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日记之杀人

韩国首尔天池农场—–水滴石穿 上传—–追着曙光跑

摘要:关于共匪的全球放病毒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他们会放病毒杀外国人,就未必不会放病毒杀我。你看那女人“打疫苗为你好”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CCTV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杀人的家伙。”

常常昼夜颠倒的我,每到凌晨都会有一种感觉:自己是这座城市里唯一还醒着的人,那种心情堪比猫头鹰倒挂在深夜的森林里,孤独地盯着外面的一片漆黑,想着大家都已经各自在床上做梦。那些梦里拒绝我的参与,而醒着的世界也都没为我亮着灯。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周围的恶人多了,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无法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杀的时候。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如今是满本写着四个字“杀人诛心”!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杀人的家伙。”

杀人的是我同胞!我是杀人的人的同胞!我自己被人杀了,可仍然是杀人的人的同胞!

我诅咒杀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杀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自己想杀人,又怕被别人杀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从病毒杀人到疫苗杀人,到底是谁发狂了?这时耳边不断传来远方的声音:是这个CCP的体制发狂了!是这个被邪恶势力绑架了的世界发狂了!

当下这个时候的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首尔天池农场

韩国天池农场官方账号 9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