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灭共段子之田螺松果系列(1-5)

作者:东京樱花团/奇遇

【田螺松果系列1】之 法院门口

田螺:为什么咱们不能走大门,而要走偏门?
松果:因为咱们是贱民。
田螺:为什么法院下午2点上班,而工厂中午只吃顿饭马上要上班?
松果:公仆称号是骗人的,其实他们是一帮寄生虫。纳税人养的。工厂里是奴隶,生物机器人,不知道自己是纳税人。更不知道什么是公民的权力。
田螺:进法院办事为什么要印身份证兼还要人脸识别?还要安检?堂堂的司法机构也这么胆小?
松果:多行不义心虚呗。这里哪有公正,法院吃完原告吃被告,怕人寻仇来报复啦。
田螺:这是什么政府啊?
盖特链接

【田螺松果系列2】之 论教育
田螺:经我长期观察,这里的孩子到了小学二年级时大多数目光失去了灵气,而在学龄前时是相当活沷可爱、天真烂漫的。为什么会这样啊?
松果:哎……这个话题有点沉重。简而言之一句话,这里没有教育。天朝的教育是天朝最大的假冒伪劣产品!
田螺:哦?是不是教课书设计有问题?
松果:这只是一个方面。 小学就要学习近平思想了。可能某一天,小学一年级语文的第一课是”习主席万岁”,第二课是”撸起袖子加油干!”。
田螺:小学就要站队了,是不是早了点?全国所有的孩子都这样接受教育吗?
松果:才不是呢!这是对韭菜的孩子们设制的。权贵的孩子读的是国际学校或直接在西方的名校。教课书和教师的水平以及教学理念都不一样。
田螺:有什么区别呢?
松果:对小韭菜的不是教育,其实是职业培训。只要听话,掌握一门技能,以后可以混口饭吃,就可以了。所以教师也可以滥宇充数混饭吃,好教师很少的。
田螺:几十年来都是这样的。能达到这个目标几乎是韭菜家长的期望。那国际学校是怎么做的呢?
松果:发现天赋,挖掘天赋,培养天赋,让鱼去游泳,让猴子去爬树。让每个人的潜能发挥到极致!
田螺:这个新鲜。怪不得西方有达芬奇、尼古拉特斯拉、莫扎特、乔布斯……而中国只会山寨。为什么咱不学西方的教育?
松果:中共说的人民共和国,本质是奴隶制。奴隶智慧了会要人权的,不能让韭菜懂的太多,反正可以偷西方的技术,比自己培养更省力。
田螺:哎……教育真是个沉重的话题!

盖特链接

【田螺松果系列3】旧小区改造
田螺:要旧小区改造了,CCP出钱做民生,太棒了!
松果:太阳从西边出来了?CCP什么时候做过利民的事?而且钱原本是纳税人交的。
田螺:不管怎样,也算是在做民生工程,这比贪污受贿总要好。
松果:又外行了吧。CCP最热衷做的事是工程。做工程可以拿回扣,10%,工资才几个钱?
田螺:公务员工资这么高,福利这么好,还不知足?还要动歪脑筋?
松果:对啊,所以没有新的工程,他们就折腾老小区。 就这十几栋6层高的房子,把外墙刷新一下,换几根老管子,工程款1000万;周边的马路修修补补,造价500万。这比新工程更有油水。社区、街道还可以把这写成政绩。
田螺:TNND!CCP白眼一转,又是名利双收。
松果:本来马赛克外墙挺好的,现在涂上毒涂料。一帮畜牲!
田螺:老百姓眼看着他们腐败,只有干瞪眼。这是什么世道啊?
盖特链接

【田螺松果系列4】之 风花雪月

田螺:聊天室津津乐道的”73溜冰”是什么意思?
松果:不就是王歧山和范冰冰在北京建国饭店搞破鞋的事,听说被中纪委的孟会青录了像,小视频在纽约的七哥手里。
田螺:搞破鞋民间也多,没啥稀奇。明星找官员做靠山也多,听说伍宇娟睡了好几个省委书记,都是人嘛,七情六欲,喜新厌旧。可王副主席铁骨铮铮,无儿无女,两袖清风,一心为民,应该无暇涉足风流韵事吧?
松果:又孤陋寡闻了吧。73王爷有儿子的,与他小姨子姚明瑞生的,民间叫割丝螺,名曰贯军。 染指的女人有高燕燕,好象还有许晴,女人多了去了。
田螺: 哦,饱暖思淫欲,也可理解。那么咱们习大大也应该妻妾成群了吧?
松果:那还用说,香港铜罗湾老板就是写了本《习近平和他的n个女人》才被抓的。后来的香港上街”反送中法”就是因为这本书引起的。
田螺:嗨,蝴蝶翅膀把事情扇大了。皇上有三宫六院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有几个女朋友几个私生子也无足挂齿。茶余饭后的八卦,没有严重到要抓人吧?
松果:还有更令人瞠目的事呢,皇上的其中一个私生子和73的儿子是同一个妈,姚明瑞把皇上和大臣都睡了,各生了一个儿子,后来这两儿子成了海航公司的大股东,后来海航董事长在法国薰衣草的故乡普罗旺斯奔牛村小敎堂的矮墙上拍照死羽化成蝴蝶了。
田螺: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我要好好理理。那皇后不管吗?
松果:管毛啊,各玩各的。什么小白杨,什么民航付局周先生都是长期情人。
田螺:哎,怪不得有人说,现代婚姻是一张有共同利益的契约。无奈…
松果:还有更令人跌破眼镜的事。那海航总经理陈峰睡10来岁的小姑娘,号称双修,把人家的子宫掏出来,然后用西藏止痛药止痛…
田螺:这都是什么畜牲!我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我要去好好查证一下。
松果:油管上有,这是什么世界啊?
这是人间地狱!
盖特链接

【田螺松果系列5】之 防火墙

田螺: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国家机密”的?
松果:翻墙看到的。就是翻过网络防火墙。说到墙,我头开始大了,墙越来越高了,好多vpn都废了。
田螺:是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网络防火墙?
松果:只有几个独裁国有。比如:朝鲜、伊朗、古巴等,当然还有中国。连尼泊尔小国都网络自由。 听说为建防火墙,每年要化费几十亿呢。
田螺:为什么要劳民伤财设防火墙呢,自由上网多爽啊!
松果: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怕别人知道!
田螺:希望防火墙快倒!
民众有权知道真相。
盖特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校对:东京樱花团 / 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 / tdownc2p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