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路!福奇曾推艾滋病毒疫苗并大赚

  • 编译:wenwu

在国会山的崛起节目的一个新视频中,政治评论员金·伊弗森分析了福奇博士对治疗艾滋病(HIV/AIDS)的叠氮胸苷(AZT)的支持,并将其与目前对中共病毒的mRNA疫苗的支持,相比较。

福奇在1984年被任命为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当时他在一份医学杂志上写道:艾滋病不仅可以通过性接触和共用针头传播,还可以通过与感染者的普通亲密接触传播。这消息在20世纪80年代引发了美国人的恐慌。

伊弗森说,福奇的言论是在发现一个被诊断为艾滋病的婴儿之后发表的——我们后来才知道这个病例是由于孩子通过受感染的母亲的子宫而引起的(可遗传)。但伤害已经造成了,伊弗森说:

“公众的恐慌加剧了,人们担心他们可能会因为共用一个马桶盖,甚至因为握手而感染艾滋病。艾滋病患者被疏远,被排斥在他们的工作、家庭和社区之外,特别是男同性恋者,被严重地污名化。”

与此同时,福奇和他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科学家团队全速前进,开发艾滋病的疫苗。然而,尽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承诺将推出艾滋病毒疫苗,但伊弗森说这从未发生。NIH的科学团队意识到有可能赚取巨额利润,伊弗森说制药公司很快就开始开发艾滋病的治疗方法。

英国制药公司Burroughs Wellcome & Co.称,其失败的癌症药物AZT可用于治疗艾滋病。

伊弗森说,当时几乎没有做过研究,而且长期的副作用也不清楚。但在1987年3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AZT,声称其好处超过了风险。

西莉亚·法伯(Celia Farber)在1989年报道了AZT的批准及其潜在的健康风险,她当时写道:

“艾滋病患者和医学界的大多数人都把这种药物当作艾滋病的第一个突破口。无论好坏,AZT的批准速度比FDA历史上任何药物都要快,政客们认为这是一场胜利。然而,为这个所谓的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是,从那时起,几乎所有的政府药物试验都集中在AZT上——而其他100多种有前途的药物,却未被研究。”

这种药物是“医学史上毒性最强、最昂贵和最有争议的药物之一”,法伯写道。

伊弗森说,福奇于1989年开始推广这种药物,不仅适用于重症的艾滋病患者,而且适用于任何艾滋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包括那些无症状和没有疾病迹象的人。

伊弗森 说:“这些病人包括医院工作人员、孕妇,甚至儿童。让医生们都惊呆了。”

“尽管数据有限,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还是全力以赴地使用AZT,无视该药物具有毒性、导致肝脏损伤和破坏白细胞的证据,并且这种药物持续使用了多年,”伊弗森 说。

正如儿童健康保护组织主席小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在他即将出版的《真实的安东尼·福奇》一书中指出的那样,福奇破坏了安全有效的艾滋病非专利治疗方法,同时推广致命的化疗药物,这些药物几乎可以肯定比艾滋病毒造成更多的死亡。

伊弗森提出了同样的看法: “由于福奇和NIH仅专注于疫苗和AZT来治疗艾滋病,导致数百种药物没有得到研究。”

伊弗森说:“许多医生主张,治疗病人的最好方法是专注于减轻最终会杀死他们的疾病的严重性,而不是试图完全根除艾滋病。这是因为病毒变异太快,以至于不能在疫苗或其他预防措施上浪费所有的资源和时间,这就导致了许多医生主张的是掩盖治疗数据。不幸的是,我们知道这并不是解决艾滋病疫情的确切处理方式。”

“大制药公司得到了他们的回报。国会拨出数百万美元美国纳税人的钱用于疫苗研究,但从未产生任何有效的结果。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数以百计的药物和治疗方案都没有被开发出来。而且我们仍然没有治愈艾滋病毒的方法。这种流行病从未像人们希望的那样消失。然而,我们确实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帮助人们带着病毒过上美好的长寿生活。”

“NIH的科学团队一路上犯了很多错误。有很多可以吸取的教训,但在研究了艾滋病流行的历史之后,我们是否真的学到了任何东西,令人感到好奇。我们今天在这里,有一个引起大规模歇斯底里的大流行病。就像人们将同性恋者妖魔化为疫情背后的罪魁祸首一样,我们的媒体将未接种疫苗的人妖魔化为这种病毒不会消失的根本原因。”

伊弗森说,尽管许多人希望疫苗能够消除中共病毒,但就像艾滋病(生物武器)一样,这种病毒似乎变异得太快了。

伊弗森说:”福奇在20世纪80年代不鼓励和阻止廉价治疗被谈论、研究和处方的方式,与今天的情况相同。”

伊弗森说,政府应该探索治疗COVID的每一种可能的方案,包括廉价的治疗方法,以及对制药业来说不那么有利的治疗方法。

“任何治疗方式都应该被研究,”伊弗森说,”但就像艾滋病流行期间所发生的那样,许多医生阻止它发生。”

简评:

许多医生的主张是源自于医疗委员会威胁,这是医学官僚体制的腐败直接动摇了想治愈患者的医生们的饭碗。

州医学委员会联合会 (FSMB) 于 7 月 29 日宣布,“传播中共病毒疫苗错误信息”的医生将面临州医学委员会的纪律处分,包括吊销其行医执照;美国急诊医学委员会 (ABEM) 于 8 月 26 日发布了类似警告,称公开散布有关 COVID-19 大流行错误信息的医生有失去委员会认证的风险。这两种情况的意思就是,美国的医生对事物的认知不是出于自己的经验或者数据,而且凭借福奇和CDC的话,也就是要跟福奇主席统一思想,把黑的说成白的。尽管医生知道疫苗对患者没有治疗作用,迫于疫苗委员会或者政府的压力,将一些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送上了死亡之路。这都是因为政府的疫苗政策和打击伊维菌素和羟氯喹,才导致的数十万患者的死亡。可见,医疗暴政是所有感染中共病毒患者死亡的根本问题。

据2021年9月10日《捍卫者》报道,我们看到一个事实核查员指出一个引用VAERS数据的帖子是错误的,因为,事实核查员声称,VAERS是不可靠的,不能建立因果关系。这和20世纪80年代艾滋病所发生的医疗暴政太像了。值得一提的是,艾滋病也是生物武器,Covid-19疫苗也是,而且还是中共病毒的一部分!而华人女士屠呦呦给人类带来了青蒿素,它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因素,全人类都无法回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捍卫者》|发布时间:2021年9月13日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的选择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