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时评:消极避世,不如积极入世

作者/图片设计:Giselle

民国最有名望的高僧弘一法师李叔同,在39岁盛年之时突然出家。关于这位书法、诗画、艺术、音乐、话剧无一不精通的大才子的出家理由,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李叔同是受父亲的影响,李父乐善好施礼佛,对他影响很大。还有人认为,李叔同天性孝顺,与母亲关系亲近,李母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为他以后的出家埋下了伏笔。

李叔同的弟子丰子恺则认为,人生的追求分物质、精神和灵魂三个层次。李叔同少年时享受过丰厚的物质生活;青年时留学日本研习绘画,学贯中西,享受了丰厚的精神生活;他之后出家、皈依宗教,是为了追求灵魂上的生活。

可是,破除物质世界中的“我执”,追求灵魂上的安宁,真的需要出家吗?只有出家才能做到灵魂上的宁静吗?避世与入世,究竟哪个更适合灵魂层面的修行?

传说李叔同为了坚定修行信念,自遁入空门之后,不与家人通信,也不接待来访亲友,甚至他的妻子带着孩子来寺庙哭求,也不出来相见……

李叔同急于突破感情的桎梏,所以选择了这种不近人情的了断方式,然而,他真的放下了吗?

1942年,出家23年的弘一法师,留下“悲欣交集”四个字之后撒手人寰,让人心生感慨:他若真的放下了,又何来“悲欣交集”?他若根本没有放下,那出家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从李叔同决定出家,与妻儿断情绝爱的那一天开始,他已经走入了执念当中。

修行不是要消灭所有的人性,而是战胜自身的贪嗔痴慢疑,获得智慧、勇气、慈悲、正义、节制等美德。

造物主让我们通过爱自己,学会了爱家人;通过爱家人,学会了爱众生。此时,在你的眼里,自己、家人、众生,又有什么区别呢?断情绝爱又有什么意义呢?

遁入空门,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着色相思维”。

若你心里没有“家”的桎梏,何来“出家”一说?

若你能看透世间万象,明白“红颜”“枯骨”的意义,又何须遁入空门、消极回避?

我们修行,不是要扼杀我们所有的人性,而是战胜肉身中的贪嗔痴慢疑,学会爱与被爱等“神性”。

当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在你眼里,家人即众生,众生即家人。这个时候,家人和众生,又有什么区别呢?爱家人,就是爱众生;当你抛弃家人,又如何关爱众生呢?

五祖弟子神秀偈语: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神秀虽然勤勉,可是慧根有限,他眼里有菩提树,心里有明镜台,虽然时时勤拂拭,仍然逃脱不了三维世界的局限。

六祖惠能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只有理解了这种“不着色相思维”,才能真的达到:无我、无色、无相的化境。

由此可见,李叔同虽然出家23年,还是被牢牢地桎梏在三维物质世界里,停留在“看山是山”的表象思维当中,“有我,有色,有相”。他离世时留下“悲欣交集”四个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弘一法师李叔同重情重性,极富才情。他留下的作品不多,诗歌《送别》就是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他壮年之时决绝出家,人世间便少了一位风流才子,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

遁入空门,不如栖身红尘;消极避世,不如积极入世。

世间所有的大智慧,都是为了解决现实世界中的大问题而产生的。遁入空门求智慧,无异于缘木求鱼,难免落入纸上谈兵俗套,对于提升修炼者的灵魂,并不会有大益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