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故事系列:医疗事故

【雅典娜观察】与您一起洞察世界

作者:冰山角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搜狐


从医科大学辞职后,我就职于一个朋友的律师事务所,任医学顾问。朋友老吴是事务所的老板,算是我家的世交。他爷爷和我的外公都是旧上海的商人,公私合营后都跳了楼。他的父亲在牢里待了二十年,平反出狱后每天定时立正报编号。他学法律是为了拯救家人。事务所就在区法院的对面,环境不错。我与其说是被招聘进去的,不如说是被他施舍供养的,所以就格外地卖力。

第一个案子是小李律师的,中药注射液过敏引起死亡。中药本身化学成份复杂,长期口服会有并发症,静脉注射应该是中国的独创,中药注射过敏死亡的案例不少,但中药注射液在临床上仍然大量使用。我们拿到病例后发现中药注射液的注射时间被篡改了,与药物开发票和领药时间不符,变成了抢救后期用药。医院对患者死亡的解释是注射器有问题,属医疗器械质量问题,还开了证明。我们坚持是中药过敏,但立案时却被通知证据不足不予立案,于是被迫修改策略,改成医疗器械质量问题,立案成功。

首次开庭,法官要求医疗事故鉴定。小李律师跟我说,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基本没有一个案子是为死者说话的,要尽量避免走这个程序。小李律师以两点理由拒绝:1. 如以中药过敏立案应进行司法鉴定。2. 如以医疗器械质量问题立案应进行医疗器械质量鉴定。于是民庭就以案情复杂为由,把案子转交给了行政庭,由三人组成的陪审团审理。在行政庭,法官以中药过敏案申请进行司法鉴定,指定某政法大学下属的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法医报告称患者由基础疾病导致心力衰竭死亡,非药物过敏引起。但是尸检报告中描述的身体特征却与死者不符,错别字十二处。投诉司法局无果,后被区法院告之,司法鉴定机构只有在被多数委托人投诉之下才会受调查。

为此案件我特地询问法医系同学,他无奈说其实根本没人尸检,报告都是随便写的,上面有什么要求就怎么写,还都是实习生执笔。一审败诉。原告去区检查院申诉,我陪同,检查官是个瘸子(是不是受害者打废的不可知),很和气,要求原告接受二万元(不够支付律师费的)和解,还说人要讲道理,要好好商量,不能像市井里的瘸子一样吵架。他还指着两个屋子的档案室说,这里全都是你们这样的案子。二审原告已经支付不起律师费,我出于善意仍旁听,并建议以医疗器械质量鉴定为核心避开司法鉴定报告,仍败诉。

开庭时,法官将法警带入法庭,以防原告及家属情绪过激。法警手里拿着枪,头回见。后来我上班时看到原告一家在区法院门口跪了一天。原告说他们一家子要从区级法院、中级法院、高级法院一级级跪下去。老李给他们送了饮料和快餐,我给他们送伞。但第二天就联系不上了,这一级级法院跪下去的方案从此没了下文。

第二个案子是手术切错了肾,老吴让我再顾问一下,还鼓励我说前一个案子办得不错,很理性。我不解“理性”为何意,老吴这才告诉我,要是案子办出格,不光是小李律师无法过年审,做不了律师,事务所也会被牵连。好在老吴和区法院的关系比较好,我们只要能安抚好原告,做得出格些没事,有老吴做靠山。我这才搞懂这一路走来居然都是我惹的祸,才明白两年来我只接手了一个案子的原因。于是我红着脸跟老吴说这活太难了,能力不行,拍拍老吴的肩,又辞职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发布:小红帽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