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种是人类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威胁

编译: Hong

图片来自NFSC 战友

Theexpos报道,德国微生物学前沿病毒专家苏查里特-巴克迪( Sucharit Bhakdi) 博士从疫苗开发的角度阐明他的观点,接种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是人类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威胁。
巴克迪(Bhakdi)指出,“我们有责任强烈呼吁,并告知全世界,人们正在使用未经过严格的临床试验证实的 ‘疫苗接种’ 使自己和亲人遭受威胁。“ 他说 “基因疫苗对人类生命构成了极大的危险。目前的疫苗接种违反了《纽伦堡法典》(Nuremberg codex ),因此,每个宣传、推广疫苗接种的人都应该接受法庭的审判。” “尤其是对儿童进行疫苗接种,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他说,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恐惧……我们非常担心疫苗接种将会影响他们的生育能力,这将在几年或几十年后才能显现。可以想象,这可能是最严重的罪行之一。

巴克迪(Bhakdi) 博士说,当补体系统(complement system)被激活后,最终会导致人体细胞不断受损。SARS-CoV-2(中共病毒)正是利用了这个系统的优势,通过激活补体系统加剧细胞的损伤,从而使人体免疫系统开启了走向自身吞噬、自我毁灭疫程序;然而,疫苗接种又以同样的方式进一步激发了免疫系统的自我吞噬、自我毁灭疫机制。

证据1 接种疫苗和不接疫苗种背后的科学数据

瑟夫-梅科拉博士的分析报告显示:虽然疫苗的有效性被描述为95%,但这种说法是统计概念的混淆产物。这是把相对风险的降低和绝对风险的降低混为一谈的说法。目前的疫苗实际上只能使感染率的绝对风险下降1%左右,以下是辉瑞(Pfizer’s )和莫德纳(Moderna)公司临床试验数据评估报告的比较:
• 辉瑞-生物科技BNT162b2)COVID-19疫苗 – 相对风险降低:95.1%。 绝对风险降低:0.7%
• 莫德纳mRNA-1273疫苗 – 相对风险降低:94.1%。 绝对风险降低 1.1%

2021 年 7 月 1 日,在《柳叶刀微生物》(The Lancet Microbe)期刊3的一篇评论中,皮耶罗·奥利亚罗(Piero Olliaro)、埃尔斯·托雷勒(Els Torreele)和米歇尔·瓦兰特(Michel Vaillant)也主张在与公众讨论疫苗效力时应使用绝对风险降低值。

证据2 疫苗接种的效力等于零

在对疫苗的有效性进行计算后,上述传染病学专家得出以下结论:

• 疫苗本身并不提供人体的免疫力,巴克迪( Bhakdi)博士说, “这些疫苗在临床试验中显示出的功效等于零,” “这就是荒谬之处。人们不知道他们正在被愚弄,而且一直在被愚弄。”
• 辉瑞公司其中一项临床实验研究显示 – 给2万名健康人接种疫苗,另外2万人没有接种;在12周的临床试验中观察到,在接种疫苗组中,只有不到1%的人感染了中共病毒,而在未接种疫苗组中也只有不到1%的人感染了中共病毒,两组的数据只有0.8% -0.1%的差异,这点差异算不了什么。
• 另一事实是,他们根本没有关注重症病例,他们研究的的只是核酸检测(PCR)呈阳性的病例(目前我们都知道,这是毫无价值的检测,)他们只关研究注咳嗽或发烧的症状,但这些症状并不是中共病毒的重症病例。

任何获得批准使用的疫苗都必须被证明能够防止感染重症疾病和死亡,但目前疫苗的临床试验绝对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点。所以,别相信授权,这种疫苗不可能通过任何正规的方式得到授权使用。

所谓的COVID疫苗注射液不是完全授权使用,只是紧急授权,这绝对是一句废话,因为这种疾病或病毒感染的致死率并不比季节性流感病毒的致死率高。约翰·约阿尼迪斯(John Ioannidis)已经公布了这些数字,这些数据已被视全球为视无可争议的证据。

如果您未满 70 岁,且没有严重的既往病史,你几乎不可能因感染(SARS-CoV-2)中共病毒而死亡。因此,不存在可以降低的死亡率的说法。这意味着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应该被迫收回紧急使用授权–除非他们跟谁是一伙的包藏祸心。

巴克迪( Bhakdi)说。我省略了跟进他们在疫苗接种试验中40,000人被平均分配到接种组和未接种组的评论。因为几个月前,他们实际上放弃了未接种组的试验,所以根本没有对照组实验的数据。他们的理由是,接种疫苗太重要了,不能否定对照组的接种;这又是用另一种偷偷摸摸的方式来回避报告接种组的中出现的所有副作用。

证据3 疫苗接种会增加感染风险、恶化疾病

目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表示,大约95%因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的病例都发生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这也是一个虚构的统计。查看最近的数据,我们发现,实际上大多数重症病例和住院病例都出现在已接种疫苗的人群中。正如巴克迪(Bhakdi) 博士所说, “这一切都被操纵了,如果有人想操纵某事并有能力操纵舆论、加大疫苗接种宣传力度,我们就没有机会进行分析,没有就会告诉人们真相,因为我们没有话语权。当我们站出来提出反驳证据时,就会遭到他们的歪曲和封杀。

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抗体依赖增强感染效应 (ADE)的迹象,这是许多科学家从一开始就担心发生的。实际上接种过疫苗的人更容易出现严重的感染。例如,印度 10% 的人口已接种疫苗,现在却爆发了非常严重COVID-19 中共病毒疫情。

巴克迪(Bhakdi)说:”我们在印度和以色列看到的可能就是疾病的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DE)……这是必然要发生的。因此,目前正在接种疫苗的人必须担心下一波真正的感染,其中包括感染SARS-CoV-2中共变异病毒或其他各种病毒,很明显,接种疫苗的结果与你所寻求不被感染意愿是完全相反。疫苗不但没有保护人们免受感染,反而会增加风险,并使感染恶化。

证据4 疫苗接种是血栓形成的真凶

淋巴细胞是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壮你就强。当你接种疫苗时,基因指令就会被注射到你的三角肌, 肌肉中的免疫细胞就会把疫苗输送到淋巴结,或随着淋巴结进入血液中,或直接从肌肉转移到较小的血管里。
• 辉瑞( Pfizer) 公司提交给日本当局的动物实验数据显示,在疫苗接种之后的1-2个小时内,动物血液中就会出现 mRNA疫苗,mRNA基因在体内的移动速度如此之快表明了,纳米颗粒从肌肉中直接进入了血液中,逃避了淋巴结,传递给可用的细胞,即您的内皮细胞,这些细胞根据 mRNA 基因指令开始制造刺突蛋白; 但是,由于它们不应该出现在那里,体内的免疫系统杀手会误认为该区域的细胞被感染了,便冲向该区域发起攻击,造成细胞壁的损伤,这种损伤激发了血栓的形成。
• 我们现在看到的证据是,接种疫苗后正在导致各种形式的血栓问题,血栓形成的程度从微小的血块到更长巨大血栓。脑部血栓会导致中风;当心脏中有足够大的血块时就会导致心脏病发作。即使没有完全阻塞血管通道的微小血凝块也会产生致命的后果。
• 接种第二剂疫苗会对血管壁造成叠加的损伤,会更进一步增加了血栓形成的几率。

证据5 疫苗是激活潜伏病毒和癌症的罪魁祸首

• 接种疫苗还会杀死你的正常淋巴细胞,引起其他炎症,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淋巴结中的淋巴细胞是体内终生的巡逻哨所,使潜伏的感染症状(如带状疱疹)受到控制、不发病。当淋巴细胞发生故障或被破坏时,这些潜伏的病毒就会被激活引发各种炎症。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接种疫苗后会出现副作用的报告,包括带状疱疹、狼疮、疱疹、爱泼斯坦-巴尔病毒、肺结核和其他感染,毫无疑问疫苗还会激活某些癌细胞。

巴迪(Bhakdi)博士说,,“众所周知,正常人体内每天都在产生肿瘤,但这些肿瘤细胞会被淋巴细胞识别,然后被及时消灭,”

证据6 人们对疫苗接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纽伦堡法典》(Nuremberg codex ),规定,如果要在人体中进行实验,只能在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意味着, 在知道所有事实的基础上, 必须将所有风险、风险收益比、潜在危险和已知的副作用告知患者;但不能针对儿童,因为儿童无法理解。
因此,在患者无法给予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患者就不能被接种疫苗,如果有人违反知情同意原则,他就应该被送上法庭。如果成年人已经被告知并愿意接种,那就没问题。但不能强迫任何人去接种疫苗。

最关键是,对于成年人来说,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所有疫苗存在的副作用和存在的风险几乎都被审查屏蔽,有关疫苗接种副作用的讨论在媒体上都已被封杀。

面对疫苗接种,我们何去何从?

• 如果你已经接种过一针或两针中共病毒疫苗,那你就很无奈了;但千万不要再打加强针了,无可置疑,每剂疫苗加强针都会增加损伤。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接种疫苗后所造成的伤害。
• 如果你在接种了一剂或多剂疫苗后再次感染中共病毒,可服用羟氯喹 (hydroxychloroquine) 和伊维菌素(ivermectin)进行治疗,遵照泽连科(Zelenko)医生的治疗方案4和MATH+方案5,这些治疗方案已被证明对中共病毒的感染有效。另外还有过氧化氢(Nebulized hydrogen peroxide)也可作为COVID-19中共病毒的预防和辅助治疗方案。详见 David Brownstein 博士的论文和和托马斯·利维(Thomas Levy)博士免费电子书《Rapid Virus Recovery》。越早治疗越好。

巴克迪(Bhakdi)博士说,我们正在目睹的令人恐惧的人体实验之一,中共病毒疫苗接种可能会导致大规模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爆发。” “我们会看到疫苗接种将造成大规模的疾病和死亡,”天知道何时会发生!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 只有老天知道了! “所以,我很担心人类正在被怂恿着去向自己体内注射一些东西,疫苗接种将改变医学的整个面貌。” “必须停止疫苗接种运动!”

科学家的分析结果充分验证了郭文贵先生的的警告。疫苗真相,病毒真相,一个是生命问题,一个是生活问题,目前全球的人都生活焦虑和恐惧之中。但幸运的是,就在这样的困境面前, 郭文贵先生针对打过疫苗的人给出了补救方案、不但揭开了中共病毒 “解药”之谜;还帮助我们成熟,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帮助我们应对多变的未来。只有跟随新中国联邦,跟随郭文贵先生,才能及时获得真实信息,才能更好地保护我们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拒绝接种, 传播真相,挽救生命!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参考来源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