有关死因调查的文章,有理有据的对在中共病毒肆虐下那些死于医院之外的死者的死因提出了质疑,特别是提出了对因接种疫苗而死亡的人数的置疑!作者不是爆料革命战友,他作为一个普通的日本国民,通过自己调查,对死亡确认提出了质疑。虽然不如战友们对中共病毒以及疫苗了解的深刻,但这样的质疑,会带动更多的人去思考死亡的原因,有利于人们尽快的意识到死亡与中共病毒、死亡与疫苗的关系。这就是我翻译和评论这篇报到的动力所在。

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于家中的人越来越多。警方于9月表示,在2020年3月至2021年8月期间,死于家中或其它地方的中共病毒感染者人数为817。 这比前一个月即7月份增加了8倍,其中相对年轻的50多岁的人占死亡者总数的半数。

虽然不便去谈中共病毒,但至少那些死在医院外的感染者该如何处理是个问题。在探讨这个现实问题之前,先让我们看看日本的死亡现状。首先,日本每年有多少人死亡? 日本每年约有137万人死亡(2021年)。 如果一个人在医院死亡,或住在家里,但会去医院接受治疗的情况下死亡,医院的主治医生会出具 “死亡证明”。 然后,死者的家人会向当局申报死亡情况,确认死亡。那么,如果在医院外死亡会怎样? 在日本,这种死亡被作为 “异常死亡”,称作”异状死”。为了避免语言上的误解,我们不使用 “异常 “一词,而用 “异状”。

在日本,每年约有170,000人被发现死亡。这些死亡中的许多人,其死因可能永远不会得到妥当的调查。然而,这样的现实在日本并不广为人知。

之二【疑似感染情况下的应对】

前面在(之一)中说到的并不是唯一的问题。问题不仅限于此,而且在为确定死因而进行的尸检数量方面,各县之间存在很大差异。例如,在广岛县,为确定死因而进行的尸检率为1.2%,是日本最低的。相反,在兵库县,为确定死因而进行的尸检率为36.3%,是日本最高的。也就是说,在死亡原因是否得到得当的调查方面,存在着 “差异”,这取决于人的死亡地点。

笔者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尸体差异:17万例非正常死亡的影响》(新潮社出版有限公司)的书,通过对各地区法医的深入采访,强调了死亡原因的差异。在这本书中,他研究了我们在死后仍然要面临的差距。在对死因调查领域的审视中,不幸地看到了谋杀漏报案件和虚假指控的现实,以及与日本死因调查系统相关的许多问题,这些问题是与每个日本人相关的。其详情,还是请这本书为大家详解,在这一节中,想讨论日本所面临的对中共病毒这一词的反应,因为日本的死因调查系统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笔者就如何处理冠心病死亡问题采访了日本大学医学院法医学系的奥田隆久教授,他是死因调查的专家。奥田教授是国际法医学家,他研究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死因究明制度。我们首先问奥田教授,如果在日本发现中共病毒感染者的尸体,会如何处理。

奥田隆久教授回答说:在家中发现尸体时,拨打110。然后警察会来到现场并进行尸检。警方会仔细检查现场,并让警医查看尸体,如果疑似中共病毒感染,会通过检测进行确认。换句话说,如果在家中或其它地方发现异常死亡的尸体,警方将进行PCR测试并决定如何处理。但是,如果有明显犯罪嫌疑的情况下,不管是否感染中共病毒,不管是阳性还是阴性,尸体就会被送到大学或其它机构,在那里可以进行尸检,以确定死因。这是因为确定死因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作为刑事案件的证据。当然,验尸工作将按照法医协会和厚生省发布的准则谨慎进行。尸检时,医务人员将佩戴医疗专用的N95口罩,这种口罩的病毒阻隔率非常高。除此之外的其它尸检,大多数情况下,如果发现尸体呈阳性,基本上不会进行尸检。

确实,另一位法医也跟笔者说过这样的话:我们没有对那些通过PCR测试发现中共病毒呈阳性,且犯罪可能性较低的尸体进行过尸检。警察没有给我们带来被感染的尸体,所以我们尸检时,没有担心被中共病毒感染的问题。

未完待续

信息源

也就是说,被感染中共病毒的死者的尸体,在警察那里就都被处理掉了,几乎没有尸检的可能。换句话说,医院的死亡数据应该是不准确的,甚至可以说是远远少于实际数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校对:东京樱花团 / 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 / tdownc2p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