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正道主义拯救末法时代的资本主义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四十九

华盛顿DC农场    三票先生Mr.3rights

中共不仅祸害中国人民,还祸害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郭文贵先生的正道主义不仅对抗中共所标榜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且可以拯救末法时代的资本主义。

维基百科中对“资本主义”的解释是,“资本主义”亦称自由市场经济或自由企业经济,是人类协作的扩展秩序。其特色是私人拥有资本财产,且投资活动是由个人决策左右,而非由国家所控制,经济行为则以寻求利润为目标。由此可见,资本主义是和自由联系在一起的。

最早对资本主义思想进行系统阐述的当属18世纪英国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76年他出版著名的《国富论》一书,该书重点之一就是强调自由市场,他认为自由市场表面看似混乱而毫无拘束,实际上却是由一只“看不见的手”所指引,将会引导市场产生出正确的产品数量和种类。他在该书中大力批评政府管制,他认为那些管制会阻挠产业的发展。他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多少好事是由那些佯装增进公共利益而干预市场的人所达成的”。《国富论》一书使经济学成为一门科学,而亚当斯密也被誉为经济学之父。

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1905年发表了他的名著《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在书中他阐述通过统计学的分析,他发现信仰基督教新教的地区资本主义比较发达,他发现新教伦理在三个方面和现代资本主义精神相契合,第一、新教中的禁欲主义、不奢靡同资本主义的注重财富积累相契合;第二、新教徒井井有条、系统理性安排人世生活,同资本主义的合理计算收支、有条理地安排生产经营活动而不是通过抢劫、掠夺等暴力手段获得财富的精神相契合;第三、新教认为劳动、合法赚钱创造财富是对上帝的尽职,是追求上帝的应许,创造的财富越多就越荣耀上帝。韦伯第一次赋予了资本主义以宗教伦理上的解释,从他的观点我们可以看出资本是一种对上天的敬仰和供奉,财富的创造和积累必须符合道德约束,这是当代资本主义思想的宗教伦理基础。

1944年,古典自由主义和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哈耶克发表了他的名著《通往奴役之路》。他在书中对亚当斯密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进行了进一步阐述,主张自由市场的竞争优于强制性的规划,他对政府管控经济提出警告,认为此举必将导致集权暴政,若抛弃个人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必将导致自由丧失、社会压迫、贪污腐化、独裁暴政以及个人被奴役。哈耶克认为,社会主义虽然高唱平等,但它是通过“奴役和约束”实现的,而“民主在自由中寻求平等”。“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在个人主义伦理看来是不符合道德的,但却是集体主义的最高原则”。1974年哈耶克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在80年代成为里根和撒切尔夫人进行经济改革的主要理论依据。

在哈耶克之前,另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学派的创始人凯恩斯于1936年发表了他的名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一反自18世纪亚当斯密以来尊重市场机制、反对人为干预的经济学思想,他认为自由资本主义无法解决经济发展的内在矛盾,会引发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他主张政府应积极扮演经济舵手的角色,通过财政与货币政策来对抗经济衰退乃至经济萧条,在经济低迷时刺激经济,在经济过热时遏制经济。他的理论在应对1929年西方经济大萧条起了巨大作用,1933年当选美国总统的罗斯福实行的新政就是源于凯恩斯的思想。

凯恩斯的思想打开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潘多拉盒子”,为西方左派所垂青。政府要干预经济,必定要增加税收形成大政府,而增加税收必将遏制民间经济的发展活力。而政府的投资和支出受人为因素影响而不是市场因素决定,效率低下,并引发贪腐。但是由于政府干预给予政府官员巨大的权力,就像毒品和春药一样让人上瘾,左派政客们打着公平正义的旗号行分蛋糕之实,导致贪腐严重贫富分化,经济滞胀但左派利益集团及其背后的资本得利。从罗斯福开始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整整四十多年美国经济为凯恩斯主义所主导,导致了美国六、七十年代的经济滞胀,直到八十年代,在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主导下,采用哈耶克的思想,减税,出售国有企业,才导致了西方的再度繁荣并引发苏联解体。但其后凯恩斯思想再度回潮,左派毒瘾又犯,到奥巴马时代,执政8年美国国债增加了116%,达到了惊人的20万亿美元之巨!如果不是2016年川普意外当选,美国的经济在左派带领下将会走到毁灭的边缘。现在民主党执政,左派又开始增税。

如果只是西方的左右之争,那自由只是多少的问题。中共的介入,使这个问题逐渐变成了自由的有无问题。中共名义上实行市场经济,实际上是高度极权的权贵经济,中共少数权贵寡头掌控几乎全部社会资源,把中国人民当作奴隶一样盘剥,中国人民在中共的统治下,就像哈耶克说的那样走上了“通向奴役之路”。中共在2001年加入WTO后,利用西方向中共敞开市场的机会,通过各种违约手段实行不公平贸易,积累了巨额美元。而西方政客和资本家集团因为利益驱动同中共沆瀣一气,打着全球化的幌子,将产业链转移到低成本低人权的中共,掏空美国经济,一起榨取中国人民的血汗钱。美国政客和资本家羡慕中共的极权,和中共权贵资本一起把中共的模式复制到了美国,他们控制华尔街,控制媒体,控制民众的言论,甚至渗透美国司法和大选,企图为所欲为控制美国人民,世世代代盘剥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资本没有了自由的初心,也丢掉新教伦理,没有信仰没有敬畏,一切为了金钱、欲望和奢靡,这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末法时代!如果他们得逞,不仅中国,全世界都将进入黑暗时代!

当然,就像人之初无所谓性善性恶一样,资本本身也有恶的一面,只是这恶的一面被法律、宗教、道德、媒体所约束,但遇到邪恶势力,其恶的一面也会被激发和膨胀。历史上西方资本支持过列宁的苏俄,德国的纳粹也是在西方资本的支持下得以发展起来的。他们同样扶持中共,改革开放后中共的第一个中外合资企业平朔安太堡煤矿就是美国的哈默博士投资的,哈默博士还投资过列宁时代的苏俄。之后西方资本在中共的诱惑下有如过江之鲫,日本、德国的企业、美国的高盛、美林等资本纷至沓来。西方资本之所以喜爱极权政权,就是因为在自由和法治的市场环境下他们只能获得平均利润,但极权政权垄断全部社会资源,可以让他们在开始时获得极低成本的土地、劳动力、原材料和环保投入,提供巨大的市场,获得超额利润,而且没有任何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除了利润外,中共还给他们提供幼女和器官等在西方得不到的诱惑。他们忘记了邪恶的中共在篡政之初的1950年12月就发布《关于管制美国在华财产冻结美国在华存款的命令》,包括其他外资在中国企业共1000多家被中共以收归国有的名义没收。利令智昏使资本好了伤疤忘了疼,记吃不记打,但中共的邪恶本性没有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邪恶的中共是要绑架国际资本一起干坏事的,他们已经干了不少坏事,只是这次陷得太深干得太过分了,居然伙同中共一起制毒放毒,还用毒疫苗祸害人类。与魔鬼做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

幸而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揭露了病毒和疫苗真相,公开了病毒解药,并以平安的陆金所为突破口揭露西方资本与中共的勾兑。好在西方文明的根基虽然被侵蚀但还算坚固,制度层面只要消灭邪恶的中共,恢复正常的左右之争即可。在文化层面上,文贵先生倡导的正道主义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阻止人心的堕落和坍塌,恢复人类心中的信仰、正义和良知。资本将回归自由、回归理性、回归对上帝的敬仰和供奉。而“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权力归人民,资本归市场,政府回归为人民提供公共服务的本意。文贵先生的正道主义不仅能驱除中共的邪道,还将挽救资本主义于末法时代!

原文链接:【三票专栏】正道主义拯救资本主义于末法时代 – GNEW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 “三票先生”

推荐阅读本人获奖文章:【6.4文宣】【三票专栏】让历史告诉未来——纪念新中国联邦成立周年 – GNEWS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