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被忽视的毒疫苗杀手锏——刺突蛋白脱落

加拿大枫叶农场 – MyWay

图片来源:ftwproject.com

前言:接种COVID-19疫苗的人可以产生刺突蛋白,刺突蛋白通过口腔,呼吸、皮肤接触和体液等方式脱落,感染周围的人导致血栓、中风、心脏病、肺栓塞和不孕症等各种严重不良反应。由于刺突蛋白的可传播性,只需要大部分人接种了疫苗,就可以把刺突蛋白传播给所有不打疫苗的人,所以疫苗也被称为二元生物武器。现在应该防范的是接种疫苗的人,他们不仅容易被病毒感染,而且更是超级传播者,是行走的生物炸弹。

图片来源:blogspot.com

在世界各国大规模推动新冠疫苗注射进行群体免疫以来,疫苗对人类造成的伤害已经不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在COVID-19疫苗大规模推广注射之前,FDA内部对新冠疫苗风险极其副作用的研讨会上,就已经列出了COVID-19有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具体内容见下图,来自FDA 2020年10月疫苗研讨会第17页:

当时FDA专家列出的疫苗可能副作用和推广后卫生部门统计的副作用种类基本吻合,由此可见,当时专家判定这些可能副作用的依据和来源,有可能是根据早年SARS-COV-1 失败的疫苗研发过程中的数据,也有可能是这次悄悄进行的早期临床前和临床实验。既然FDA专家委员会已经知道这些危险的副作用,但却故意隐瞒并执意推行,那原因就只能有一个:故意杀人!

目前各国卫生部门所收录的新冠疫苗副作用数据,都是疫苗对接受疫苗接种的人所造成的伤害,然而对于接种疫苗后对其未接种疫苗的人群所造成的伤害,现在还被提及甚少。没有医药知识和缺乏逻辑思考能力的人,自以为接种疫苗后就可以保证自身不被病毒感染,但却不知道接种疫苗不仅会对自身造成伤害甚至灭顶之灾,还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处于危险之中。

现在所有的一切证据都说明,疫苗的研制和强迫接种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从FDA等机构到制药企业等都深度参与这个毁灭人类的计划,下面以辉瑞公司公开的COVID-19疫苗临床实验方案为例进行具体分析,如果仔细分析辉瑞公司的实验方案,会发现很多非同寻常的线索,尤其是其8.3.5章节关于疫苗不良反应的部分(67-69页):

中文翻译如下:

8.3.5. 怀孕或哺乳期的暴露和职业暴露
在怀孕或哺乳期间接触研究中的干预措施以及职业性接触,应在研究者知道后24小时内向辉瑞安全部报告。
8.3.5.1. 怀孕期间的暴露(EDP)
在以下情况下发生EDP。

  • 女性受试者在接受研究干预时或停止研究干预后被发现怀孕。
  • 正在接受或已经停止研究干预的男性参与者在受孕前或受孕前后暴露给女性伴侣。
  • 女性在接触或已经接触到研究干预时,由于环境暴露而被发现怀孕。以下是怀孕期间环境暴露的例子。
  • 女性家庭成员或医疗服务提供者报告说她在通过吸入或皮肤接触研究干预措施后怀孕。
  • 男性家庭成员或医护人员通过吸入或皮肤接触暴露于研究干预措施,然后在受孕前或受孕前后暴露于其女性伴侣。

研究者必须在意识到EDP后的24小时内向辉瑞安全部报告,无论SAE(严重不良反应)是否已经发生。提交的初始信息应包括预计的分娩日期(与终止妊娠有关的信息见下文)。

  • 如果受试者或受试者的伴侣发生EDP,研究者必须在疫苗SAE报告表和EDP补充表上向辉瑞安全部报告这一信息,不管是否发生了SAE。怀孕的细节将在研究干预开始后收集,直到最后一剂研究干预的6个月后。
  • 如果EDP发生在环境暴露的情况下,研究者必须使用疫苗SAE报告表和EDP补充表向辉瑞安全部报告信息。由于暴露信息与参加研究的参与者无关,所以信息不记录在CRF中;但是,在研究者的现场档案中会保留一份完整的疫苗SAE报告表的副本。

对所有结果未知的EDP报告进行随访,以获得有关怀孕及其结果的一般信息。研究者将跟踪妊娠,直至完成妊娠(或终止妊娠),并将结果通知辉瑞安全部,作为初始EDP补充表的后续行动。在活产的情况下,新生儿的结构完整性可在出生时评估。在终止妊娠的情况下,应说明终止妊娠的原因,如果临床上有可能,应通过粗略的视觉检查来评估终止妊娠胎儿的结构完整性(除非术前检查结果确诊为先天性异常并报告该结果)。

异常的妊娠结果被认为是SAE。如果妊娠结果符合SAE的标准(即宫外孕、自然流产、宫内胎儿死亡、新生儿死亡或先天性畸形),研究者应遵循SAE的报告程序。以下是作为SAE报告给辉瑞安全部的有关怀孕结果的其他信息。

  • 自然流产,包括流产和漏产。
  • 出生后1个月内发生的新生儿死亡应作为SAE报告,不考虑因果关系。此外,当研究者评估婴儿死亡与研究干预暴露有关或可能有关时,1个月后的婴儿死亡应作为SAE报告。

供应商可以要求提供有关EDP的额外信息。对出生结果的进一步跟踪将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例如,对早产儿的跟踪以确定发育迟缓)。在父亲暴露的情况下,调查员将向参与者提供《妊娠伴侣信息释放表》,以便向其伴侣传递。调查员必须在源文件中记录,向受试者提供孕期伴侣信息释放表以提供给他的伴侣。

8.3.5.2. 哺乳期的暴露

  • 哺乳期的暴露发生在以下情况
  • 女性受试者在接受研究干预时或停止研究干预后被发现正在进行母乳喂养。

女性被发现在接触或已经接触到研究干预(即环境暴露)时进行母乳喂养。哺乳期环境暴露的一个例子是女性家庭成员或医护人员报告说她在通过吸入或皮肤接触研究干预后正在进行母乳喂养。

研究者必须在意识到的24小时内向辉瑞安全部报告母乳喂养期间的暴露,无论是否发生SAE。该信息必须使用疫苗SAE报告表进行报告。当哺乳期的暴露发生在环境暴露的情况下,暴露信息与参加研究的参与者无关,所以信息不记录在CRF中。然而,一份完整的疫苗SAE报告表将保存在研究者的档案中。

当辉瑞公司特别批准用于哺乳期妇女的药物(如维生素)按照授权使用时,不创建哺乳期暴露报告。然而,如果婴儿出现与此类药物相关的SAE,则SAE将与母乳喂养期间的暴露一起报告。

当一个人意外地直接接触到研究干预,可能会或可能不会导致不良反应的发生,也就是会发生职业暴露。这些人可能包括医疗保健提供者、家庭成员以及参与试验参与者护理的其他角色。

研究者必须在意识到的24小时内向辉瑞安全部报告职业性暴露,无论是否有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该信息必须使用疫苗严重不良反应报告表进行报告。由于该信息与参加研究的参与者无关,因此该信息不记录在临床病理报告表中;但是,填写好的疫苗严重不良反应报告表的副本将保存在研究者现场档案中

8.3.5.3. 职业性暴露

当一个人意外地直接接触到研究干预,可能会或可能不会导致AE的发生,就会发生职业暴露。这些人可能包括保健提供者、家庭成员和参与试验参与者护理的其他角色。

研究者必须在意识到的24小时内向辉瑞安全部报告职业性暴露,无论是否有相关的SAE。该信息必须使用疫苗SAE报告表进行报告。由于该信息与参加研究的参与者无关,因此该信息不记录在CRF中;但是,填写好的疫苗SAE报告表的副本将保存在研究者现场档案中。

仔细研读这个临床实验方案就会发现,辉瑞公司在实验开始前就已经知道打了疫苗的人会把某种毒素通过呼吸或者皮肤接触传播给没打疫苗的人,这个对孕妇尤其严重,可能会导致死胎或者流产。对于哺乳期女性,如果接触了打了疫苗的人,也会对婴儿产生严重影响。另外方案中还提到了职业性暴露,也就是任何一个没打疫苗的人和打了疫苗的人接触都属于职业暴露,都有可能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都应该被记录到严重不良反应报告中。

以下是最近发生的由于疫苗脱落所产生不良反应:

台湾2021年6月25日,日前云林一名母亲,21日施打完疫苗回家后,哺乳喂食2个月大的女儿,但22日一早发现女婴死亡。女婴母亲认为,女儿死因和疫苗 有关,虽然台湾卫生当局对此进行否认,坚称婴儿死亡和疫苗无关,但无可辩驳的事实摆在那里是无法抵赖的。

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临床调查中,共有827名参与者。700人在怀孕三个月时有刺痛感。所有这些人都有活产。剩下127人。在怀孕3个月前接种的人。其中,12人有活产,115人死亡;104人自然流产,1人死胎,10人宫外孕和人工流产。因此,如果你在怀孕三个月前打针,失去孩子的机会是90.5%。这还没有体积出生婴儿可能出现的身体缺陷。

此外, 还有女性受害者反应疫苗会导致生理周期紊乱和出血异常,以下是来自台湾网友的反馈:

最近我妹和她女儿打了,打第一剂时我和他们相处一天下来头痛了好几天,是那种裡面闷闷的痛。(我们有一起喝饮料,从小的习惯) 这些我之前都不想多想,不希望心理疑神疑鬼。但是今天和朋友聊到才发现症状很像。 后来她们打了第二剂,我们又聚了好几次,我妹女儿来我家住了三天。我这次生理期很多血块,今天我女儿说她不是生理期但是有血滴,这样五天了。 我说是Shedding, 我女儿问我shedding是什麽机制,我却说不上来。因为刺蛋白在血管内如何跑出来?是什麽东西Shedded? 有人有清楚的资讯吗?

除此以外,网络上关于和接种疫苗的人接触产生各种副作用的案例比比皆是。下面把部分案例以图片形式呈现:

此次的疫苗脱落属于新概念,因为传统上来讲,疫苗诱导的病毒脱落是由于使用减毒活病毒的特定疫苗技术而引起的病毒脱落造成的感染,而此次疫苗引起的脱落是由疫苗在人体内产生的刺突蛋白散播给其他人造成的。

mRNA疫苗的工作原理非常简单,它进入体内后类似给了身体免疫系统一个工作指南,训练免疫系统不断分泌刺突蛋白,使人体变成生物武器加工厂,生产的刺突蛋白通过口腔,呼吸、皮肤接触和体液等方式脱落,感染周围的人导致生理周期紊乱、血栓、中风、心脏病、肺栓塞和不孕症。

显而易见,今天的疫苗是被故意设计成这种具有自我复制功能,将刺突蛋白传播给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科学家们研究的是一种可以像传染病一样传播的疫苗,而不是用来预防感染的生物产品,全球主义者可以用词一劳永逸的清理人类,这也解释了各国政府为何不顾一切的推行疫苗并对疫苗的副作用进行压制,审查医生和科学家,甚至禁止了医生使用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药物的处方权。

由于刺突蛋白的可传播性,只需要大部分人接种了疫苗,就可以打疫苗的人将刺突蛋白传播给不打疫苗的人,使得几乎每个人在接触野生型冠状病毒毒株时候都有容易发生过度炎症反应的可能性,这也是称疫苗为二元生物武器的原因。

现在应该戴口罩的是接种疫苗的人,应该预防和保持距离的也是接种疫苗的人,他们不仅容易感染,携带更大量的病毒,变成超级传播者,而且更是行走的生物炸弹。

链接:
https://www.fda.gov/media/143557/download
https://media.tghn.org/medialibrary/2020/11/C4591001_Clinical_Protocol_Nov2020_Pfizer_BioNTech.pdf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104983
https://www.healthnews.com.tw/news/article/5054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无关


编辑/ 发稿 云起时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