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为何都爱斗争哲学?

独裁者斯大林与毛泽东,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作者:英国伦敦喜庄园 范海辛

2021年9月11日

看了本文的标题,有人也许会提醒我:你这样断言是否太绝对了?我的回答:谁能举出反例?

的确,我们很难找出反例。“独裁者都爱斗争哲学”,这是归纳出来的一个命题,是不是普遍?不敢说,但其中的必然性却很明显。

斗争的反面是和谐,和为贵、君子和而不同。前任国家领导人提出的“和谐社会”,是他留下的最宝贵的政治遗产。提倡和谐不是说就要禁绝斗争,但应该禁绝折腾。什么是折腾?你七斗八斗,最后发现斗错了,既要平反,还要赔偿,耽误的时间成本、耽误的青春,找谁去赔?这就是折腾。

回到本文的主题。从社会和历史的现象来看,独裁者确实都好这一口。希特勒是如此。先要与欧洲的自由派斗,后来又与同为专制独裁反自由的斯大林斗。斯大林也是如此。他的一生就是斗争的一生,杀人整人的一生。

有人也许会举出历史上第一个著名的独裁者凯撒,凯撒好像不是那么好斗的。我承认,类似凯撒这类的,被称作“开明专制”。凯撒终生都没做皇帝,只是罗马共和国最后一任的独裁官,是罗马共和国的元首。他的“独裁”来自他的官职名称,他的专制,被历史证明也是必要的。对于他的批评者西塞罗,他是友善的、宽容的,并未将之打为“人民公敌”,反而一直作为文友,对于被他征服的地区的人民,他只是带去了罗马的文明,从来不开杀戒。

中国历史上的蒋家父子,虽然专制,但都厌恶斗争,有大卫王的遗风。与之相近的邓公,常被批评者骂作“专制独裁”,这是指8964。但他同样厌恶斗争。8964后,他不像某些极左派人士,高调鼓吹天安门广场的勇武镇压,而是竭力淡化,宣传“祥和”。南巡讲话号召全党“不争论”,要全神贯注于经济发展。

独裁者爱斗争哲学,这个独裁者指的是极权者,非指威权主义者。何谓极权?大白话表述: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你的生殖器(管男人的嫖娼,管女人的生育)。威权者对于百姓而言,只限于公共领域,老百姓的私生活,他们没有兴趣也没有权力来管,所以只能抓大放小。

极权独裁者不是这样,他们样样管,要领导一切,要全面专政,要与所有人为敌。自然,他们每走一步都离不开斗争,不斗行吗?文革开始之时,贫下中农是个崇高的称号,但到了1975年,四人帮奉老毛旨意,搞了全面专政,于是贫下中农成为了每日每刻产生着资本主义的小农阶级,也成了专政对象,他们的鸡屁股银行和自留地以及乡镇集市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被割掉。

告别了斗争岁月,我们刚吃了几天饱饭,又要告别和谐的腐败,迎来恐怖的斗争了。为何样样要斗,不斗就寸步难行?因为你倒行逆施,到处动人奶酪,别人怎能不反抗?老邓在80年代的帕累托改革,为何无需斗争哲学?因为他的改革顺人心,是民之所望,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现在的举措,大多是损人不利己的,怎么会不遭抵制?就说内蒙的蒙语教学,碍着谁了,要遭禁止?你现在如果连老百姓穿衣戴帽都要管,需要斗争的族群岂不又增加了?

鲁迅笔下的阿Q,实际也是斗争哲学的拥趸,尽管他不是独裁者。阿Q头上有癞痢,有光亮的疤,所以不能当面骂秃驴,更不能骂他癞痢;如果他有权了,光和亮都会成为闽赣瓷。阿Q的好斗还来自他的不宽容,邻村人蒸鱼用的葱段的短长,都能使他愤愤不平。如果革命成功阿Q掌权,他需要斗争的对象名单,会越来越长。

独裁者所以爱斗争哲学,与独裁者的心理变态大有关系。

图片来源:unsplash

美国心理学家斯蒂芬.平克先生在其力作《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中谈到了自恋人格。人皆有自恋,但是过度自恋,并且成为人格的主要特征,这就不正常了。自恋人格属于一种精神变态(心理变态),但还不到无法承担刑事责任的精神病那个地步。

平克在书中说到,“美国精神病学会出版的《精神障碍(DSM)诊断和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将自恋人格障碍定义为‘自以为是、寻求仰慕和缺乏移情能力的持续心理状态’。与所有精神病诊断一样,自恋是一个模糊的分类,与精神变态(无视,并且会冒犯他人权利的持续心理状态)和边缘型人格障碍(情绪不稳定;非黑即白的思维;人际关系、自我形象、身份、行为混乱且不稳定)均有重合的部分。”(引文见该书P.601,中信出版社2015年版)

平克这本书是讨论暴力减少的原因的,对自恋人格的分析,是为了寻找暴力产生的原因。所以他说:“自恋人格的三大核心症状——自以为是、寻求仰慕和缺乏移情能力,确实是对暴君最合适的诊断。狂妄自大的纪念碑、颂歌式的宣传画和万众欢呼的大型集会,典型地反映出他们的这些病态。”(同上书P.601)

自恋人格而又大权在握的政治家为何会与暴力结为密友?平克认为有三点,第一是过强的自尊,第二是缺乏移情能力,第三是对某种乌托邦的幻想。

1)“与普通的流氓和恶霸一样,暴君的毫无根据的自尊非常脆弱,很容易被戳破,所以在他们眼中,反对他们的统治绝对不是批评,而是令人发指的罪行。”(P.602)

2)“缺乏移情能力让他们对对手的处罚毫无节制可言,无论是真实的对手还是他们想象的对手。”(P.602)斯大林、萨达姆以及金家皇帝为此做了最好的说明。

3)“他们的精神障碍的另外一个症状,即他们对‘无限的成功、权力、美或者爱情’的幻想,让他们完全不考虑追逐幻想的人命代价。他们要在贪得无厌的征服中,在雄伟的建筑项目上,或在乌托邦式的宏大计划里实现他们的幻想。我们已经知道过度自信可以导致战争。”(P.602)沉浸在XX梦之中的人,应该对此种可能有所警醒。

自恋人格的三大核心症状:1)刚愎自用;2)寻求仰慕;3)缺乏移情能力。前两种好理解,这里解释一下移情(empathy)。所谓移情不是移情别恋,而是指换位思考,即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立场上感同身受的能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善解人意,就是一种移情能力。移情能力的另一个名词是“同理心”。缺乏移情能力或同理心,既是智商不高,也是情商不高的表现。移情能力是人作为社会动物必须具有的能力之一,也是智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前述自恋人格热衷乌托邦幻想,也是因缺乏移情能力所致。

马列的大道理与价值诉求,作为合法性的旗帜挥一挥,作为政治正确的幌子晃一晃,这都可以理解。但是若真的相信,并打算付诸实践,那就是缺乏移情能力的表现。为何这么说?你用马列的那套严苛要求对付别人可以,别人若以那一套来要求你,你能做到吗?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马列理论践行效果的判断。

实事求是是最起码的要求,但是缺乏移情能力可以使自恋人格者违背常识,以幻想代替现实判断。譬如,我们都知道老百姓是理性逐利的,但是缺乏移情能力的政治家相信,这是老百姓为了实现某种乌托邦梦想,是共产主义积极性的自觉表现等等。也就是说,缺乏移情的低智商,会使他真正相信皇帝的新衣。

所以自恋人格除了上述三种核心症状外,还有第四个核心症状:较低的智商。这里需要补充一下,自恋人格分为强型与弱型两种,二者的区别在于强型的智商高,同时伴有性心理变态(一般为施虐狂);弱型的智商较低,但无性心理变态,这与幼儿心理发育障碍的自我中心主义所致的自闭症(阿斯伯格综合征)相关。

自恋症的君王,无论强型还是弱型的,都喜好斗争哲学与暴力。但是导致他们非斗争不可的,关键在于他们的缺乏移情能力,缺乏常识能力。由于他们的好大喜功又缺乏同理心,所以他们提出的宏伟规划往往缺乏可欲性和可行性。硬要推行贯彻,那就四面树敌,八面楚歌,十面埋伏。自己把自己逼到非斗不可的绝境,这是他们钟情斗争哲学的主要原因。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校对:仙女儿-文善 | 审核:神奇四侠 | Page:青山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