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质疑拜登家族的交易为中共带来了回报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econreview.berkeley.edu

《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题目“迈克尔·古德温(Michael Goodwin):亨特·拜登与中共国的联系——与总统的关系已经为中共带来了回报?”,副标题称,大多数美国人仍然不知道拜登家族可疑的交易。

全文如下:

在阅读《纽约时报》关于司法部计划撤销对一名中共国科技高管的严重指控的报道时,我寻找了有关亨特·拜登的信息,这不是一个漫长的搜索过程。

在注意到华为技术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川普政府的要求下,于2018在加拿大逮捕后,《泰晤士报》称该案件是美国和中共国之间“动荡关系的象征”。

然后是这样的:“释放孟女士的协议可能表明,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华盛顿对中共的立场更加缓和。”

这可能是一个和解的举动,但也可能反映出一位腐败的总统,这就是亨特·拜登的可用之处,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为他和整个拜登家族,包括总统乔又名“大人物”的带来了很多包袱。

“大人物”是一个秘密合作伙伴的名字,他将获得亨特和吉姆·拜登(Joe的兄弟)以及其他几个人与一家中共国企业集团交易的10%。另一位是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托尼·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他认为乔·拜登就是“大人物”。

博布林斯基说,在拜登第二任副总统任期结束数月后的2017年,他就这个项目与乔·拜登进行了会晤。根据参议院去年的一项调查,尽管该合资企业后来倒闭,但拜登家族仍从涉案的中共国高管那里获得了1100万美元。

博布林斯基曾公开表示,并告诉联邦调查局,这笔钱用于拜登家族在2015年和2016年——乔担任副总统时——所做的工作。

乔拿到1100万美元的10%了吗?他有没有从他儿子亨特长达几十年里利用他父亲特权路径的生意中得到过钱?

这些都是合理的质询,认为乔一直是他儿子和兄弟骗局的秘密伙伴,远比(栽赃)唐纳德·川普与俄罗斯勾结的证据更令人信服。在对川普的指控折腾了近三年后,甚至连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也未能找到足够的证据而让左派满意。

我们肯定地知道,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的指控是希拉里·克林顿编造的谎言,而由联邦调查局和奥巴马/拜登的白宫当作了武器,媒体因仇恨川普而被蒙蔽了双眼,吞下了谎言,毒害了一代人的政治。

如果真正的勾结是乔·拜登和中共国之间的勾结呢?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邮报》发表关于亨特臭名昭著的笔记本电脑内容的第一批文章近一年后,被大科技公司审查,并在很大程度上被大媒体忽视,同样的联盟仍然对现任总统是否因其家族与美国对手的有利可图的业务而受到影响不闻不问。

如果真正的勾结是乔·拜登和中共国之间的勾结呢?

仅仅提出这个问题,就为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亨特的骗局中,乌克兰的骗局最为人所知。尽管对乌克兰和能源一无所知,但嗑了药的儿子却从腐败的能源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那里得到了400万美元。

父亲当时是奥巴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关键人,这真的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而且,既然有证据表明他确实利用政府权力提供了帮助,为什么乔公然撒谎说甚至从未讨论过他儿子的业务?

回想一下著名的视频,乔吹嘘他为了换取美国的支持而解雇了一名乌克兰检察官——尽管检察官被说成是在调查布里斯马,但这真的与亨特毫无关联吗?

华为的案子也有同样的味道。

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也是5G网络的主要领导者,但川普政府和其他西方政府怀疑该公司利用其设备为中共国进行间谍活动。

创始人的女儿孟晚舟被一个美国大陪审团起诉,罪名包括窃取商业秘密、阻碍刑事调查和帮助伊朗逃避美国制裁。这些都是严重的指控,后来又对该公司和其他高管提出了其他指控。

而现在,乔·拜登突然关停了此案以试图改善两国关系,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怎样解释)他绝不干预司法部的承诺?

事实上,这至少是拜登第二次允许中共国做事而不必承担任何后果的一个不易觉察的利益回报。请注意,关于中共(冠状)病毒从中共国实验室泄露的说法突然销声是如何发生的?那是在一次情报机构的审查评估称两种情况都不确定之后。

即使这起案子了结了,尽管中共国阻碍了国际调查,中共国(也逃脱不了因制造了)有史以来最致命的疫情之一(而要受到惩罚的命运)。但愿任何人都不会认为拜登对(中共病毒)起源不感兴趣,这与他家人从中共那里得到的钱有关。

根据参议院的调查,除了1100万美元汇入亨特和一名合伙人控制的账户(其中一些给了总统乔拜登的兄弟吉姆)之外,来自同一位中共国高管的另外2800万美元通过亨特的银行账户转账,因此这有洗钱的嫌疑。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种钱不是没有条件的,但由于媒体对《华盛顿邮报》报道及甚至参议院报告的封锁,大多数美国人仍然不知道拜登家族这些可疑的交易。

但请放心,中共政府对这笔交易了如指掌,正如它对早些时候的一笔交易了如指掌一样。2013年,亨特与他父亲在北京期间,从一家中共国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投资。他在空军二号上,也不“例外”地。

2014年,一位商业联系人在一封关于是否雇佣亨特帮助利比亚取回冻结资产的电子邮件中这样说:“由于他和父亲一起旅行,他在欧洲和亚洲到处都有联系,他说他能接触到中共国的最高层,他能在那里提供帮助。”

愤世嫉俗者不会怀疑乔·拜登现在对中共的怯懦是否是他妥协的结果。现实主义者才知道,没有人,即使是拥有印钞机的中国共产党人也不会在不期望得到巨大回报的情况下捐出数百万美元。

(全文完)

似乎又有了近一年前“奋战13天”的感觉,重温了亨特·拜登三块硬盘与中共利益勾兑的内容。看来在暗势力的掩护下,拜登家族的丑陋没有被美国民众得知和重视,才有拜登的窃位,更有拜登通共如此猖獗的行为。

迈克尔·古德温的这篇文章说明,媒体人当中,从新中国联邦获得信息,对邪共有清醒认知的还是大有人在的。《福克斯新闻》能发出这样的长篇文章,本身就有一定的代表性。与其说是在指责拜登通共、亲共、恐共,更应该体会到中共的邪魔本性。中共是一个毒瘤,如果不将其铲除,美国,乃至世界将会出现更多的“拜登家族”。

原文链接: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hunter-biden-china-connection-president-biden-michael-goodwin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