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引流难禁,涉黄涉毒暴利不止

作者:香草山农场-鹰(文言)

新浪网9月6日转载《半月谈》文章,虽然净网行动开展数年,且各项法规政策密集出台,但非法引流依旧呈现高发趋势。

2019年中共全面开战“清源”“净网”“护苗”“秋风”“固边”专项行动,扫黄打非办共处置互联网有害信息1113万条,取缔关闭网站8.4万个,查处案件1.1万起;2020年“净网”“秋风”“护苗”等行动中,共处置网络有害信息1200余万件,查办案件1.1万起,虽然专项行动力度空前,但各类案件查办数量未有减少,且网络有害信息有约7.8%的涨幅。截至2021年5月份,处置网络有害信息155万条,关闭非法网站6400余个,有害信息和非法网站均有大幅减少,但涉黄涉毒非法引流的案件依旧层出不穷。

与以往相比,非法引流在隐蔽性和高收益上更有新式“升级”,如除了短信群发、直播平台引流,招聘网站虚假招工,更有如同“疫情补贴”“红包”等新形式,但最终都是通过广撒网的方式为其下游网络赌博和诈骗提供“客源”。非法引流的屡禁不止一方面是由于黑卡产业的难以根除,虽然中共自2016年全面实行手机实名制,非但没有铲除此黑产,反而更加助涨了黑卡的涨价,物联网卡等非手机实名卡依旧猖獗,僵尸账号每年在网络平台套利过千亿元;另一方面中共在数字货币和扩大消费导向中采用的派送红包和补贴的方式成为网络诈骗的新伎俩,与传统的群发短信相比,“红包”补贴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如今日头条和抖音此类“半官方”APP都利用刷步数赚红包的方式来推广极速版客户端,其他低俗软件的诈骗式营销也就更加难以防范。

除了上述的主观因素外,中共的弹性监管也助涨了这一非法牟利的产业。从中共对爆料革命的打击程度来看(如封杀“郭文贵”“爆料革命”等字眼),中共对国内网络和舆论的管控完全可以做到大数据精确打击,然而非法涉黄涉毒的网站不仅能够正常运营更可以大额资金流通,中共对此类黑产一直采取“放养式收割”,这一监管模式削减了相关从业者的盈利周期,一定程度上更激化了此类黑产的危害性。同样,这一“圈养模式”也成为非法引流禁而不止的主要因素,“监管不力”导致涉黄涉毒网站可以肆意对底层民众诈骗,而后中共执法者再对网站和黑产查抄,通过此举,来自百姓的不义之财被“洗白”成了功绩并充实部分人的腰包,所以非法引流年年有,收割韭菜又一家。

新闻来源:

涉黄涉赌涉诈!非法引流:黑流量肥了黑产

“疫情补贴”“海底捞红包”……别相信,这都是非法引流

为网络犯罪引流,非法牟利数千万元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2020年共处置网络有害信息1200余万条

2019年共处置网络有害信息1113万条、关闭网站8.4万个

用手机“黑卡”注册账号 上千亿元流入非法产业链

手机号“黑卡”新套路:实名卡叫价150元/张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