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共病毒在非洲的感染后重症率、死亡率如此之低?

翻译: 波士顿五月花 精神家园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9-10-why-does-africa-have-low-rates-severe-covid19.html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授予了来自美国的威廉•坎贝尔、日本的大村智和中国的屠呦呦。 这三位科学家发现了基于天然物质的疗法来治疗引起疟疾、河盲症(盘尾丝虫病)和象皮病(淋巴丝虫病)的寄生虫感染。 这些感染每年侵扰超过一亿人,特别在生存条件较差的非洲。

屠呦呦从药材青蒿(黄花蒿)中分离合成青蒿素。 这一发现开辟了针对疟疾的创新疗法。 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培养了数十种链霉菌菌株并分离出阿维菌素。这种细菌更名为伊维菌素,且被制成了一种非常成功的药物,并成为一种对抗蛔虫感染的新疗法。 今天,伊维菌素正在为中共病毒患者带来希望,甚至在实验环境可以抑制 SARS-CoV-2。

伊维菌素和青蒿素变革了非洲的医药

伊维菌素和青蒿素彻底改变了非洲数百万人的生活质量。 在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委员会表示,青蒿素和伊维菌素“治疗如此成功,以至于这些疾病即将被根除,这将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项重大壮举。”

现在,这些药物在非洲的特定地区被用作一线治疗药物,重症病人越来越少,其中包括像 中共病毒导致的呼吸道感染。 2020 年 4 月,《抗病毒研究》杂志发表了一篇宣传伊维菌素的文章,因为它在治疗 SARS-CoV-2 方面取得了较早的成功。 从那时起,已有 75 项关于伊维菌素的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在 63 项预防性研究中,伊维菌素对中共病毒患者治疗的改善效果为 86%。 在 45 项通过同行评议的早期治疗研究中,伊维菌素对中共患者的治疗改善效果为 70%。

伊维菌素显著降低了中共病毒的死亡率和确诊数

国家医学图书馆于 2020 年 10 月发布了一份重磅报告,展示了所有参与旨在控制盘尾丝虫病的非洲项目的国家的情况。 有些国家参与了“使用伊维菌素,控制盘尾丝虫病” 的活动,而另一些国家并没有参与。 该报告比较了这两类国家中共病毒的死亡率和感染率。 使用伊维菌素的国家的感染率比其他国家低了 8%——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的中共病毒死亡率降低了 28%! 然而,死亡率可以进一步降低,因为此项研究只是附带使用伊维菌素,用于治疗其他疾病。 如果伊维菌素在早期被当作处方药并作为中共病毒和其他呼吸道感染疾病的直接治疗药物,结果会怎样?

日本研究人员同样对伊维菌素有很大的兴趣。 他们调查了 31 个使用“伊维菌素面向社区治疗”的“盘尾丝虫病流行”国家。 研究人员将他们的中共病毒统计数据与 22 个“非流行病”国家进行了对比。 在使用伊维菌素治疗盘尾丝虫病的 31 个国家中,死亡率“显著降低”。 在经常使用伊维菌素的国家,每10万人中有134.4例中共病毒感染,死亡人数为每10万人2.2例。 在不使用伊维菌素的国家,每10万人中有 950.6 例中共病毒感染,每 10万人中有 29.3 例死亡。 这一事实促使东京医学会主席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所有的医生和中共病毒患者推荐伊维菌素。

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证明伊维菌素有效,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仍对伊维菌素的监管、发放和推荐犹豫不决。

尽管伊维菌素具有抗击其他病原体的历史功效,但FDA并未推进对伊维菌素的临床研究。 该机构坚持认为:“ FDA 尚未审查支持使用伊维菌素治疗中共病毒患者或使用伊维菌素预防的数据。”

如果监管机构承认存在针对病毒蛋白的有效抗病毒治疗,那么授予实验疫苗紧急使用授权就没有法律依据。但使用伊维菌素进行早期治疗,可以挽救无数生命。 非处方兽医级伊维菌素不仅可用于治疗马的感染。 在正确的剂量和配方下,它还可以成功地用于治疗人的感染。 患者和医院本可以快速有效使用这种药物,然而FDA 和其他监管机构却对此犹豫不决。 意欲何为? 难道有效,病人可负担得起的救命药物不应该作为优先事项处理吗? 通过适量的发放,伊维菌素可以在无药剂使用过量的风险下作为治疗方案。

使用伊维菌素及其他药物只是治疗方案的冰山一角。 有几种抗炎、抗病毒的化合物可以提高存活率并减轻世界各地医疗系统的痛苦,前提是权力机构允许。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 无关)

新闻来源: Why does Africa have such low rates of severe covid-19 infection and mortality?


素材来源:冲天一怒

编辑&发布:jamie(文胤)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