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生活

撰稿:东京樱花团/鲤鱼打挺

父母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在镇上开了一家十几平米的早餐店,一开就是十年,每天早上3点半起床,晚上9点收工回家,下午有2个多小时休息的时间,我妈用这个时间睡觉,我爸喜欢用这个时间打麻将,一年365天,休息4天,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三。那十年是家里“最富有”的时候,吃饱穿暖,有房子住。

后来生意不景气,父母身体也需要养一养了,就把店关了,接下来的两年,我妈说,那是她最轻松舒适的日子,我在外地念书,我哥在外面干活,肩上担子卸了,人也胖了些。他们从来不知道双休、五险一金是什么意思。

再后来,情况又变了,从我哥结婚开始,父母一年一年往外拿钱,彩礼钱、新房首付、支持小两口做生意、小孩的开销……再后来哥嫂生意失败了,欠了很多钱,房贷还不上,不得不卖,却卖不掉;小孩常有个头疼脑热,去个医院,不下几百出不来,里里外外都是钱。我爸打工艰辛的维持着家里的开销,我妈在家带小孩,哥嫂努力挣钱还债,可是这样还不行,信用卡里的利息越滚越多,父母填进去的钱,深不见底,哥嫂挣钱能力也有限,家里天天都能收到还款的信息…..

今年侄子侄女都上学了,老两口又重新开起了早餐店。在这疫情肆虐,社会不稳的情况下,我妈说,至少还能有口饭吃,而我爸还兼另一份工,现在忙到和父母打个电话都只能聊几分钟。嫂子在家带孩子,我哥一人在别的城市打拼,这个年代了,30不到的年轻人,还吃了上顿没下顿,因为没钱……劝父母不打疫苗?那怎么开店?家里欠的钱怎么办,你哥怎么办?劝我哥不打疫苗?那谁要你工作?明天吃什么?吃药可不抗饿,何况哪来的钱买药啊……当下都过不去,谈什么以后。

19年中旬关注爆料革命后,开始和家里人传递相关信息,打疫苗之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坚持,坚持,坚持……打完疫苗后,就只希望自己快快挣钱,最近常常梦见家里人出事,像梦魇一般,陷入巨大的悲痛中,醒不过来又挣脱不开。有时候,常常感到自责,一定是我表达的不到位,他们没有深刻认识到疫苗的危害,我为什么不能多挣点钱,多为父母分担一些,多挣点钱,就能把他们藏到山里去,就能带他们出国,就能多信任我听我的话……

生活就是每天不停的干活,干活就是为了搞钱,搞钱为了还债,为了小孩,就像是拉磨的驴,不停的转啊转,活在一个死循环里,不敢喊累,不敢生病,不敢停,家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剑拔弩张,一点就燃。还好有爆料革命,有那么多战友,给我们带来了真相,智慧和希望,我们生活在了共匪的统治之下,所以被剥夺了我们做人的权利。

那些被共匪残害的生命,以及正在被迫害的同胞,家人,朋友,我们要反抗,才能宽慰逝去的鲜活的生活,才能为我们自己,为我们挚爱的家人,寻得生机。由衷感谢战友的付出,那些拿着生命在战斗的战友们,语言真的是太苍白了,用多少的感动、感谢、铭记……多少祈祷的话语都是难以表达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加入灭共的行动中,灭了这恶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校对:东京樱花团 / 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 / tdownc2p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47
24 天 之前

有血有肉好文章!
我们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