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兼共产主义批评家孙大午被判18年监禁!

作者: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据Breitbart报道,7月28日,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判处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中国农业亿万富翁、直言不讳的中共批评家,67岁孙大午18年监禁,罪名包括“聚众攻击国家机关、妨碍政府管理、寻衅滋事”, 并罚款311万元。这是中共关押异见人士的一贯说法。

在一场不对外公开的审判中,连同孙先生一起受审的还有他的19名家人和员工,孙先生要求法院“宣判与他一起受审的公司高管无罪,称一切过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但在判决中,法院仍判处其他19名被告1至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上世纪80年代,孙先生创立了以养鸡和养猪为主的小企业大午集团,该公司后来发展成为一家业务广泛的企业集团。截至2020年11月,孙先生是持股43.75%。

21世纪初,孙先生曾公开支持扩大中共国农民和企业家的权利和自由,并在国内顶尖大学发表演讲传播这一诉求。显然孙先生的这些讲话惹恼了中共官员,并给自己带来了麻烦。2003年,他因涉嫌非法集资而被捕,随后,在一群学者、律师和记者的集体营救下,他成功争取到了保释。

近年来,孙先生公开批评中共政策,从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早期处理,到地方政府掩盖2019年爆发的非洲猪瘟,后者导致他的数千头猪死亡。去年11月,在大午集团与附近一家国营农场“卷入土地纠纷”后,中共警方逮捕了孙以及20多名亲属和合伙人,紧接着孙的资产被中共没收,9000多名员工被迫失业。

今年4月,在中共执法部门对他的公司进行第二次突击搜查后,孙先生和其他六名大午集团员工再次被捕,并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 的条件下被单独关押。7月16日,孙先生告诉法院:“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期间,我曾要求被转移到看守所,因为我受到的待遇难以言表,生不如死。我绝食了三天,最终他们给了我一个小时的院子活动时间,这是三个半月以来我第一次看到了太阳”。

孙先生的遭遇与另外两名商人相似。2018年,因收购华尔道夫酒店而声名鹊起的中国富豪吴小晖,因欺骗投资者被判18年监禁。去年,已退休的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在一篇文章中称习近平为小丑,也被判18年监禁。

评论:

经过14天的连续审讯,有“中国良心企业家”之称的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被判有期徒刑18年。孙大午今年67岁,18年后,如果他还能活着出狱,也已经85岁,无法东山再起了,中共杀人诛心!

大午集团是1985年在一片荒滩上从养1000只鸡和50头猪起步的。1995年,大午集团就已经跻身中国500强私营企业之列。经过三十多年的艰苦创业,自我积累和发展,大午集团已经从河北省级农业龙头企业,成长为中共国的领军私营企业,涉足教育、食品、农业、旅游和医疗等多个领域。年产值超过三十亿元,员工9000余人。孙大午本人也曾经被评为“河北省养鸡状元”,保定市人大代表。

在民营企业家圈子里,孙大午是一个彻底的异类。他本是亿万富翁,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没有别墅,没有专车,出差坐硬座,生活极其简单。作为商人,本该以追逐利润为第一要务,他却免费为农民办技校和中学;他深知官场潜规则,却不屑捞取政治资源,绝不同流合污;他腰缠万贯,不搞资本运作以钱生钱,不是修路就是创办医院,承诺“病人进门,医院全责”,承诺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个月只交一元钱可免费看病,都是赔本的买卖。这种普通老百姓可望不可即的福利,冲击到了政府的权威,孙大午不断挑战中共的游戏规则和既得利益,成为了体制内人人喊打的潜规则破坏者。

绝大多数民营企业家,历经万难,一路拼博。他们普遍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反哺意识,热心公益、热爱国家,并愿意带领当地百姓共同致富。更重要的是,他们往往也是国家税收和社会劳动就业的兜底人,为国家贡献了大部分税收和就业岗位。正是因为民营企业在社会中的这些举足轻重的核心作用,邪恶的中共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将危害中共政权的稳定性。一是民营企业做大后会要求分享政治权力或民主化;二是民营企业可能成为未来颜色革命的推动者。一个大午集团一肩扛起当地的医疗、教育、养老这三驾马车,把企业办成了慈善,一旦群起效仿,形成蝴蝶效应,形成独立的力量,岂不让政府边缘化?所以,中共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必须受到监控和压制,以满足中共政治安全的需要。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曾在2003年就当年孙大午一案撰写长文,称“当局一旦发现孙大午这样的农民企业家的不断壮大,特别是孙大午的企业家良知,既鄙视权钱交易,又有敢于直言的勇气,既有经济资源和组织能力,又从争取农民权利角度提出摆脱贫困的思路,从宪政民主的角度呼吁政治改革,将在政治上对现行体制构成巨大挑战,很可能成为新型的农民领袖,所以当局必然要利用模糊的法律进行整治”,于是,孙大午及其大午集团就成为“恶法治国”的受害者。

孙大午一直不避讳对不公平体制的看法,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文章都围绕着民主理念。他2012年为《纽约时报》撰稿论“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时指出,“在农村,八个‘大檐帽’管一个‘破草帽’”,揭示处于中共国底层的农村和农民受到政府极度碾压的现实。而且,包括任志强、胡德华等这些民主倡导人士也经常到孙大午的温泉酒店相聚,可想而知,他们一起私下聊天肯定离不开民主的话题,这在当局眼里肯定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眼中钉、肉中刺,当局一定会设法把冒出的这些民主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当局对发展得如日中天的大午集团痛下杀手,将其彻底摧毁,如此高规格的集体一窝端的举动实属罕见。去年上海新城集团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幼女事件也不过是将其本人“带走”而已,并没有影响公司经营。这个事件极大地震动了民营企业家,使他们产生集体性恐慌。这在经济内卷化的现实环境下,必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也进一步彰显了中共的无耻和邪恶,证实了摧残良善是中共的本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链接:Chinese Billionaire and Communist Critic Gets 18-Year Prison Sentence

编辑/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 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没有企业就没有就业,共匪傻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