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祖母杂谈——为灭共而生

  • 作者:聖地香港

注:本文构思了很久,是由于奶奶去世,想写一些文字纪念她。一开始是用英语写的,原来想发在微信朋友圈,后来想想算了,圈里都是小粉红、微商等,没人会在意,写的有些内容也发不出去。直到最近发现我们自己的GNEWS是个不错的平台,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分享出去,十分有意义。英文发布后,“信心的选择战友”建议中文稿也可以投一下,和志同道合的战友们分享也是一桩乐事,故将原文大致翻译如下,内容不尽相同。

2020年12月15日,在中共病毒疫情泛滥之时,祖母在老家医院离世,由于封城和疫情管控,身在几千公里之外城市工作的我没办法回去送葬,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共,制造并散播病毒的邪灵恶党中国共产党。

由于小时候父母离异,我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所以关系十分亲密。我们经常一起去公园锻炼身体,一起去打渔,一起玩牌……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祖父在我高中一年级时去世,那时我也十分伤心,经常一想到祖父眼泪就止不住。然而对于祖父的离去,我却并不责怪谁,祖父因肝癌去世,并且我当时还在老家上学,给祖父送行我全程都参与了,陪着祖父走完了最后的人生路,可能是由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觉得祖父的离世对我来讲虽然伤心,却无遗憾。祖父去世后,祖母年纪也越来越大,再加上我后来到别的城市读书、工作,所以有时只有过年回老家才能去探望,有的时候几年回一次家,所以见面次数就更少了。

祖母信佛,是一位居士,每天早晚都要诵经念佛。所以很小时候我就有机会接触到了宗教,最早的启蒙可能是从释迦牟尼成佛的故事开始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加入任何宗教,可能是性格叛逆,从小就对中共的各种谎言极其反感。但是我相信包括佛、耶稣在内的所有的神佛,我觉得人类太渺小太狭隘。怎么能因为你看不到就说他们不存在呢?他们会不会存在于平行空间?他们会不会只存在于精神世界?他们会不会存在于人类所谓的科技无法企及的微观世界中?佛说的一沙一世界不正是如此吗?这些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甚至一度整天思考人为什么要活着,却从来没找到答案。直到我接触爆料革命,听到文贵先生对万佛万神祈祷,而最震撼人心的莫如新中国联邦建国之日的闪电神迹,至此,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人,这就是我要寻的道!

我一直都相信神佛和灵魂的存在,下面有两个小事件可以佐证。在祖母去世时,我已经有两年半没有回老家探望她了,祖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记得上次回去时她已经不记得我,看着我把我几个叔叔伯伯名字喊了一遍。祖母去世两周前,我做了一个梦,祖母九十多岁,梦里的祖母大概是她五十岁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健康。我们站在她曾经居住过的一栋楼前聊了很多,后来她带着我穿过我家的仓库要去哪里,我就醒过来了。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我醒来时却如在梦中,我十分担心她,所以马上联系了我父亲询问情况,当时父亲和几个兄弟在老家轮流照顾祖母,父亲说祖母没事,挺好的。但是事后我再次询问父亲才知道那时祖母情况不好,最后一次被送进了医院,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根本不是梦,是祖母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她以灵魂之体穿越几千公里来跟我告别的。另一个事件也和祖母有关,我的表弟和我年龄相仿,小时候经常一起在祖母家玩,他也在离老家几千公里的城市工作,并且已有十年以上没有回过老家,突然有一天他跟我姑姑说想回老家看看,然后就订了票,而这时距祖母去世还有3天。这是后来我们聊天时我才知道的细节,他说他和我姑姑都更相信超自然能力了。

回顾过去,很多点滴的事情串联起来,至少有两到三次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就像自己是有上天保佑的。而今天,在中共病毒肆虐全世界之时,站在人类历史的大拐点上,我可以很确信的说,我确实是被上天保佑的,上天指引我接触并加入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而后者在这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生化战中再一次拯救了我的生命。我想我终于知道了多年前困扰我那个问题的答案,我为什么要活着?为了推翻邪恶的中国共产党贡献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英文版链接:gnews.org


审核:文乐
校对:阿伯塔
发布:信心的选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