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前边灭共的都挂掉他们稳扎稳打的德教是个什么玩艺

以下为手头得到的一份2021年6月份所谓德教在一期种子班discord群中留下了一段录音,

音频概要——

我们的先祖们都在护佑着我们,知道吧?包括我们今天德教的发展那也是历代先祖、历代传承祖师他们希望我们能够把替天行道,对不对?能够弘扬正法,是吧?能够扭转这个乾坤,对不对?正天正地正人心,对不对?导正了人心,是吧?这满世界都是妖魔鬼怪横行的,是吧?

但我们现在就是要非常非常有策略,冲在前面的未必是好,冲在前面的基本都是挡子弹的,我们得慢慢地积聚实力,悄悄地、不引人注意地、慢慢地、稳步地发展,这个比较好,懂吧?

然后让七哥去把共匪给灭了,灭了以后,那咱们机缘成熟了,对吧?灭了共以后,那你说第一重要的是啥?那毫无疑问的那当然德教的教育是第一重要,对吧?是吧?没灭共,我们当然不是第一重要,第一重要肯定是灭共啊,是吧?所以让他们去灭吧!对吧?

咱们就好好地那个就好了,那我们应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策略呢?我现在也在观察也在反思,就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尽量地可以做到比较的谦卑低调,少树敌会比较好,我也发现我们有个趋势,就是我们傲慢性比较重,当然主要是我没起到一个好的头对吧?导致你们都有点傲慢性,对吧?

当然我们从教法的角度来说,德教的智慧绝对代表最高的智慧,那肯定一览众山小,但是跟普通的人很多人尤其是智慧不足的,跟他讲智慧没用,他们没这智慧听不懂,他们很在意的是感受,是吧?

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好好的用我们这个老祖宗介绍的,对吧?从儒家来说咱们的努力地行爱敬,用爱敬。从道家来说我们应该就是道德经里面讲江河之所以成百谷王者,对不对?我们不要去争当第一,我们要退,以退为进,我们不抢让他们去上,对吧?反而我们会成为江河、江海,对不对?会成为大海。

因为这规律就是水肯定从高往低流,对吧,谁站在山顶上他还能有水啊?那不可能,肯定都流光了,对吧?而且对我们而言,现在就是我们这样子低调有很多很多的好处,一个就是我们的阻力会比较小嘛,共匪肯定是对付那几个冲在前面的,对不对?

其次从民运的角度来说,这些人其实也没啥智慧嘛,对不对?他们觉得要名要利,特别喜欢出名、特别喜欢出利,要得到好处,要有名,那就是好,其实这是啥对不对啊?我们讲过了嘛对不对?掌声雷动就是万箭穿心,对不对?那名是不是一种福报嘛,那肯定是福报嘛!

但那是虚名对不对?没啥用的。福报天下闻名所有人都知道你了,你就好啦?你福报都没有嘛,对不对?如果你名不符实对不对?那你必有奇祸,对吧?德不配位、名不符实,那你肯定惨了对不对?然后等他们都翘掉,接下来他们都挂掉了对不对?那我们稳扎稳打,躲在他们背后,我们稳扎稳打自然而然,那毫无疑问的我们就是最厉害的,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要相对的比较低调内敛,低调内敛很重要。

********音频引用完毕*******

在悄无声息中自立门号号称替天行道弘扬正法的狗屁德教突然间浮上水面了,而且居然根植于爆料革命的队伍之中,不仅根植于爆料革命的队伍之中,而且把在这场灭共的终极之战中冲在前边的都定义成挡子弹的,让七哥灭了共匪之后,他们的机缘才成熟了。

为了让这个灭共后的机缘成熟,所以所谓德教要谦卑、低调、少树敌,要克服自己的傲慢性,要不去当第一,要以退为进,让灭共前驱者上而自己要成为百谷王的江河。因为共匪肯定是对付冲在前边的,所以就要低调内敛。

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终极之战中,任何一个战友中途退出都不会影响灭共的进程,而每一个参与的战友所起到的作用固然一方面是为灭共加了稻草,因为我们就是冲击暴政的每一滴水,当每一滴水汇成洪流时,当每一滴水都持之以恒地落下时,暴政的顽石最终必将被击垮。

既然说任何一个战友中途退出都不会影响灭共的进程,为什么又要说灭共非你不可、灭共离了你不行呢?因为今天全人类所面临的最黑暗的时代就是由于我们和我们的上一代、上两代人对于共产党这个反人类集团的服从、配合和忍让的结果,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和我们的上一代、上两代都有原罪,今天全人类深处最黑暗的时刻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我们的参与是自我救赎。

而在自我救赎之外,还存在一个灭共之后的世界重建问题,如果我们依然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面对灭共后的世界,灭共之后必将会有各种各样的这种犬儒的所谓德教站出来混淆视听,那么在灭共后的世界将会走向何方?

或者再进一步说,当灭共者郭文贵先生在灭共后归隐山林之后,每一个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是不是也一同归隐山林并享受灭共带来的无尽财富呢?也许这也是所谓德教的现在要内敛要让前边的挡子弹的原因吧?

如果我们今天能够无视德教的混淆视听,甚至糊涂地认为所谓德教就是一种选择的话,那么我们至少在正义与邪恶的终极之战中偏离了航向,因为在灭共面前没有先后,只有出力大小或者是否足够勇敢,如果你不够勇敢,那么你至少要为冲在灭共前排的战友欢呼,如果你连欢呼都不敢,那你至少可以在心里为灭共前排的战友鼓劲。

可是德教做了什么呢?德教要做的是自己做缩头乌龟,而且同时还要以一种自欺欺人的心态,继续做驼鸟,在做缩头乌龟和驼鸟之余,它们还要幻想着在灭共后做那第一重要的狗屁德教教育。能被这样的精神阳萎者蛊惑而踊跃加入者,这样的战友不要也罢。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

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

校对:Maarago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

日本银河系农场https://discord.com/channels/805765245758472202/851632878567948351 欢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 9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