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韭菜:中共国推进互联网“适老化”运动,收割退休金

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据中共国新华社9月29日消息称,中共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后疫情时代的互联网适老化研究》报告。该报告由阿里巴巴出具,中共国“系统展现了后疫情时代老年人的数字生活变化,最显著的变化是使用社交工具更频繁,95.09%的老年人认为疫情之后学习网络操作非常有必要,93.36%的老年人认为自己能学会智能手机上网。

报告显示,2017年起老年群体微信支付金额基本呈直线增长,以2017年第一季度为基准(100%),2021年第二季度增长为5227%。”而这才是中共国互联网适老化研究目的。

不可小觑的是,中共国老人被视为“网络沉默者” 人数有1.4亿。这将激发更多消费。不容忽视的是,老年群体全身都是黄金。

该报告称:疫情加速银发群体拥抱数字生活,第三季度老年人手淘月活用户同比增速远高于其他年龄组,较总体水平高出 29.7个百分点。

而中共国急于开发引导老年人掌握“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智能化服务”方面采取 “弱智能化服务”或传统服务结合。并称,这一举措“提高了社会治理和服务效能。”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老年数字化生活的健康危害完全忽略不计,这又是中共国无人性化表现,这一举措将被视为要收割老年人积攒一辈子的钱包和退休金,在中共认为,一群无用的老弱群体唯一有用的就是对老年人实施“数字化安乐死”——加速老年人娱乐至死做法完全突破道德底线。

根据该报告表示,“我国老龄人口数量快速增长,不少老年人不会上网、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在出行、就医、消费、防疫等社会生活中遇到不便,难以充分享受智能化服务带来的便利。”报告发现,很多老年人内心深处渴望被认可、被接纳,他们有较强的学习、适应网络和智能化服务的动力。

但这种不变和被智能化所孤立局面是事实,问题出在中共国没有足够社区引导和NGO组织来协助政府解决老年人数字生活出行和就医服务,虽然各大医院在挂号、缴费终端有医院服务人员协助,但老年人仍然感到非常痛苦和不安。

中共国报告前后矛盾,一方面承认互联网适老化普及需要对智能手机进行“弱智化”处理,一方面在结论上承认老年人有较强的学习、适应能力。普及宣传图片也都是城市高知老年人,而农村老年人大多数都是文盲或半文盲状态,中共国要怎样去为他们提供智能化服务?

当中共国在推行“后疫情时代互联网适老化”服务后,你会发现这一方式已推行到国际社会。据维也纳大学社会学研究所:“风险社会中的在线老龄化”论文研究首次提出“新风险”这一论点,即老年化数字生活如何规避这一新风险?

根据美国一项研究发现,美国高度现代化生活中,“65 岁或以上的人中有 27% 仍未使用互联网,而该年龄以下的成年人中只有不到 10% 。相比之下,在欧盟国家进行的一项代表性调查显示,49% 的 50 岁或以上的人使用互联网;k 同一项研究表明,与次高年龄组(65-79 岁)相比,80 岁以上的人在网上花费的时间更少。”只是具有较高教育或经济地位的男性老年人更有可能使用互联网。

典型的新风险在于 COVID-19 大流行的推动下,“数字化推动”的希望可能只是——解决老年 被“社会孤立的乐观态度”。

从这个意义上说,必须重新考虑当前围绕旨在支持老年居民的社会包容的数字解决方案的讨论。即在于如何照顾到老年人不被数字化所孤立,能有一定数字生活的健康生活新方式。

然而,根据维也纳社会学家论文显示,“健康是当今老年人的主要互联网搜索领域之一”(摩根,2005 年,第 706 页)。网络空间以健康为导向的部门,包括数据输入和提取的做法,代表了所谓的“电子健康”。

我们的结论是,此类研究必须基于对“网络老年人”进行彻底的定期的调查。他们必须在承认风险并通过超文本修复他们的踪迹的同时应用它。这种研究使我们深入了解在新风险管理和新媒体使用所产生的新个人责任威胁下本体安全的动态。它侧重于老年人,即那些对流动性、可变性和不稳定极为敏感的人,如何体验个性化责任的激增。

综上所述,相比中共推行互联网适老化发展目的看,欧美国家仍在有人关注老年人智能上网健康问题。而中共国从未重视过老年人生活,除了掏空老年人的积蓄,没有丝毫的善意。

众所周知,年轻人因为长时间上网引发猝死现象频出,在疫苗全面接种前提下,这一风险将会有增无减。何况老年人?中共国老年人在抖音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使用也开始出现“网瘾老人”现象。在毒疫苗隐形杀手威胁下,这一互联网“适老化”推进过程中一定会导致更多老人非正常死亡的发生

2021年9月29日

(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东京樱花团 / 野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