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3日郭文贵先生与小斯基连线直播

视频链接:https://www.gtv.org/video/id=613f728b751e4f2b0e51d7c6

郭文贵先生:兄弟姐妹们,七哥没钱了,咋办哪?罚了5个多亿呀!哎呀,七哥得逃跑了,咋办哪?兄弟姐妹们,俺没钱了,没钱了,没钱了。我发现我邀请谁都不管用,我邀请木兰又不管用,我邀请文斌也不管用,你看见没有?还是不管用,就是邀请谁都不管用。邀请玉米地小妹,也不管用,看见没有?瞿水台,邀请瞿水台,也不管用。小斯基,七哥没钱了,罚了5个多亿呀!咋办呐,兄弟姐妹们?

这谁呀?来个人。有活的来了,有活的来了。这是谁呀?谁进来了?

小斯基:小斯基,小斯基。

永远不要供养别人

郭文贵先生:你是第一个反应上来的,够意思兄弟。你家里边还安摄像头了,我发现这咋回事呀?

小斯基:没有,没有,没有,这不是摄像头。这是我卧室的顶上,没有。这是风扇,手机放在床上的。

郭文贵先生:是啊,你收拾个房间吧,七哥就赶快要逃跑了,得逃跑到你那去了。没钱了,罚了5个多亿,喝水的钱都没了。

小斯基:郭先生开玩笑,开玩笑,不会。

郭文贵先生:七哥供养你,下边有喊的了。七哥我供养你,咱不兴供养这词,你最多是像养狗一样养着七哥就行了,什么供养,哪有这王八蛋给人家伸手的,还叫供养?我R他八辈祖宗。你知道吗小斯基?我一听供养这个词我就头大。我在国内看见的江湖骗子太多了,我给你钱,我还要供养你,你给我伸手你就是我的狗,对不对?我们家Snow,它就是我的狗,它得每天看着我眼睛才能吃点饭,对吧?哪有说,我还得供养Snow吗?哪有供养这个词?战友们,一定记住,这个词在你生命中,我们永远不能用。咱永远不供养别人,也不能让别人供养咱,对吧?小斯基兄弟?

战友们一定要记住,这个词在你生命中永远不能用。咱永远不供养别人,也不能让别人供养咱。对吧?小斯基兄弟,这才是咱的人嘛。咱干嘛被人家供养,咱干嘛供养人家去啊。咱是个人啊,咱干吗供养别人去啊,是吧。

小斯基:是的,郭先生,那个德教他们在直播的时候,一看他那些封面,我就觉得跟我这绝对不是一路。所以说他的那个视频,我前后总共加起来看的都不会超过5分钟。所以看他那个套路,就觉得有问题,这是真心话。

郭文贵先生:对,我觉得你的智商我绝对的(相信)啊,你这是黑白两道都见过的人,啥不懂啊。就是咱这个文优讲的,说得好,叫包养,你不能把包养变成供养,这纯粹王八蛋逻辑啊。我给你钱浪费我生命时间,你讲啥,我连你面没见过,我供养你,你算什么畜生啊。我养个猪还能吃肉呢,我还能换点钱买点酱油买点盐对吧。咱家里边的穷老人家养个鸡下个蛋。这帮孙子,你说我听你说话,浪费我生命时间,你给我啥?像那路大脑骗,你听他讲话,他会给你啥呢?啊?他能给你啥呢?对吧?

  • 路大脑骗的数据是买的

小斯基:路大脑骗这个孙子真的是……他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就是让人觉得很憋屈,你知道吧。你要是不喜欢爆料革命,你走就好了对吧?你砸什么呢!所以说这始终让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混蛋,他的整个人心……你说它刚开始的时候,对吧,他在爆之前大概是在6月,大概是在6月11号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孙子这个感觉这个话风不太对啊,什么就讲的那些,那个时候我在私下里就在跟战友在说了,我说最近路大脑袋这个直播的口风有点不大对啊。当时我就觉得有问题,所以我就回头看他之前的那些直播,就感觉他之前直播哪有什么人看啊,一个人在那说,根本就是直播在线没有人,是吧。当时我们还是战友的时候就觉得,你看这个路大脑袋刚开始直播的时候都没人看,说话都结巴,一点点能做起来。你现在再回过头来看,那真的是,他直播了个啥东西啊,乱七八糟的,所以才没有人看,是吧。全靠我们爆料革命给他撑起来,把人气给他撑起来了,不然他哪有人看。你看现在他直播那个量,原先都是几十万十几万,现在,我前几天去看了,就剩2万多,基本上是稳定的,落在这个2万多,再往后几天更没什么人看了。

郭文贵先生:他那2万多是买的数据,哪有2万多呀,怎么可能有2万多。他是第一个有推送,就他原来顺下来的。就像蛇妖闫,咱给她安排的采访,她就是蹭。人家不知道咱们闹掰了,也不知道她砸咱们嘛,她就蹭,顺下来的。推流也是,人家顺着广告推,然后有人就点击一下看一看,然后就算。还有他花钱买,这孙子,共产党花钱给他买的。

小斯基:是的

  • GTV5亿上热搜了

郭文贵先生:你看到了吗?GTV被罚款5.39亿。

小斯基:我看到了,我看到郭先生这个盖特了,而且在椅子群里面也都有在说。

郭文贵先生:你咋看?小斯基,你咋看?

小斯基:哎呀,这个五点几亿罚,这郭先生是真没钱了呀,那咋办呀?

但是咱不能像那些伪类欺民贼似的募捐啊,是不是。咱这个灭共还得继续。

郭文贵先生:绝对不能募捐,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七哥募捐的时候,把手伸向战友的时候,七哥一定不是个骗子,一定是个魔鬼。那你们就应该自杀了,你们跟了个人,结果要你们募捐。所以你们要自杀,不是我自杀,那就是真的是天下最荒唐的事了。

世界最大的新闻啊,你看谷歌的搜索是0.2秒一个阅读量,0.1秒就是一个下载量,咣咣地上去了。你搜搜这个新闻,郭文贵,疯了。我刚才给Jason Miller说:一周前你是全世界的新闻啊,现在我又是全世界第一新闻,你看咱这一玩就是玩大的,世界级的。

 小斯基:这说明我们火啊,只要有啥新闻。我发现现在爆料革命有啥新闻,都能上世界头条,上世界热搜。我估计今天晚上……

  • 很多当街倒都是打了疫苗的

文贵先生:刚刚你听下面的救护车,这旁边今天很多都是当街倒的。我相信都是打了疫苗的,都是当街倒的。你说多吓人啊,小斯基,你小子可千万在家呆着,兄弟。你可千万不能出去乱混去。

小斯基:这个道歉,道歉。昨天我是去看车展去了,昨天跟那个战友一起去,跟你说过的战友, 天天在家呆着,闲得没办法。我让他去看车展,他也没去。

郭文贵先生:上哪去看车展啊?

小斯基:就是在我们新泽西旁边一个小镇上,它就是一个老爷车展。我是以前在美国上学的时候,经常喜欢去看车展。我这次到美国,因为从国内出来,这都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都没去看过车展,然后这两天呢我就想着,上回不是跟你说,有个战友在公寓里憋的,闲得没办法。我说你这别憋出病来了

郭文贵先生:都还有闲得没事干的,那就不正常啊。为什么闲得没事干的?天天有多少事啊。

小斯基:哈哈,用词不当,那不叫闲得没事干的。那是我怕他憋疯了,我说刚好有车展,就在你那公寓附近,我带你去看。

他听你话啊,郭先生,我发现他真的听你话。他说我不去,你也不要去。要给郭先生知道,他又得骂你,这不行,我不去。

我说好吧,他就没去。后来我跟他说,你也别在那呆着了,我带你去钓螃蟹去吧。他说那行,海边没人。

昨天跟他一起去钓了螃蟹,抓了三只,还没来得及吃。 

郭文贵先生:千万别往多人的……你看啊,哇,哇,哇的(救护车声音)

今天早上我健身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人在地上,估计又是倒地的啦,吓死人啦。

小斯基:是的,我听见了。昨天他一直在旁边讲我,你知道嘛,坐我副驾驶上,一直讲我。你可不能再去啦,你还得直播的。战友要知道,哪个都骂你。

后来我想,也是啊。咱也不是说在家里闲着去看直播,因为昨天周日嘛。最近在折腾一些设备啊,我现在也没有在闲着,你看看郭先生。

  • 小斯基专业很强

文贵先生:你说,你本来专业也很强。你说这安保就是过不了,气死我了。为了你,我跟保镖也搞得很不愉快,俩辞职的,为了你啊。

小斯基:我这个安保成大问题了,你知道嘛。那个路大脑袋联合那个真理文远,讲小斯基是杀手。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的天。

郭文贵先生:等哪天,我直播前,你跟着七哥睡上三天,就咱俩睡三天。搞点断背,看看怎么杀手的,我来拿生命挺你。

小斯基:讲我,一看我这身形是在国内经过专业训练的。

郭文贵先生: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们新中国联邦更需要。你要是来自中央警卫局,我得弯腰去门口迎接你。开玩笑,越是中央警卫局,越是专业训练的,投入爆料革命才更重要啊。你都要那屎诺(熊宪民)那德性的跟我们爆料革命啊,要饭的夏业良,撇着个鸭子腿,对不对呀?这帮孙子就是,你看路德生活中那样,他给你舔腚都不配,蛇妖闫,蛇妖闫给你付3万你睡她一觉都不睡她,这帮孙子就是羡慕妒忌恨,你别理他们。

小斯基:这个亡腚缸啊,这孙子真的是,我那天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我一听说这1个打10个,我马上就来劲,我说哎哟我去,这1个打10个这个人我得看一看呀,对吧?我说64我也见过他。

郭文贵先生:他跟你绝对是我跟你说3秒KO,绝对3秒KO,你给他摆俩架势1秒,摆第二架势礼貌,第三架势就倒下了,他非常虚的,那孙子天天的虚的很,你听他瞎胡扯。我本来我想跟他干啥你知道吗?我想跟他喊号啊,我们俩直播,同时直播,就是做扶拉器,他不是做厉害吗?咱们做120个,是吧?咱就在10分钟以内做300个,中间只能停30秒,看谁能做下去?我弄死他那个球的你知道吧,还吹狼蛋呢在这块儿,我太知道他了,是吧?哎呀!

小斯基:不过郭先生你做的那个……

郭文贵先生:他老婆说的,他床上就是一个月都没一回,有一回还得吃药吭呲瘪肚的,他真的也就是2、3分钟,跟蛇妖闫她就蛇妖闫她吃药你知道吗?到处买药这孙子。

小斯基:蛇妖闫这个到处吃药,我这个……,就从我们到她那个法治基金给租的公寓底下,我们听说消息是蛇妖闫她竟然去敲就是有一些人的房门,我们就知道这个蛇妖闫我的天呐,你怎么能干出这些事情,你绝对不是好东西呀。

郭文贵先生:哎呀。

小斯基:还有去主动敲别人门的。不过呢这个也是看得出来啊,为什么说这亡腚缸5厘米,是吧?你看蛇妖闫跟这亡腚缸搞在一起,不满足嘛,所以说这晚上得去敲别人房门嘛,这蛇妖闫得敲那些楼里面别人的公寓门。

郭文贵先生:你知道后来这个咱了解她在香港啊,她就破到跟谁……,但她就爱跟外国人睡,她就不愿跟中国人睡,你小斯基轮不着你,你给她吸痰她也不跟你睡,她喜欢跟外国人睡,然后路大脑袋是她临时啊,就是她所谓的叫对手,就是临时补缺的,吃点药。

  • 什么叫“空中取钱”

郭文贵先生:行了,我得赶快走了,人来叫我来了。我是干嘛啊,刚才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就看那个罚款了。战友们,我想给你说,小斯基啊,你在这代表战友,我给你们讲,5.3亿美元,你们想过吗?你们有认真算过吗?你们要没了10万美元小斯基你敢跟我拼命。你们想过吗?一个大连案就罚了130亿美元,一个盘古30亿美元的一个盘古,原50亿美元的盘古大楼,它给5亿美元拿走了,海通、方正的家族基金的证券上千亿美元,上千亿美元我告诉你呀,按照基金一年的收益,肯定是100亿美元的利息。这100亿美元,你给我说这5.3个亿算个屁钱,你看得罚了我130亿,大连,130亿除以5,你说SEC够黑吗?SEC罚了5个多亿是吧?那130亿得罚多少次?你告诉我,你七哥脸红过吗?你七哥少吃一口饭了吗?不但如此,记得七哥当年说过我要“空中取钱”,现在大家越来越明白怎么“空中取钱”了吗?当年周小川来建个资金池子,我告诉你我知道他实际建的就是房地产嘛,资金池子把钱洗走嘛,还有一个信托、金融票据三样,把老百姓钱全给洗没了,是吧?

七哥建这个资金池子能把共产党所有的钱给他洗回来,他拿走我一块钱,我拿走他的一定是万倍、亿倍都不拉倒。但是你跟他SEC,战友们,只要能把你们的钱还给你们,他罚5.3亿,他罚53亿七哥打个盹儿都不叫男人。七哥经历过生死啊,在看守所看到几十个人被枪毙,带着死刑镣死刑铐,在中国共产党这几十年里边到今天,当年说实在话,政治局常委排队见七哥,啥大事儿啥钱七哥没见过?

咱们有喜联储,咱们有整个的1000亿个H-coin,还有(喜)美元,无限的大,可以装下全宇宙的钱都行,只要你有钱。H-dollar,有啥用啊?还有你说七哥这几年我是一分钱没有,我个人,你都知道我一分股也没有,但是我给这些基金,我给他们赚的钱,石油期货、黄金,做了几个大的,那个不是几百亿?五亿美元对你七哥算个毛钱。

小斯基:郭先生这几天的大直播,让我的整个三观重新刷新了一遍,郭先生所说之前说的“隔空取钱”。我觉得想可能是有没有别的办法,什么做多一点?做空一点?嫌到点钱,现在发现远远不是,这背后的情报力量是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绝对没办法理解的,即使经历过这些大直播也不可能完全理解,因为我们这些普通战友、草根战友没有这些经历,没有这些经验就不可能完完全全理解,现在只能说是希望能去多理解一些这些东西,这整个的。

以前我在我那个公司里工作的时候,我们那个公司的老板就跟我们讲,郭先生知道我姓“郑”,他说:“小郑,你跟着我公司里工作,跟着这一帮人在一起,你那怕以后不做这个行业,回到你老家卖白菜,你有这么一段经历,当然那个时候我在北京工作,你卖白菜都比别人要强。所以说我在这里,我想跟我们一些战友们说一说,时间也不多了,你们跟着爆料革命看着郭先生讲他的这个经历就像一位人生导师一样,不要钱的人生导师,不像是那德教似的,教你什么德。

郭文贵先生:(笑)不要供养,不要供养!

小斯基:还得要钱,还得要供养,你哪怕你以后不在爆料革命,你光学的这些东西,你那怕你回到了老家去卖白菜,你也比别人卖得好。你做任何生意,你这个人生的经历、阅历、眼界、高度、你的想法、你的内涵绝对不一样。这就是我想说的,谢谢郭先生,我也不想再打扰郭先生太长时间。

郭文贵先生对了,咱今天很好,在一块儿联线。我就告诉战友们不用担心。咱天天报料1000亿、5000亿、300亿,轮到七哥过去多少钱呢?500多亿,我很惊讶,我不知道500多亿,原来说的几千万,现在突然500多、五亿多,我吓了一大跳。然后我说:“啊!是吗?”然后说华尔街报导,那华尔街报的是真的啦,那就5亿吧,5亿3吧。能咋的?你还跳楼去?你还不活了?都是个数字!人生不就是个数字的游戏?咱都看透了,战友的钱能回去,这就好了,战友们放心吧!我得赶快走了,人家叫我了,谢谢小斯基。

小斯基:谢谢郭先生。

******END******

温哥华扬帆农场七哥直播听写组

听写:

英国伦敦喜庄园:胖丁

纽约香草山农场:西林1

英国伦敦喜庄园:杯酒渐浓

纽约香草山农场:酸酸乳(文少)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整合校对/要点提取 :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总校: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shuang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