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她的妈妈有救了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齐天二圣

夏末初秋,疫情果然出现反复。本省单日新增病例数百,出门遛达的风险也随之增高,街上陡然间恢复了冷清。看来 65% 的接种率并未阻止疫情的蔓延。走在晚霞笼罩的秋色中,心霾又起。为自己的无能为力,也为那些挣扎在水患、疫情和疫苗风险中的芸芸众生。

暮色苍茫中听早熟的叶子呻吟,感觉到世界也变得空旷,天空由黄变红,像是被某种势力瞄准了。海面也被传染一样,于风中抖落无数亮晶晶的红色鳞片,世界看上去静谧着,却隐忍着某种已经在路上的疯狂。

一个母亲有救了,凭着女儿的一跳成名,从此不用为一家七口的生计发愁了。这个出过车祸、无法劳动、需要长年吃药的母亲留着泪说:原来不知道自己家有那么多亲戚。这样的话戳了谁的心?果然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该反躬自省的不是这位从此不用再为医疗费发愁的母亲,而是突然冒出来的亲戚们。他们以什么样的面目登门认亲的呢?好奇之余亦让人感叹,前倨而后恭的嘴脸几千年未变过。近年来人们越发势力眼、越发狗眼看人低、越发让人怀疑人生。

全红婵要给妈妈治病揭开新农合惊人内幕— 普通话主页
图片来源:rfa.org

全红婵 14 岁的稚嫩肩膀扛起了全家人的未来,幸好她得了这枚金牌。这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小概率事件,要是没有这枚金牌,一切都无从谈起。

「人民政府」不会连夜为她的老家去修那条杂草丛生的路、医院不会表态为她的母亲和爷爷全方位提供医疗保障服务、某房地产商不会赠与一套高档住宅、某知名公司不会提供 20 万(一说是 50 万)的奖金、某公司当然更不会送商服门店,满足她肆无忌惮吃辣条的小愿望。没有那块金牌,门可罗雀的全家也不会突然门庭若市。

这一切貌似幻象的东西都神奇地发生了,在那个虚伪、惨烈、魔幻的体制下,「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千年闹剧再次上演了。全红婵也用行动实现了「七年刻苦无人问,一跳成名天下知」。

还没有学会撒谎的她面对镜头,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她还仅仅是个孩子,把假话空话套话脱口而出的本事也需要锤炼。她还没明白这块奖牌对她以及家人意味着什么,而那些所谓的亲人倒是都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悄悄地无耻地找上门来。

图片来源:guancha.cn

14 岁,正常情况下,她应该还在父母身边撒娇。讨人嫌讨狗嫌也无可无不可,偶尔干点小坏事也无伤大雅,该淘气就淘气,该哭就哭该闹就闹,反正纠错成本不高。然而全红婵却没有了这样的机会,此后,她的一切不但不属于她自己,也不再属于她的家庭。

就如庄子笔下的那个「宁其死为留骨而贵」的老鳖,只有符号意义、象征意义,再也没有享受人生乐趣的权利了。

太多的光环罩着,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并不是一种给予,而是赤裸裸的剥夺。这个小姑娘在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很实在,却不合「时宜」。因为穷,她满脑子就是一个钱字,她是为了钱去与十米跳台较劲的。因为钱可以救她的妈妈、钱可以满足她吃辣条的愿望、钱可以让她在有时间的时候去游乐园、动物园,而不必尴尬地宅在家里。

说起成功的秘诀,她只有两个字「练呗」,轻飘飘的,却拖着沉甸甸的人生。十米跳台,每天四百跳的强度,应该一大部分是陆地练习,不然每次往返三层楼梯,一个小时也就跳个六、七次,每天四百次的跃下,时间不够用。只是简单测算,也不难看出这孩子受的苦比卧薪尝胆不知道要高多少倍,头悬梁锥刺股和她比都是小儿科。

全红婵:回家吃点好吃的——辣条
图片来源:olympics.com

为了改变命运,14 岁的小女孩,拼命7年,就是为了压住水花,这样的苦值得吃?这样的人生值得过?好在她将极端小概率事件变成了现实。假如没有得到这枚金牌,她吃再多的苦也是白吃,没有人会心疼她。因为那些没有获得奖牌的运动员正蜷缩在角落,体会人心的寒冷。

比如获得亚军的同为中共国的运动员,有几个人还记得她?有谁在意过,还有多少和全红婵一样生在贫困家庭,就要靠一块奖牌改变命运的孩子,因为没能拿到那枚金牌,他们的家人的生存环境得不到改变,依然在贫病交加中挣扎?

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体制算是好体制吗?

我们把镜头移向没那么幸运的运动员吧:举重选手吴景彪,在曾经的伦敦奥运会上,因发挥失常未能摘金。原本被体育局接到宾馆准备采访的父母瞬间被遗弃,由赛前的前呼后拥变成赛后的无人问津。仅仅是因为儿子「不争气」,没有「一举定乾」。使这对山村出来的老人尝尽世态炎凉。

同样,那次赛事上获得女子 400 米混合泳铜牌的李玄旭抵京,只有妈妈和阿姨到机场接回自己的孩子。同样的国家级运动员,全红禅的家乡披红挂彩,舞狮子、挂红幅、放鞭炮,堪比皇榜中状元。而未得金牌的运动员,却难以得到一个笑脸、一句安慰,难道他们吃的苦不够多?难道没得到金牌就不是在「为国争光」?就是「为国抹黑」?

这种变态的统治者话术背后,是统治者的逻辑:所有的人都是他们的工具。这违背了基本的普世价值「人是目的」。人,不是统治者脸上贴金的手段,中共用驯兽的方式培养出的运动员,已经完全悖离了奥运精神,悖离了体育的宗旨,让人彻底沦为他们的工具。

无论如何,全红婵的母亲这次是有救了。14 岁的女儿用艰难的冠军路为她赢得了医疗特权,她可以像那些高官家属一样被免费治疗了。在共产党治下的中国,一个穷人和获得免费医疗之间,隔着一个遥不可及的奥运冠军的距离。而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国民不用生出一个冠军孩子,也能获得免费医疗的权利。因为,那是基本的人权。

如果可以选择,同胞们,你们会选择什么样的体制?如果你们手里有一张选票,共产党还有机会统治中国吗?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如何通过努力让自己获得那一张选票?有一个邦叫新中国联邦,有一场革命叫爆料革命,有一个改变国人命运的系列叫 G 系列,欢迎了解、欢迎加盟、欢迎传播,用行动为自己为子孙赢得那一张属于你的选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写给时空交错的女孩们
【文雍漫谈】猎狐行动让全世界陷入红色恐怖之中
【文雍漫谈】灵魂的重量
【文雍漫谈】逃之夭夭 情何以堪
【文雍漫谈】鸮鸟生翼之正解
【文雍漫谈】大头病得真不轻 错把棒棒糖当龙晶
【文雍漫谈】我们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锋芒
【文雍漫谈】人最大的误区是错把平台助力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谈】我们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恶
【文雍漫谈】盖特——开启全球社交媒体新时代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多难兴邦的悲情模式绑架同胞
【文雍漫谈】他为什么不可以是你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春 晖
5 月 之前

人,不是统治者脸上贴金的手段,中共用驯兽的方式培养出的运动员,已经完全悖离了奥运精神,悖离了体育的宗旨,让人彻底沦为他们的工具。
说得太好了!人们真的需要这样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