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中南坑老杂毛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8月18日,张文宏医生宣布退网,这距他自去年5月16日以一个医生的视角发表疫情分析开通微博才500多天。他以传播第一手的疫情信息与观点为目的开通微博始,也以发表“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这个观点而引来无数恶意的(也可能是奉旨)口诛笔伐甚至最高指示要下令将他灭口,为了“无灾无难”而宣布保持沉默退出微博终。

期间,他发了几百条微博,不管是被胁迫还是他自己的主张,张文宏的观点一向平和、谨慎和理性,基本没有偏离主流方向:在疫情阴霾还笼罩中华大地,人们依旧心存恐惧之际,他很早建议工厂尽快复工;当人们对疫苗心存疑虑而不想接种时,他也积极鼓吹正面引导大家打疫苗。即使那令他差点遭受杀身之祸的“与病毒共存”论,带货大王钟南山在今年五月的一次接受采访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人类与新冠长期存在是可能的。难道“带货大王”大发国难财的钟南山说得,没一家药企代言的张文宏就说不得吗?非也,我认为这句话只是一个欲加之罪的借口而已,真正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可能是,其一,张医生代表的不是中南坑某些派系的代表。其二,当漫天的病毒之锅甩向美帝时,张文宏说了一句给普通民众开智的话:“病毒来源问题,医学院的学生都有一门必修课流行病学,这门课及格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次新冠的来源是哪里,如果不是医学出身的,相信这次新冠是外国投毒某种意义上我还可以原谅但专业人员还这么认为甚至传播的话我只能说他们不是学渣就是人渣,我这样说可能会得罪一些同道但没有办法,这是实话。”可能就这句实话,多多少少给甩锅国外尤其是美帝“投毒”的阴谋制造了些许障碍,让中南坑的老杂毛怀恨至今,必欲除之而后快。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张文宏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选择“独善其身”,那么一些事业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的企业家应该是意气风发地去“兼济天下”,可让看到的消息则是让人大跌眼镜:例如,刘强东,他从在中关村摆地摊卖光盘起家,筚路蓝缕一手创建了庞大商业帝国京东集团,去年宣布辞去了总裁的职位,把京东的控制权拱手让人;张一鸣,中国最大未上市互联网企业–字节跳动创始人,经过几个月深思熟虑后,今年5月对员工表示,他将卸任CEO;黄峥,中国大型电商企业拼多多创始人,今年3月宣布卸任董事长一职。并且这些人的去向也似乎并不比刚卸任的职务更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人生价值。刘强东要投身乡村振兴事业;张一鸣是想从“外部视角来观察公司”,“聚焦自身学习和提升”;黄峥则称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要“摸一摸十年后路上的石头”。这三位互联网科技公司创始人无异于变相宣布提前退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什么这些中国企业家的标杆人物,短短几年间曾在中国互联网叱咤风云,呼风唤雨,却几乎在同一时间,同时选择激流勇退呢?网上的一则消息似乎让人嗅到一点味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9月8日,科技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党管数据”是保证数据安全的必由之路》文章,文章指出,大数据不仅是重要的生产资源,更是和“枪杆子”“笔杆子”一样重要的执政资源,对国家长治久安和综合国力竞争具有极端重要性。原来如此!这些流量极大的平台,京东、拼多多、抖音掌管着数以亿计的中国老百姓的信息,如果这些信息不被某些老杂毛所用,将严重威胁到他们的执政安全。尤其是抖音,还可以作为精神鸦片,控制国外用户,为将来“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布局,谁挡了中南坑老杂毛们的道,谁就将万劫不复,配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嗅到了腥风血雨之气的这些“白手套”们赶紧“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保命要紧啊,毕竟神仙打架,他们作为代持的,难免遭受池鱼之祸。这样,张文宏医生的否定病毒“外来论”,当然是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影响了他们的大局,是可忍,孰不可忍?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张文宏医生的一句话,还有这些代持的互联网科技巨头,能让中南坑的老杂毛们寝食难安,食不知味,恐惧得瑟瑟发抖,必欲除之而后快,说明了他们看似强大到“无所不至”的内里,已经脆弱得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哪怕是一句国际上普遍认同的话。看来他们已是让老百姓道路以目的周厉王,离土崩瓦解指日可待了。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作者:天雷滚滚

审核:兵嫂

发布:新宝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