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称武汉实验室可能对病毒做了基因操纵(上)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covid19.tabipacademy.com

原文较长,分成2篇翻译发表。

《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题目“武汉实验室报告对可能的中共病毒(COVID-19)实验室泄漏提出了进一步的问题”。副标题称,共和党人准备公布他们迄今为止最详细的案例,认为武汉的研究人员可能对病毒进行了基因操纵。

全文如下:

《福克斯新闻》获得的一份新的国会报告称,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前几个月,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要求对运行不到两年的研究设施的空气安全和废物处理系统进行重大改造。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共和党工作人员的报告说:“在设施开始运行后这么快就进行如此重大的翻修,似乎不同寻常。”项目(包括)空气消毒、危险废物和中央空调系统,“这对系统(设备)在中共病毒爆发前几个月的运行情况提出了疑问。”

(设备)采购(重建)的真正原因尚不清楚,(也包括)这项工作是何时或是否开始的,这为有争议的说法增加了另一个间接因素,即疫情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开始的,包括中共国政府的可疑行为和混淆,以及疫情有在之前假设的几个月前就开始的迹象。

就在拜登总统要求情报机构审查疫情起源的最后期限前几周,共和党人将公布他们迄今为止最详细的案例,论证武汉的研究人员可能对病毒进行了基因操纵,“大量证据表明SARS-CoV-2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意外泄露的。”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德克萨斯州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的工作人员将把这一信息作为附录加进9月份的报告。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越来越多的公共卫生专家、科学家和政府官员呼吁,对可能的实验室泄漏进行调查,同时检查病毒是否是自然开始的。他们呼吁在中共国对该疫情的起源进行彻底、独立的调查,尽管中国共产党拒绝接触。

如果没有中共国政府的合作,人们对美国政府的少数几项调查是否能提供有关疫情起源的具体陈述表示怀疑,除了拜登政府正在进行的审查之外,前任政府的国务院在离任前几天发布了一份解密报告,当时,它提供了迄今为止中共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最详细案例。

以正在进行的情报界调查为例,民主党领导人对国会调查没有什么兴趣,让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共和党人自己进行审查。民主党人控制着国会及其委员会,而共和党人则没有传唤权。

利用中共国政府采购网站上发布的项目公告以及其他开源数据、对前政府官员和科学家的采访、研究论文和国际新闻报道,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将他们的论点建立在一个时间表上,该时间表显示病毒“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的某个时间点”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

那天,距离武毒所总部不到一英里的武汉大学发布了一份实验室检查通知,几个小时后,武毒所的病毒序列数据库从互联网上消失了。当天晚上晚些时候,该研究所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对实验室的“安全服务”进行投标,根据该报告,“其中包括门卫、警卫、视频监控、安全巡逻和负责处理‘外国人员登记和接待’的部分”。

报告援引“美国前高级官员”的证词称,生物和化学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2019年末控制了武汉研究所的P4实验室。据报道,这一时间点表明,中国共产党“对病毒传播的消息引起的活动感到担忧”,如果她在2019年取得了控制权,这将意味着中共更早就知道该病毒,疫情也更早开始。”

2019年9月和10月武汉的卫星图像显示,对中共病毒症状的医院就诊和互联网搜索显著增加,该报告还声称,测绘数据表明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可能使用武汉城市公交和城市地铁进行日常工作,从而将病毒传播到整个城市。

委员会还在《彭博社》采访了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博士,以确定实验室的一些通勤模式,据彭博社报道,安德森是唯一一位在武汉病毒研究所BSL-4实验室进行研究的外国科学家。她还告诉《彭博社》说,进出该设施都经过精心设计编排,包括要求精确定时的化学处理和洗澡。在6月份的采访中,安德森博士坚持说,她知道武毒所没有人在2019年底患病,并说她相信病毒很可能来源于自然。

(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

https://www.foxnews.com/world/wuhan-lab-report-raises-further-questions-about-possible-covid-19-lab-leak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