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之二 郭文贵与陈志煜讨论某机密文件之真伪的通话录音以及另两个短视频全文听写

视频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UnYWLOL5f8

  • 00:07关于文件错别字的通话录音

陈志煜:你好!尊敬的郭文贵先生,我已经看到了,就说是……,不过我个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的话,盗国贼的意思肯定是加以否认的,

郭文贵先生:但是呢,您觉得没有问题吧,有信心吧?有信心吧?保持着,秘密的事儿在那边儿说,平常的事儿可以从这儿说。

陈志煜:专员那边获取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认为。

郭文贵先生:好好好,你想想那个字,仔细研究研究有什么问题,你想想啊,你想想,谢谢啊!

陈志煜:好的,郭文贵先生,我好好研究一下,谢谢!再好好研究一下,谢谢!

你好!尊敬的郭文贵先生,我把这个文件通篇好好看了一下子,的确有个错别字,这个“对峙”的“峙”字,然后其它关于什么语句通顺方面的东西的话,这方面我觉得好像挺难讲一下子,这个东西。然后至于那个什么“抄送外交部、商务部”,我个人理解来说的话呢,就说是其实抄送国务院办公厅,包括办公厅再转抄的话呢,应该也是可以的。因为国务院办公厅它知道应该是转抄哪个部门。然后我把这相关的新闻,我发给专员看看吧,因为他现在已经休息了。

郭文贵先生:好好好好!没问题,不管去哪,咱反正我知道什么情况就行了。因为我跟这F部门沟通的时候,我要绝对的真实,绝对告诉人家真实的情况,这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结果并不重要。他们可以什么都TM假,咱就不能假吗?为啥不能假?但是我们对我们说的话必须得负责任,咱们知道的情况要负责任,这是必须的,要不然咱就被他们给利用了,就这意思啊,谢谢!谢谢!

陈志煜:好的,尊敬的郭文贵先生,我理解。

是啊,到时候专员,我相信专员他会再去了解一下,就是关于经办这份文件的那些同事,就是获取和经办这份文件的同事,看看了解具体的情况,也看看他怎么对这个文件出现的错别字,以及那些抄送部门的这些问题的解释,看看是怎么回事。谢谢!

郭文贵先生:凭我和这些盗国贼这么多年相处,他们那个错误漏洞百出,可不像外界想象的:他是神,永远是正确的。那绝密文件都能送错,不送错怎么能导致江泽民、曾庆红把乔石、把刘华清干掉呢?他们出的错多了去了,发文都有发错的,发到美国那儿去的都有啊。不一定是这样的,这个不受它影响,但是咱要客观真实,咱知道心中有数,好吧,谢谢周先生!谢谢!

这个务必注意安全,千万千万,比如说那个刘呈杰、贯君呀,一定记住,不能弄就拉倒,一定记住,谁去调他们的任何信息都有记录的,切记安全!这是我们的,我们要喜马拉雅,我们不是给他们打工的,不是给他们工作的,我们好坏不重要,我们赢才最重要!

陈志煜:对,非常感谢尊敬的郭文贵先生,我们也是坚信一定要战胜盗国贼集团,也就是这一两年的时间,这一两年时间肯定是可以让我们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这些你放心。

晚上好,尊敬的郭文贵先生,今天一大早就跟专员去联系,让他去看了相关的报道。然后专员表示,首先他不会去质问那个经手人员,这个文件的真伪的话,因为毕竟圈子里面他跟其他人不是那种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是合作和互相信任的关系,如果你这样子质问的话呢,他就担心那个什么……,就信任度会打折扣,到时候以后就不好办事了。第二方面的话呢,就是说你问他,他也肯定说保证说是真的。

然后的话呢,关于那几点问题的话,专员以自己的理解,那个第一的话,就是说这机密文件它跟那个宣传口径那些对外的部门不一样,它这个东西的话呢,它重点是校对那些关键字眼,就是还有核心字眼,而且它这个校对人员他的压力也没那么大,所以他难免会出现这些疏忽。而且另外一个原因的话呢,这个“对持”的话,它作为“相持”的近义词,在词典里面是存在的,它表明的是那种长期的非剧烈的军事冲突。

郭文贵先生:明白,完全接受,完全明白。绝对不能让专员去问去,那这不好,咱心里有数就行了。一定一切都是以安全为主。我们的大目标不是来证明,对这些盗国贼来讲,那不存在什么真假问题,这都是他们的真实写照,我全都明白,让专员一定注意安全。谢谢谢谢!

陈志煜:而且对于那些语言表达方面的问题的话呢,那个专员也说是像这种机密文件的话,它重点是要一定要表述清楚,然后关键词语不能错,不需要太华丽的词语,然后呢,可以让您参考一下,上次交给您的那个宣传部口径的那个文件,它的那个词语表达就会华丽很多。

郭文贵先生:对对对,没错没错。反正我觉得咱没必要给他造这个假,谁愿意造这个假,不可能的。累不累得慌,造这个假呀?真的还弄不完呢,还造假干嘛呀?

(重复三遍)

陈志煜:同时专员也说这个二维码的话,它不是强制性的,尤其是对于不出中央的那个文件,就是机密文件的话呢,它一般是省略了二维码的。除非你说中央对地方、地方对中央,包括党政军都是。而且用二维码的话,反而还容易泄密。

专员也非常感谢郭先生您能理解和提醒。在安全方面我们会格外注意的。关于卷宗的事情的话,专员也在努力跟进中,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谢谢!

郭文贵先生:明白明白,完全明白了。

陈志煜:对,谢谢郭先生,这也是我跟专员他们坚持的想法,我们绝对会赢的,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谢谢!

郭文贵先生:我期待着我们这回在春节前废他们一半儿啊,废他们一半儿。

陈志煜:好的,完全同意,非常支持!谢谢郭先生!

  • 07:57一个短小视频: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好!我这搁手端着,我在车上呢,我看了重庆的什么造啊、假文件的审判哪,哎呀,把我高兴坏了。这是上天又赐给我们的一个最大的礼物。详情请看路德今天采访。大家这回明白盗国贼有多么的卑鄙可耻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我都懒得理他们了。重庆市公安局这回你们砸锅了,砸了你们大盗国贼的锅了。战友们,好好看看今天路德的节目吧。我把一些证据已经发给路德先生了,我就在这儿不多说了,因为我要开会。盗国贼是真完了,真是嗝屁了。就这点烂菜烂梆子都端出来对付郭文贵,就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为盗国贼来擦地。你们回答的问题和你们将面对的问题将……

  • 08:56另一个短小视频:

郭文贵先生:战友们好!我现在在外面呢,我在外面呢。我是跟一个朋友约好在船上吃饭,船上吃饭啊。然后呢我们两个的船要比一比,看谁的快。我的船能开60个knots(60节),他的船也说能开60个knots,我说咱俩比比吧。一会儿我们就比船了,所以说呢,老忙活这事儿呢。昨天重庆又给我送来那么大一礼物,哎呀,我今天中午得喝两杯,我得喝两杯,太高兴了!盗国贼玩儿这招儿,拿着薪水实在是太糟糕了。他连那俩人是谁都没搞明白,就上电视了、游街了。战友们,咱们慢慢来啊,你们看盗国贼他们有多么的愚蠢,多么的无知。他们是老鼠扛枪窝里横。

******END*******

温哥华扬帆农场七哥直播全文听写组:

听写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文官

全文总校——

温哥华扬帆农场: Peter哥

审核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 Peter哥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25 天 之前

另外,我的评论不涉及人身攻击,因为只是对全文字版的校对,这不是拆台,因为这是对历史事件的纪录,所以不管是编辑部还是听写组最好是用一份宽容的心来看待纠正,因为只要是人就容易犯错误,知错就改才是正确的方式,而不是出了错还要藏着掖着,有那么多人在等着看这些文字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提供错误少一些的文字版,这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我们自己负责。

NewFOC
25 天 之前

这一期虽然不是月野兔战友做得校对,但是已经很棒了,赞一个,有两处小错误请校正——
1、不一定是这样的,
不一定是这样的,这个不受它影响,
2、同时专员也是这个二维码
——同时专员也说这个二维码的话

sunsky
25 天 之前

谈笑风生中,分分秒秒都是战争,每一枪都是那么重要!战友一直跟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