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中共病毒溯源报告(2)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图来自报告封面截图

美国众议院中共病毒溯源报告(1)

(执行摘要部分续)

基因改造

该报告还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研究人员与美国科学家一起,在中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资助下,在武毒所进行了中共(冠状)病毒的功能增强研究,有时是在生物安全等级2(BSL-2))条件下进行的。这项研究的大部分集中在修改不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使其能够与人类免疫系统结合。这项工作的明确目的是鉴定具有大流行疫情潜力的病毒,并研制效应广泛的冠状病毒疫苗。在许多情况下,科学家成功地制造出了“嵌合病毒”——或由其他病毒碎片制造的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免疫系统。在类似于牙医诊所的安全水平上进行这样危险的研究,一种天然或转基因病毒可能很容易从实验室泄露并感染社区。

少数党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还确定了与武毒所有直接联系的科学家,以及在当前疫情开始前从事功能增强研究的科学家,他们有能力在不留下任何痕迹证据的情况下对冠状病毒进行基因修改。早在2005年,美国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就协助创造了一种不留下任何基因改造痕迹的方法,早在2016年,在武毒所工作的科学家也能做到这一点。这清楚地表明,科学界声称SARS-CoV-2不可能是人为的,因为它没有基因修饰标记,这是不真实的。

我们的结论是,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病毒可能是被基因操纵的,我们应全面研究这一假说,来确定这里发生的事情,这是至关重要的。

掩盖

在最初的报告中,我们阐述了中国共产党(CCP)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竭尽全力掩盖最初疫情的许多方式,以及他们的掩盖如何将只是局部发生的疫情转变为全球大流行疫情的。中共拘留了预警的医生以使他们保持沉默,并让试图揭露真相的记者失踪。他们销毁了实验室样本,并隐瞒了有明显证据表明人传人的事实,他们仍在拒绝对病毒来源进行真正的调查。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在总干事谭德塞的领导下,未能就即将到来的疫情向世界发出警告,相反,他鹦鹉学舌般地引用中共话语,充当习总书记的傀儡。

在本附录中,我们发现了武毒所顶尖科学家和美国科学家皮特·达扎克(Peter Daszak)博士如何进一步掩盖真相的进一步证据,他们的行为包括打压其他质疑病毒是否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的科学家,误导全世界关于病毒如何被修改后而不能留下痕迹,而且,在许多情况下,直接谎报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的性质,以及他们在研究中使用的低级安全规程。

这些行动延误了实验室泄漏可能性的初步调查,耗费了宝贵的时间,但也提供了病毒可能从武毒所泄漏的进一步证据。这些行动还对美国政府资助在海外实验室的使用方式提出了质疑,要求对这些资助进行更多的监督。

下一步

经过广泛的调查,我们认为是让皮特·达扎克到国会作证的时候了,关于他在武毒所资助的研究类型,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他才能回答。此外,我们相信国会可以通过立法,不仅追究责任者的责任,而且有助于防止未来的疫情,包括但不限于:

制定一项禁令,禁止开展和资助包括功能增强研究在内的任何工作,直到制定了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标准,并且只有在可验证地遵守该标准的情况下。

制裁中共国科学院及其附属机构。

将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其领导列入“特别指定国民和被封锁人员名单”(the 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并实施额外的、适当的二级制裁。

授权对未能确保应有的安全水平和信息分享的科研院所、政府和军事生物研究部门实施新的制裁。

(未完待续)

报告原文链接:

https://gop-foreignaffairs.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21/08/ORIGINS-OF-COVID-19-REPORT.pdf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