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正在成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监狱

翻译:文扬

编辑/评论:文泓

图片来源:LesterLost(墨尔本监狱)

文章导读:

今年年9月,墨尔本建筑工人成了世界热点,因为他们享受了香港反送中学生们的待遇——维州警方无情的胡椒喷雾和橡胶子弹,并酿成多起流血事件。澳大利亚作为西方民主国家中比较发达和生活水平较高的国家,为何有滑向独裁专制国家的欲望冲动?本文做了深入的剖析。

澳大利亚最早是英国的海外刑事殖民地,用于流放安置罪犯,某种意义上就是一座海外监狱。进入2021年,澳大利亚政府假借新冠疫情的名义,实施一系列紧急授权,发布了很多违反基本人权的政府法令,出台了监视人民数字隐私的法规,旅行权、抗议权、隐私权、正当程序权、离家谋生权、迁徙自由权——这些基本人权目前在澳大利亚已经不存在了。

不盘点不知道,在限制人民自由方面澳大利亚已开始师从中共国。1996年一起造成重大伤亡的“亚瑟港枪击案”,让政府出台《全国枪支协议》,严格管控枪支,随后澳大利亚人民便交出了拥枪权。2021年政府在剥夺人民权力方面走得更远。这个民主政体必然要经受考验,相信澳洲人民会作出正确的选择。新中国联邦战友们也明白,中共才是万恶之源,中共不灭亡,世界无宁日。

译文:

1798年初夏,一个名叫菲利普·坎宁安(Philip Cunningham)的爱尔兰石匠对英国在爱尔兰的统治感到厌恶,坎宁安与5万名爱尔兰同胞一起拿起武器,开始反抗英国。

他们的叛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叛乱者寄希望英军在镇压美国革命失败后缺乏战斗力。然而,短短的几个月内,英国人便重新控制了爱尔兰。

自然,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围捕所有剩余的叛军——坎宁安也在其中。

他受到的惩罚是被运往南太平洋的一个英国刑罚殖民地,这个地方在当时被普遍称为“新荷兰”,今天我们叫它澳大利亚。

坎宁安不是一个轻易接受命运的人,甚至在前往澳大利亚的途中,他和其他囚犯曾短暂地设法接管了这艘船……尽管英国海军陆战队最终夺回了控制权,并给了坎宁安100鞭。

但坎宁安仍然没有结束。几年后的1804年3月,他率领大约300名澳大利亚囚犯再次反抗英国狱卒。

这次叛乱非常严重,英国总督被迫宣布戒严——这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发生这种情况。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每年的1月26日是“澳大利亚日”,纪念英国海军首次驶入悉尼湾,升起他们的旗帜,并宣布这片土地为他们的刑事殖民地。

因此,澳大利亚日与其说是庆祝一个国家的诞生,不如说是庆祝一座巨型监狱建成的剪彩。

显然,2021年,澳大利亚只是在回归其作为世界最大监狱的本源。

现在,你已知道这个故事了——“用两周来控制新冠病毒传播蔓延”变成了“无限期的独裁和基本人权的完全丧失”。

在过去的18个月里,澳大利亚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已经实施:

禁止公民未经许可离开该国(出国);

禁止公民进入该国,并有可能被判处五年监禁(入境);

禁止公民和居民跨越州际边界;

禁止公民和居民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离家5公里以外的地方旅行。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个网站列出了公民的“迁徙自由权”,并说这是非常基本的人权,“不能以确定的离开目的或理由为前提条件”。

澳大利亚政府不必遵守自己的规则,也不关心所有小人物的人权,因为这是在“紧急情况”下。以新冠病毒的名义,澳大利亚警方和政府官员还:

追踪一个大型快餐订单,对客人未经授权的聚会罚款26,000澳元;

还部署军队来执行封锁,部署直升机威胁踢足球的年轻健康男子;

告诉人们不要和他们的邻居交谈;

处决了几条狗,以阻止救援人员来到该镇(领养);

在孩子面前逮捕了一位怀孕的母亲,因为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个反封锁集会的消息;

拒绝给予一个三岁男孩旅行豁免,让他能探望祖父母。由于边境突然关闭,男孩家庭被迫与祖父母分离了几个月;

因为(怀孕)母亲被拒绝跨越州界进行医疗护理,导致一名新生婴儿死亡;

现在,策划、宣传或参与抗议活动也是非法的。

和平集会和对不公正的政府行为举行公开抗议的权利在西方法律传统中得到体现。但因为组织抗议澳大利亚政府的暴政,安东尼·卡鲁夫被判处几个月的监禁。

【备注:安东尼·卡鲁夫开了一个网络社区“澳大利亚人与议程”,帮助创建一个大规模的澳大利亚公民觉醒–一个充分授权的、有意识的和个人合作的集体。】

他的“罪行”包括不遵守新冠病毒的法令,以及“鼓励犯罪”——即分享有关抗议活动的时间和地点的信息。

同他的许多前辈一样,卡鲁夫也是一名政治犯。但至少菲利普·坎宁安被监禁是因为他参与了实际的暴力行为。

另一方面,哈鲁夫被认定犯有,诸如非法穿越澳大利亚州边界的罪行。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抗议活动的进行。

例如,数以千计的澳大利亚建筑工人进行了抗议,因为他们拒绝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被胁迫接种疫苗。

他们实际上是和平抗议者,真的,他们真的唱起了国歌。

然而,警察向他们喷洒胡椒粉,并向数千人群(包括儿童)发射橡皮子弹。也许更邪恶的是,政府限制媒体播放事件发生时的视频画面,并限制空域以防止媒体直升机航空拍摄。

但这并没有阻止地面上的人们用手机进行记录。

在一次交流中,征得同意一名抗议者拍摄了一名警察,他说:“我和你一样,对这该死的‘封锁’感到厌烦,”但是,“我们这么做(向和平抗议者开火)也是为了生计,伙计……我只是在工作,只是服从命令。”

其他警察被拍到挨家挨户询问居民是否计划参加,或知道任何计划中的抗议活动。

他们问一位房主是否在任何社交媒体平台上(活动),但拒绝告诉他为什么他们要针对那个特定的IP地址。

真正疯狂的是,这种威权主义超越了新冠疫情的歇斯底里。

澳大利亚议会已经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取消了澳大利亚人的数字隐私权。

它被称为《2021年监控立法修正案(识别和破坏)法案》

【备注:该法案于2021年8月26日通过,虽然澳洲政府声称该法案的目标针对有组织的犯罪分子,但广泛的新权力可用于“识别和破坏”社会活动家,可以针对某些类型的公民和政治活动提出犯罪指控。】

它赋予了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和澳大利亚刑事情报委员会(ACIC)广泛的最新权力,不仅可以监视澳大利亚公民的网络,还可以接管和管理他们的网络账户,锁定帐户的实际用户,并添加或删除数据。

当他们的账户被政府黑掉时,警方从来不需要通知任何人。

他们所谓的“授权令”实际上并不总是需要一个实际的法院或法官来签署。

一个“紧急授权”,允许警察完全绕过法院。为什么任何人都应该关注这个问题?澳大利亚政府以前并没有滥用过紧急权力……

旅行权、抗议权、隐私权、正当程序权、离家谋生权——这些基本人权现在在澳大利亚已经消失了

对任何西方国家的每一个公民来说,现在应该很明显的是,永无止境的“紧急权力”可以很容易地滚雪球般地演变成一个全面的独裁政权

它没有理由不发生在其他曾经自由的国家。

这意味着,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考虑B计划了。

原文链接:Australia’s astonishing tyranny keeps growing | ZeroHedge

发布:文泓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