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炬拾字】月圆秋凉话团圆

温哥华扬帆农场 – 文炬

上周六就开始接到朋友圈的祝福,变着法子地表达“中秋快乐”。我在温哥华全球联动反疫苗游行的活动现场,顾不上看手机,这些大都来自微信的善意我只好心领了,我不能更多地说出我内心真实的感受。一提到疫苗和病毒,国内朋友或亲人们都警觉起来,仿佛我就是病毒,我知道他们不全是不相信我反疫苗的观点,更多的是微信和其他用来沟通交流的软件平台都有一双国安眨巴眼,他们怕引火烧身。

其实我也怕,国内不仅有我草根创业获得的一些财产尚在变现,特别还有年逾古稀的父母亲人,因为共产党会为了疯狂邪恶而不择手段的!但又一想,我是在传播真相,是在与世界最大的魔鬼作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他若不死,我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乃至子孙后代都不得安宁,中共不灭,月光蒙尘,没有安全和团圆,趁天赋华年而行动起来,灭了共匪这帮魔头杂碎,说得逼格高一点,为后代谋幸福,为万世开太平!

于是我更加信心满满,眼前温哥华各族裔觉醒的人们都在反疫苗,因为中国共产党的狼子野心,病毒超限战配合疫苗杀人上下其手,世界正面临着开天辟地以来的中共人为最大恐怖灾难,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尽可能地去告知真相唤醒沉睡与无知。

游行的队伍很长很长,我旁边是一位华人女性,她戴口罩,皮肤白皙,卷发抖擞精气神,她指着身后瘦高个说“这是我儿子”。儿子Wade是爆料革命英喜农场的翻译义工,还没有成立农场时就开始义工翻译。她是多伦多枫叶农场的,一家人都是“爆料革命战友”。她清晰地记得2017年的某一天,在飞机候机厅,她的先生用翻墙软件听到了文贵先生爆料,一语惊醒梦中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儿子儿媳坚决移民来到加拿大。在移民的前些年,儿子曾悄悄给妈妈说,他不想有孩子,他不想把孩子带给“中共领导”下严重污染和摧残的中国!而今出生于温哥华的孙女3岁了,每天带着孙女观看着文贵先生的大直播,最开心的莫过于小孙女比划着开唱“Take down the CCP”!可能是对爆料革命揭露真相喜闻乐见和对文贵先生景仰的原因,她取名“闻喜”,她在家带着孙女,不仅支持儿子翻译义工,每次都支持全职工作的儿子走上街头参与灭共活动。她告诉我说,这个中秋先生还在国内不能一家团聚,但“郭先生给了我们最大的希望”!

何尝不是呢?郭先生给予我们最大的希望,那就是灭共之后的新中国联邦!无数战友都从心底里理解郭先生的无限付出。灭共不是郭先生一人之事,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付出和担当都推给郭先生!我们都特别讨厌那些付出一些灭共行动就向郭先生讨功邀赏的行为,郭先生又向谁邀赏呢?他一人挑战一国,直面世界最大魔鬼,付出了富可敌国的财富,牺牲了家人亲人的生命和团聚……尤其在这个华夏传统团聚的中秋佳节,郭先生忍辱负重,仍然奔波劳碌,一刻也不得停息……

花博士来电话说,“有人说文贵先生是上天派来专门灭共的,每个人都有使命,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呢?我们的使命难道不是在文贵先生的引领下一起灭共吗”?是啊,我们难道就忍心让七哥孤军奋战为我们谋幸福吗?这世界没有孤立的救世主,我们自己才是真正的拯救自己的救世主!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中共是彻头彻尾的可耻奴隶!让根深蒂固的盼望和依赖青天大老爷的封建思想见鬼去吧!面对邪恶暴政压迫奴役,我们都应该理所当然地站出来,理所当然地去完成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使命!

“郭先生总是让我们获得太多,而我们总是付出太少”,飞龙战友的话让我多次想起,我们参加爆料革命的初衷是响应灭共,文贵先生打造G系列,并毫无保留、想方设法、不惜牺牲自己利益,让战友“永远不会为金钱低头”。这份七哥额外赐予的福报来得太快太早太多,我们更没有理由不给予回报,我们更没有资格去索要、去加重七哥的辛劳!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和颜面像中共那般不付出,而高坐庙堂享受“供养”呢?

这个秋风萧瑟的夜,我仿佛闻到老家屋檐旁粗壮的那一树嫩黄的八月桂花香!祖国的同胞亲人还在高墙垒垒中注射毒针疫苗,麻木享受着虚假的繁荣,还在被中共倒塌前的团圆狂欢麻醉着!多少人正在因注射疫苗而“随身倒地”,多少人因病毒疫苗妻离子散两隔阴阳,多少人还不厌其烦地接受着中共灌输式洗脑!可怜的奴隶源于可恨的不作为、可耻的不反抗!

万里相牵一轮月,我们都深爱着这份月光的皎洁,我们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这份月光般的光亮。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一起使劲用双手扒开中共遮天蔽日的邪恶,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联邦里,我们没有了恐怖没有了奴役,我们安全自由地创造和享受生活,那时的七哥不再劳顿,一轮满月下,我们陪七哥跪拜在郭妈妈灵前,焚一柱香告慰久别的重逢,月光温暖如织亲肤轻盈,我们的每一个细胞都自由呼吸欢畅淋漓。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编审/发布:Shuan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