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们强迫健康学生接种疫苗(2/2)(第二部分)

企业牺牲?

有趣的是,这些学者也是那种喋喋不休地谈论资本主义和企业贪婪的人,然后将年轻人像血祭一样,献给辉瑞和强生等贪婪的企业巨头——两者都有与黑手党一样长的黑历史。疫苗制造商强生刚刚宣布,它正在支付 50 亿美元的费用,因为它助长了另一场危机——阿片类药物过量问题。难道他们不知道不该相信毒贩,即使他们西装革履?

他们难道不知道,因向消费者撒谎而支付过医学史上最大的罚款的辉瑞公司今年赚了 330 亿美元,而且没有给那些被迫投资政府产品的贫困纳税人寄回任何支票。难道他们不好奇加强剂到底会带来多少利润吗? 他们难道不质疑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兴高采烈地吹嘘自己在疫苗投资上的 20:1 回报,是否会损害他的“慈善事业”

不会的。告诉孩子们排队打针,否则扫地出门。学术标榜“美德“反资本主义,就像 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穿着“向富人征税”(Tax the Rich)晚礼服参加精英晚宴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讽刺意味。

说来也很有趣,这些学校如何让孩子们自己申请入学,自己找房住,支付所有学费,并购买教材——所有这些都已让年轻人筋疲力尽,然而,教授们再把在他们身上进行注射实验强加为新的入学条件。

“我们知道这个消息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意外,”布拉德·唐纳森写道。多么令人毛骨悚然。事实上,这事想起来就气不打一出来。我想知道布拉德会怎么做,如果1975年那届政府以同样方式侵犯他的自由?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他父辈那代人,没有在孩子们面前竖起那种障碍。

身体完整性的违反者

虽然这些学者喋喋不休地谈论玻璃天花板和骚扰,但他们跺脚他们在为自己考虑,而不是为了免费的甜甜圈和啤酒就跑去让她们扎针的学生。

我想知道诺奎斯特学院( Norquest College) 的 卡罗琳·坎贝尔(Carolyn Campbell )和北阿尔伯塔理工学院(NAIT)的劳拉·乔·冈特(Laura Jo Gunter )是否是“我的身体,我做主”那种类型的女孩,就像贺锦丽(Kamala Harris) 一样。那种号称要选择自由的人,却要求您去接受辉瑞(Pfizer)快速跟踪的重磅实验炸弹“奇迹”注射剂。

“打针吧,姑娘们,否则你们就另谋出路吧。”

这是最操蛋的暴君,他们在羞辱和侵犯你时,却微笑着,好像帮了你一个大忙。

我想知道,如果其中一位教授告诉一个学生,她必须和他约会,否则她必须走人并找另一所学校,安妮特·特林比博士会在麦克尤恩(MacEwan)大学校园里做什么? 也许特林比根本不在乎——因为这是她决定对数百名学生实施的强制措施,告诉他们,如果不屈服于 她的“要求”,痛苦快速地将实验品打入他们的身体,并完成要求的剂量,他们就会失去教育的机会。冰雪女皇博士说了,接受注射,否则就去另谋出路。

真正在骚扰年轻女性的人出来走两步,敢吗?

道德 101

可悲的是,可能代表学生反对的教授也都被迫离职——就像被放逐的伦理学教授,敢于反抗,并教学生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剩下的只有服从暴政的学者。

我想知道莱斯布里奇大学的迈克·马洪( Mike Mahon )是否听说过《纽伦堡法典》? 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犹太人进行可怕实验后颁布的守则,该守则规定,个人同意任何医疗程序是“绝对必要的”。

马洪教授,你理解“同意”这个词吗? 您是否了解,任何现有药物的风险/收益分析的基本医学伦理原则,尤其是任何新的实验药物?

根据CDC的数据,18 至 49 岁的人死于 COVID-19 的风险为 0.0005,这意味着如果他们不幸被感染,您校园里的学生有 99.95% 的机会不会死于 SARS-CoV-2这与马洪在毕业前可能患过的几种流感中的任何一种的死亡率大致相同——但不会因此失去自由

责任?

迄今为止,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VAERS) 已记录了 675,593 起与 COVID 疫苗相关的不良事件,其中包括 14,000 多例死亡、18,000 例永久性残疾和 58,000 多例需要住院治疗的事件。

这些学者强制实施的神奇疫苗记录在案的副作用,包括以百万分之 247 的比率发生的严重过敏反应、可能致命的凝血障碍、致残的神经系统疾病吉兰巴雷综合征,以及面部麻痹的贝尔麻痹, 都高于通常的比率。

加拿大卫生部和CDC承认,青少年和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男性,在注射冠状病毒后患严重且可能致命心脏病心肌炎的风险也会升高。截至 9 月 3 日,加拿大卫生部已收到来自医生和药剂师的 678 份导致心脏组织肿胀和严重胸痛的报告——两周前为 485 份——以及 143 份关于接种 COVID 疫苗后心脏病发作和心力衰竭的报告。

患心肌炎的风险高四倍

英国医学杂志本周报道的一项回顾性预印本研究发现,12 至 15 岁的健康男孩,在第二剂辉瑞/生物科技 COVID 注射后,发生严重心脏不良事件(如心肌炎)的风险要高出四倍, 而不是因为 COVID 而入院。

研究人员估计,在12 至15岁的健康男孩中,第二剂辉瑞疫苗后的心肌炎发病率为每百万 162.2 例。据推测,大学年龄的孩子会更高,因为以色列的数据,将辉瑞心肌炎效应的平均年龄定为 25 岁。

马洪教授,如果莱斯布里奇大学的一名学生因为您要求的注射而心脏病发作,您会承担责任吗?

阿尔伯塔大学校长比尔·弗拉纳根 (Bill Flanagan) ,如果您校园里的一名青少年,因您强迫她注射了她真正不想要,或不需要的东西,而患上了瘫痪的神经系统疾病吉兰·巴雷综合症,您会承担责任吗?

历史充满了警告,教授们!

这些都是在推出后短短几个月内发生的意外不良事件。难道这些学者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关心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吗? 药物效应有时需要时间才能显现——甚至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被发现。

他们听说过葛兰素史可的Pandemrix疫苗丑闻吗? 2009 年的猪流感疫苗,导致数百例(主要是儿童),导致人们每天数次昏倒入睡危及生命的脑部疾病发作性睡病后,被从市场上撤下。 他们花了两年时间才开始研究这种联系,然后,这个关联在一个又一个国家得到证实。

他们听说过赛诺菲的Dengvaxia疫苗吗?该疫苗在导致数百名儿童死亡后于 2017 年退出市场? 一群官员因“鲁莽的轻率导致 [导致] 杀人”而被起诉,因为他们“过快地促进了”该药物的推出。 历史充满了警告,教授们。

教授们的遗产

最后我想知道,这些学者是否真的相信疫苗的奇迹? 由于使用中的 COVID 疫苗均未显示可预防 SARS-CoV-2 的感染或传播,这些教授是否真的认为强制接种疫苗会扩大学生身体的免疫力?

它在杜克大学肯定效果不佳。他们的学生疫苗接种率为 98%,两周前仍有 350 名学生和 15 名教职员工爆发冠状病毒。只有8人是未接种者,几乎所有学生都没有症状。 回到口罩和测试协议,他们都做了。 去它的疫苗吧。

事实是,每周都会发生数万例完全接种疫苗的“突破性”COVID 感染病例——美国CDC早在 5 月份就宣布,不再将完全接种疫苗的 COVID 病例计算在内,除非患者住院或死亡。

疫苗失败,这一点很明显,如果你早就打了疫苗,你就输了——因为你现在需要加强剂。看起来至少在 2025 年之前,你每隔几个月就得打一次加强针, 用更多无效的疫苗去追赶病毒根本没用,封城和戴口罩也不起作用。 教授们,这就是你们的遗产: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加拿大终结了自由,迎来了暴政。

评论:

堂堂高等学府的官员们叫兽们,

  • 问问你们的道德 101!
  •  你们敢承担年轻的学子未来患心肌炎的风险高四倍的责任吗?
  • 你们看到历史上比比皆是的疫苗灾难警告吗?
  • 难道你们将带着这个终生的遗产告慰历史和你们的后人吗-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加拿大终结了自由,迎来了暴政。

何止高等学府,主流媒体,科学界,各国政府也想想你们的遗产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GNEWS无关)

素材链接:lifesitenews.com

相关文章:教授们强迫健康学生接种疫苗(1/2)(第一部分)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满满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