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让今天是中华民族最后一个国殇日

BY:银河勇气星天雷滚滚

图片来源:网路

国殇,一殇七十多年

象往年一样,总是有朋友发来问候的消息,祝我节日快乐!我很想告诉他,这个节日不是我的,我不快乐。我怎么能快乐得起来呢?在法定的节日里,强制你免费加班,年年如此,在已经全民实现小康社会的中共国,今年依然如此,我不快乐

我不快乐,看到路上一个个莫名其妙猝然倒地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内心充满了担忧。因为每一个倒地的人的症状是如此相似,似乎都没有预兆,手脚痉挛,痛苦得来不及叫喊一声;还有那打疫苗后突然间增多的在医院里等待造血干细胞的白血病人,都让我想起了我那接种完成了的家人,他们都是被变相强制拉去打的毒针,我为他们的健康忧心忡忡

当然,不同的人,感觉也不同。今天,虽然被画地为牢,早被警告不许出省,甚至深圳卫健委还友情提醒了一回“出门玩记得多带衣服7天后指不定在哪里隔离”,也依然挡不住人们呼朋唤友郊游爬山的热情,在他们的朋友圈里,依然一派岁月静好。在他们的朋友圈里,没有停电,没有失业,没有强制疫苗,更没有物价上涨,只要社会主义的铁拳没有着实地打残他们,他依然会高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依然会振臂高呼:“请党放心,强国有我!”

其实,即使铁拳砸在他的身上又能如何?这是一个健忘的民族,印尼屠夫苏哈托屠杀了上百万华人,纵容他的子民一次又一次地奸杀中华儿女,抢劫他们的财产。屠刀上的血迹未干,华人的阴魂未散,旧仇未报,新恨又来,可是,只要没把刀架在自己的头上,这些人转过头来就舔起了苏哈托的子女,全然忘了他们那些被奸杀被屠杀的同胞。同样,没有血性的是被称作“国士无双”的钟南山,文革期间,母亲被共产党逼得跳楼自杀,才几年时间,他就忘记了血海深仇,认贼作父,甘心当共产党的走狗,腆着一张老脸,无比深情(zuo ou)地高唱“我把党来比母亲”,不知道他的母亲在天之灵,是否后悔当初生下这么一个不肖子孙,辱没他外祖家的门楣

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孔子发现糊涂取名中庸老子发现糊涂取名无为庄子发现糊涂取名逍遥。 这三种糊涂,被女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归结为一个著名的词语:平庸之恶。正因为有我们这么多的普通人和世界各国政府事不关己的冷漠和平庸之恶,世界才会显得如此的残破与荒凉。也正如此,我才会为那些血流满面的卖菜老人、卖小女给患白血病的儿子治病的父亲、在香港街头不屈抗争的年轻人而热泪盈眶,为号称文明世界的各国政府强推疫苗而大跌眼镜,为澳大利亚沦为香港而痛心不已

七十二年国殇,本来以为,就是我中华民族的灾难,却不料,经过西方三十多年的绥靖,竟酿成了世界之殇,灯塔国也已被共产主义蒙尘,世界正岌岌可危。黑暗已然来临,曙光还远未出现,多少人将会被黑暗吞噬,不知道。多少人会在春天没来之前冻馁,也无人知晓。现在,我虽然在体味着黎明到来之前这浓黑的悲凉,但我坚信,这人类社会是不会被共产主义吞噬的。因为有思想的先驱——郭文贵先生,用他智慧的头脑,倾一人之力,引领着爆料革命,为世界照亮前行的路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作者:天雷滚滚
审核:兵嫂、骄子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