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眼中的闫妖

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看到现在闫妖和亡腚肛坐在一起直播,我同情闫妖的丈夫,自己的妻子把自家的事情告诉天下人,细节详细到房事的次数和感受。这种配偶单方面公布婚姻隐私,闫妖征求过丈夫Dr Ranawaka APM的同意吗?这样做尊重到丈夫Mahendra吗?如今这种鱼死网破地决裂,那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人家呢?从一个男人的角度,这肯定不算是感情基础牢固的婚姻。闫妖这种人,做妻子不是她的追求,她有许多比婚姻更重要的目标。

当初亡腚肛在酒店房间里,第一次采访闫妖时,我认为两人的状态是“互相视为朋友,闫妖有小姑娘娇羞感”。现在知道,他们俩原来是亲密朋友啊,小姑娘的娇羞感对着她丈夫之外的人表现出来,他的丈夫该是什么心情呢?爆料革命不管任何人感情生活,但把感情生活当革命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从闫妖声嘶力竭中能看出来,她很想成为一个斗士、一位强者,但是她忘了,一个披头散发,充满怨气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绝望和痛苦。这样的女人,男人只想逃离。她让我联想起,曾经有一个单位里的后勤科科长,长相姿色够不上领导要求,不能进入院办工作,但又有一定闯劲,总想出人头地。这样的女干部,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爱教训人,爱炫耀自己,但是家庭生活往往不尽人意。她们的丈夫和孩子,总是讨厌她们指挥,但是一旦反抗就会遭到她的严惩。这种女人在家里绝对是小霸王。

作为女妖,闫妖的长相和气质使她不适合走蓝金黄的路线,因为当花瓶也是要资质的,不是啥人都行。女妖们的工作,无论是先天的还是人工的条件,用意都是要让男人想靠近她,这是女妖们恃靓行凶的资本。闫妖走得是恃专业行凶的路线,病毒专业天天谈,天天强调自己多牛多牛,这让一个男人很不舒服,因为谁也不想和所谓的病毒知识睡一辈子。男人,不害怕坏女人,但讨厌爱当老师的女人。闫妖至今没搞清,为什么很多大佬不想见她。

闫妖这种女人,最恐怖的一点是她没有同性好友,她有同事和丈夫,但没有女性知己。她从不提自己好友,从不提自己如何从好友那里得到帮助,来美国后,她也不愿结交真正意义上的女性朋友。王雁平女士是最先帮助闫妖的人,她是一个热诚正直的人,但是这样的女性,闫妖却不交往。

从一个男人角度来看,闫妖是一路上找“梯子”的女人。她的上学、配偶、婚姻、事业、声望都要找梯子,这个梯子可以是丈夫、同学、同事、上司、救她命的人、某国政府、几斗米。她借着一个梯子去到另一个梯子那儿,不断地找新的梯子,任何一把梯子都不是她的归属,她不对任何梯子有忠诚。虽然梯子可能不想被她利用,可能会醒悟,可能随时会把她摔在地上,但是她不会考虑这些。闫妖把她生命中所有的梯子都当成了抹布,把自己的过往一一抹去,只剩下“抗毒女英雄”。她的知识和经验决定了她无法明白,任何一个人在爆料革命面前,都只不过是浪花一朵,并不能左右潮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校对/发稿:武裝的羔羊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 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