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我们都需要勇气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齐天二圣

要不是今天的月色如此之美,都差点忽略了即将到来的中秋。

昨晚风大,把熟透的叶子们从枝头赶到地上,与秋雨缠绵成一个带着甜涩味道的秋天。晚空明澈通透,断送了关于月亮的想象。如果它是一枚圆圆的存储器就好了,我们便可借着它的记忆去回放与逝去亲人在一起的点滴,重塑一首古诗:今人可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故人。

本该是阖家团圆的节日,却只能隔海相望。翻看手机信息,各种扑街姿态叠加了恐惧。主流媒体加大力度在推动疫苗。这个世界太荒诞,黑暗势力正通过制造更大的危机吞噬前面的危机,如今,病毒溯源已经被疫苗的恐慌所覆盖,似乎被大众所忽略,说不定过一段日子,一个更大的危机会将疫苗危机再度吞没。而普通民众永无了解真相的可能性,就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大多数受害者都是至死都懵懂,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当世界被谎言所垄断,真实的声音就有了惊雷般的力量。从这个角度说,爆料革命不仅仅是在追求真相,更是勇气、担当和一份对正义的执着守护。

世界承平日久,人们仿佛对未知的风险失去了感知。自动进入一种温水煮青蛙模式。无论是从行为上还是从思想上,基于安全的考虑都占据上风,使我们主动选择绥靖。而一味的绥靖就使我们变成了近乎麻木不仁的样子。

大家宁愿把思考和选择权乖乖地交给所谓的政府,也不愿意自己动脑想一想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的一切不合逻辑的诡异事件:起先是莫名其妙的病毒,接着就是完全不符合医学常识的疫苗。

反智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已经不懂得质疑,我们已经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尽管疫苗副作用的案例已经比比皆是,人们还是心存侥幸。被中共洗脑的国人,可怜又可恨之处就在于很大程度上不会通过别人的痛苦看到自己可能遭遇同样的不幸。正相反,却会通过别人的苦难看到自己活得挺好,并为此沾沾自喜,这就是鸡汤横飞的心理前提。

比如打疫苗的问题,主流媒体的解释如下:如果打了疫苗没有感染,那就是疫苗有效;如果打了疫苗还感染了,那就是疫苗可以减轻症状,不会发展成重症;如果不幸发展成重症,那就是打了疫苗就不会死;如果不幸打了疫苗却死了,那就是死者有基础病,不是死于疫苗;如果死者一贯身体健康没有基础病,那就是偶合事件,是在概率允许范围内的事故。总之,肯定有一款适合你。

而人们似乎对此认同,因为他们没有勇气质疑主流媒体,更没有勇气怀疑政府。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已经到了极其荒谬的程度。再比如:这几天福建爆出疫情,政府四个字以蔽之「境外输入」。

于是媒体就纷纷「境外输入」,没有人问一问,每一个旅客在登机之前经过严格的核酸检测,怎么落地就阳性了?几个阳性病例就全城禁足、封门,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在抗疫,更像是基于更大阴谋的军管。

还有,既然是境外输入,那就是在飞机上爆发感染,也就是说航班就是感染源头,那是不是该公布航班号?是不是该追踪航班上同乘旅客信息?既然是境外输入的,空乘人员为什么都安然无恙?难道是病毒怜香惜玉?看到美女就不好意思下手?这病毒觉悟党性都比党的干部高啊。

这样荒谬的报道充斥着媒体平台,大家都表示无异议,党说啥就是啥,只要相信就对了。于是入境者们成了万里投毒的罪魁,简直要「人人得而诛之」,许多小区还挂出了欢迎举报境外归国人员的条幅。这样反智的荒唐行径在中华大地上屡见不鲜。

再看看中国的社会,经济崩溃、社会内卷、民生凋敝、病毒与毒针共舞,水灾与股灾齐飞,到处是金融爆雷平台卷款跑路,面对如此混乱不堪的局面,大部分人却还在高唱赞歌。仿佛温水中的青蛙正在用欣赏「火浴」的眼光欣赏着自己掉下来的蛤蟆皮。

记得有这样一句名言:在寻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当然,这里不能有中间状态。因为在同一个前提下,一件事情不可能既好又不好。对事件的承受者来说,灾难就是灾难,试图以中庸之名骑在墙上左顾右盼的,不是所谓的东方智慧,恰恰是让人不齿的文化劣根。

比如有些人评价文革,还说什么一分为二,什么几几开,这种充满恶臭的权斗没有给民族带来任何积极的东西,就该彻底否定,就像屎就是屎,喷上香水也改变不了屎的本质。比如日本侵华、纳粹发动战争,你能几几开吗?那些告诉你在这种问题上要一分为二的公知们,自己吃屎还不算,还想往别人脑袋里灌屎,无耻至极。

同样,在捍卫自由时,激进不是恶。自由就是自由,你不可能活在一半自由、一半被奴役之中,一半自由就是不自由,价值观不坚定就可以被赎买,就可以产生路大脑袋蛇妖闫这种为了一碗绿豆汤就能卖掉理想的货色,蛇妖闫再上狐狸台,验证了这个垃圾天屎的确是代表了某种想摘桃子的势力。

当然,也正是因为有这些货色,才更能衬托出郭先生和爆料革命的了不起。在经历了一次次背叛、一次次暗算之后,还能矢志不渝,还能坚持信仰、高昂理想、继续壮大且越战越勇,还能义无反顾地唤醒人们,拯救正在被暗势力摧残的人类,这种精神本身就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勇气有许多种,敢于以一人之力刺破黑暗,挑战极权、挑战几十年来资本相互勾结形成的世界格局和掌握着强势话语权的黑暗势力,拥有这种勇气的人从古至今除了郭先生还有第二个人吗?在郭先生的影响和感召下,越来越多的战友抛开恐惧,有勇气站出来加入爆料革命,让新中国联邦成为照彻黑暗的灯塔,为人类带来光明与希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我能想到最无奈的事
文雍漫谈:你的身体谁做主
文雍漫谈:有一种温暖超越语言
文雍漫谈:目送
文雍漫谈:疫苗护照打了谁的脸
文雍漫谈:雷出没 请注意
文雍漫谈:没有哪一滴雨认为自己就是洪灾
文雍漫谈:小聪明与大智慧
文雍漫谈:你的底线就是文明的下限
文雍漫谈:话说人民日报的火眼金睛
文雍漫谈:她的妈妈有救了
文雍漫谈:写给时空交错的女孩们
文雍漫谈:猎狐行动让全世界陷入红色恐怖之中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春 晖
25 天 之前

敢于以一人之力刺破黑暗,挑战极权、挑战几十年来资本相互勾结形成的世界格局和掌握着强势话语权的黑暗势力,拥有这种勇气的人从古至今除了郭先生还有第二个人吗?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文雍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