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快讯】 8月03日 Steve Vines已离港回英 白色恐怖已席卷香港

搜集/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卡西欧 / 封面合成:文粤

Steve Vines已离港回英:白色恐怖已席卷香港

资深传媒人、香港外国记者会前主席Steve Vines昨日(2日)发电邮给好友,表示自己「已经离开香港到英国」,以躲避国安法带来的白色恐怖,形容这是一个怀着沉重心情、夹杂极大遗憾和解脱的决定。

Vines在电邮表示,对自己的突然离去致歉,但相信了解香港情况的人会明白计划离开须极度谨慎。他指,离开的决定源于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个人及政治事件。

他指,他的离去是一个暗示,给那些公开支持民主自由、并且从事传媒行业这项风险极高行业的人。

信中认为,那些确保香港自由的机构正在被人破坏拆除,香港的本质正在被破坏,但某些不在乎的人不会退让。 Vines指,最可享受到好处的人就是破坏香港独特地位的人。他们大多数恐惧港人,更试图破坏香港的文化和广东话,以所谓的「母语」代替。他续指,港台现在面临更大的打压,它被要求成为一个政府机关而非公营广播机构。

他最后表示,会非常想念香港的人,希望日后回到香港时,不需担心警察早上出现在家中。

Steve Vines在1987年移居香港,曾任职英国《卫报》驻港记者。他过去多年在港台主持音乐节目《Morning Brew》、英文节目《The Pulse》等。港台在今年4月将他从《Morning Brew》调任为《Backchat》客座主持,其后在6月取消了英文节目《The Pulse》。 Vines在今年6月30日,国安法实施一周年前,宣布不再主持港台节目。

本土艺术家黄国才宣布已离港:远走不易留下亦难

曾遭大公报点名的香港视觉艺术家黄国才,今(3日)早在其Facebook宣布已经离开香港,感慨「远走不易,留下亦难」,贴文另附上他演唱《We’ll meet again》的短片。

昨日,曾公开支持雨伞运动和反修例运动的香港歌手黄耀明被廉署拘捕,称其在2018年区诺轩造势大会献唱违反《选举条例》。黄国才对此在Facebook发文批评道,这是「[消灭香港]系列、「莫虚有,是谁造就壮烈」。

他今日在Facebook发文宣布已经离开香港。贴文是一封给香港的信。黄国才信中表示,「相识51年,我不会忘记你(香港)」,「远走不易,留下亦难」。他亦以《We’ll meet again》的歌词表明他会再回到香港,「直到蓝天驱逐乌云远去」,「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再见」。黄国才今日亦更换了他Facebook的头像和封面图片,均是黑白色,有网友留言表示「so sad」。

黄国才近年来的作品多反映社会议题。在反修例运动期间,他曾展出一个外型为红色围栏的「流动监狱」,讽刺被称为「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此外,他亦曾因在维也纳TED Talk进行艺术交流,遭中共喉舌大公报点名,指控他「向外国介绍所谓的香港『革命』」。

端传媒宣布将总部撤离香港迁往新加坡称编采方针不受影响

端传媒成立六周年之日,其执行总编辑吴婧今天(3 日)上午近 10 时发文,宣布将把总部由香港搬到新加坡,文中又提到在这六年里,自由的道路变得愈加艰险,其中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更跌至全球第 80 名。约 6 小时后,端传媒再次在社交媒体发帖就事件进一步解释。执行总编辑吴婧其后以书面回覆《立场新闻》,未有回应是否认为香港环境已不再适合传媒运作,仅强调这次把总部迁到新加坡,并不会影响原有编采方针和内容。

搬迁总部的决定宣布后,引来关注。吴婧仅强调这次把总部迁到新加坡,并不会影响原有编采方针和内容,指她们会持续报导华语读者关心的新闻,「大陆与香港仍会是我们关心的地区。」

吴婧又指端传媒在港的公司,日后将不存在。并指未来不会再设立固定办公室,而是会通过线上、去中心化的方式生产内容。最后吴提到「认为无论在香港、新加坡或台北,新闻的未来都是去中心化的,我们不会再以任何一座城市为主站,而是希望聚集世界各地的新闻人,为华语读者服务。」

端传媒主力以中、港、台的调查报导、深度特稿、数据新闻作为主打内容,其网站及流动应用程式于 2015 年 8 月 3 日正式启用,并于 2017 年起开展订阅制,至今有来自中、港、台、海外逾六万名会员。

穆家骏微博追撃教协「将毒瘤去除是人心所向」

早前在 facebook 发帖批斗港队羽毛球「一哥」伍家朗的民建联成员、培侨中学教师穆家骏,今日 ( 3 日) 在微博转贴《文汇报》的专栏,批评教协以政治介入教育的事例比比皆是,又指「将教协这个毒瘤去除,实在是人心所向」。

穆家骏对上一次在微博发文已是上月 27 日,祝贺张家朗夺金。他当时解释由于被网民围攻,暂时关闭 Facebook 和 IG 两个社交平台,但微博是「国家管理下的平台」就不用担心。

本身是教联会副主席的他在微博最新一篇帖文再发表政治看法,今次是追击教协。他转贴了自己在《文汇报》的专栏,题为「铲除教协毒瘤 让教育回归专业」。文章指,教协自「反国教」事件后,以政治介入教育的事例比比皆是,教协声称一直「关心国家民族发展」和「反对『港独』」,但 2015 年曾将「港独」书籍《香港城邦论II光复本土》列为 60 本「中学生好书」候选书目之一。

民建联穆家骏曾在 Facebook 个人专页批评港队羽毛球「一哥」伍家朗在东奥的黑色运动衣装扮,指他不想代表中国香港。伍家朗及后在分组赛上换上印有区旗的新战衣,但无缘跻身 16 强,赛后被追问是否因为球衣风波影响心态时说:「多多少少受影响」。

伍家朗第二场赛事落败后,穆家骏在其 Youtube channel 以文字回应事件,表示当日「一时情切」,「语气有点过重」,对此表示歉意。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曾称,民建联已迅速严肃处理事件,要求穆家骏道歉,惟她其后又为穆家骏辩护称,穆关注绝对有其道理。

元旦放「释放政治犯」气球遭票控曾健成认罪罚2,500李卓人不认罪9月再讯

支联会主席、工党副主席李卓人,和社民连成员曾健成(阿牛),被指于今年元旦在民阵举行的汽车巡游中,于添马公园放飞气球,气球尾端挂上写有「释放政治犯」的横额,涉嫌「在受管制空域放飞超过两米的气球」,违反《1995年飞航﹝香港﹞令》,李卓人另同时被控「阻差办公」。两人均被票控,案件今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李卓人不认罪,主任裁判官林希维将案押后至9月9日进行审前覆核;曾健成认罪,罚款港币2500元。

许树昌:科兴接种者中和抗体不理想中大研究补打第三针

变种病毒肆虐,接种疫苗后可否抵抗病毒感染备受市民关注。政府专家顾问、中大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今日(3日)表示,中大研究初步发现,接种科兴疫苗的群组,打两针后一个月的中和抗体水平已不理想,团队即将就已接种疫苗人士是否应该打第三针进行研究,预计最快10月有第一次初步研究数据。

许树昌今日(8月3日)接受港台访问时指出,中大在今年4月,分别招募了375位注射科兴疫苗、375位注射了复必泰疫苗的人士,团队在他们完成接种两针疫苗后的1个月、6个月、1年、2年和3年,持续进行抗体检验。

初步研究发现,接种了科兴疫苗的群组,打2针后1个月,部分人的中和抗体水平不理想。团队本月中将展开有关研究,会将80名接种了2针科兴疫苗、但抗体水平不足的人,随机抽40人注射第三针科兴,另外40人打一针复必泰疫苗。

中大团队表示,会再定期检验哪一种补针形式较理想,整理数据后或提交政府作为建议。

必须打针否则自费强测医生协会:医管局无咨询员工机场职员:打了都要七日一检

政府昨日(2 日)宣布政府雇员、机场、检疫酒店及医管局职员等多类人士必须接种疫苗,否则要自费定期检测。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凌霄志今日(3 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指,医管局总部并无在事前咨询员工,医管局总部及食物及环境卫生局与协会开会时亦无提及此事。协会更曾向医管局总部查询疫苗要求,「渠地都一路话打疫苗一定系出于自愿」。

凌霄志在港台节目《千禧年代》表示,他相信政府仍会称打疫苗为「自愿」,可是现时措施要求自费检测、不接受快速检测结果、需要员工在工作时间以外做检测,会为选择不打针的员工带来经济考虑及不便。他亦指,以往不打针、不作检测不会有任何后果,但收紧至每周检测后,员工若不作检测,会有「纪律跟进」。

机场货运职员卢先生今早 ( 3 日)在香港电台节目《千禧年代》指,他公司 8 至 9 成职员已经打针,但政府自 7 月中要求「七日一检,打了针的也都要检」,认为规矩奇怪。他认为检测后不会提升免疫力,质疑政府「只考虑承办商利益」。

就机场、指定检疫酒店员工「必须」接种疫苗,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解释指,接触抵港人士的疫苗要求能「非常之例外」的情况,例如健康理由下暂缓接种疫苗,但他们需要接受「更频密的检测」及用指定表格向其雇主申报不能打疫苗的情况,并出示医生证明,政府会与相关雇主作安排。

香港流失1.5万学生家长:移民免子女被洗脑

《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后,香港移民潮再现。据统计,今年首5个月,香港警务处接获15,707宗申请「无犯罪纪录证明书」,俗称「良民证」,已达去年全年总数29,251宗的54%。其中,今年头5个月呈现上升趋势,5月更达到3,923宗,是近4年半以来的新高纪录。

据网媒《香港01》7月初引述移民专家分析,近几个月的移民查询较前两年再增加三至四成,相信与不少国家相继降低移民门槛有关,估计除了社会气氛外,不少家庭趁暑假前办理好移民手续,目标为赶及开学。

另据香港《明报》星期一(7月26日)引述教育局统计显示,截至去年10月,中小学一年内流失约15,400名学生。该报按局方最近公布的2020/2021年度《学生人数统计报告书》数字推算,小学3年来首次出现学生净流失,跌幅约1.6%;中学流失率扩大至2.84%。以往学生流失集中在高中,情况在去年蔓延至小学,小一以外每级都有学生流失。

现年16岁、下学年升读中学五年级的学生组织「中学时政」发言人Michael表示,「其实香港这个社会的确不是一个适合学习的地方,因为当中那个学术自由已经是失去了,这样其实都能够了解到这些父母,为到他们的子女有更加好的环境,去选择移民外国。」

至于大批香港土生土长的中小学生移民外国后,香港人口出现的「年龄断层」, Michael估计,疫情过后很快就会被每日150个的中国大陆「单程证」新移民人口取代,香港亦会逐渐变成中国其中一个普通的城市。

中学校长会7月19日就即将在10月发表的特首2021施政报告,发表名建议公开信,表明关心现时香港的竞争力和人才流失的情况。公开信引用香港政府统计处去年净移出人口近4万人等数据,建议政府及早应对教师流失问题。

中学校长会表示,港府应该认真聆听香港人心声,了解移民原因,制定合适政策挽回信心。该会更称,难以估计大量香港学生外移的影响,认为政府必须对症下药,让学生回心转意。

该会最后呼吁港府尊重人才,确认学界的专业精神,修补社会撕裂,使社会不再出现肆意抹黑教育界的言论,重振教育工作者士气,有利人才培育及社会未来发展。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并不代表GNEWS立场】

资料来源:大纪元时报(1)大纪元时报(2)立场新闻(3)立场新闻(4)众新闻(5)大纪元时报(6)立场新闻(7)大纪元时报(8)

封面素材:自由亚洲

审核 / 校对:文粤 / 发布:流光飞舞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