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登·史密斯:为什么全球主义者和政府如此渴望 100% 的疫苗接种率?(第一部分,共二部分)

  • 编译:Jenny Ball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喜社2021年8月2日报道

我不认为我是唯一一个注意到这一点的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新冠疫苗接种宣传和疫苗护照宣传,比自今年年初以来我们所看到的还要多。我特别指的是美国。但重要指出的是,美国的企业仍在拼命地要求更高的疫苗接种率。在欧洲、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地,疫苗接种率更高,政府已将疫苗护照进行到议程的阶段。

就新冠病毒的要求和限制而言,有些人可能对大多数国家正在采取的步调感到困惑。地球上几乎所有的政府,怎么可能都同意医学极权主义?好吧,当您意识到,它们中的大多数通过世界经济论坛等全球主义机构联系在一起时,就很容易理解了。世界经济论坛一再将大流行称为推动其“大重置”计划的“绝佳机会”。

“大重置”,是对个人自由和自由市场经济剩余部分的长期意识形态的篡夺,其目标是强加全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独裁统治。全球主义者,用听起来很动听的话和人道主义的抱负来包装这些目标,但归根结底,“大重置”是我们所知道的自由的终结。这不是夸张,这是现实,这是这些人最渴望的。但是如何实现这样的目标呢?

有趣的是,世界经济论坛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2019年10月举行的名为“事件 201”的“模拟”中,准确描述了他们计划如何做到这一点。在活动期间,他们想象了一场大规模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据称,会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这将促进对个人自由、国民经济以及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普遍限制的必要性。我确信这一切都是巧合,但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主义者,在“事件 201” 中上演的完全相同的场景,仅在两个月后发生在现实世界中。

无论如何,大流行本身对全球主义者来说是一个福音。自从近一个世纪,前欧洲国家社会主义者兴起,以及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和中共国蔓延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过影响深远的政府权力和企业权力攫取。事实上,我想说的是,今天整个人类面临的情况,比那些可怜的帝国所能产生的灾害要糟糕得多。

毫无疑问全球主义机构及其政府合作伙伴,是新冠病毒危机的最大受益者。如果他们利用大流行病的议程取得成功,他们将获得最终的社会和政治权力。

也就是说,他们的计划有一些障碍。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我们在最近几周看到了积极的宣传。例如,正如我在“拜登的疫苗打击力量计划令人绝望”一文中,用大量证据概述的那样,疫苗接种率似乎远不及精英们所希望的那样高,尤其是在美国。

虽然拜登政府和CDC声称,总体疫苗接种率为 67%,但包括梅奥诊所州地图数字在内的许多其他统计数据表明,美国只有四个州的疫苗接种率实际上超过 65%(一剂或更多剂), 大多数州的比率约为 50% 或更低。即使像加利福尼亚和纽约这样人口众多的蓝州,也没有超过 65% 的大关。坦率地说,随着疫苗接种率下降,这些数字目标也无法实现。

如果现在不用等就可以打疫苗而且还没有人去,到处都有足够的剂量,那么他们就不太可能去接种疫苗。

矛盾的统计数据向我表明,拜登和CDC正在夸大他们的疫苗接种数量,以制造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疫苗的错觉。如果真是这样,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拜登、福奇和主流媒体,都在用与真正科学相悖的亲疫苗立场炒作,强行向公众提供疫苗,因为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所希望的恐惧和公众服从。

但为什么他们想要100% 的疫苗接种?为什么他们如此渴望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获得mRNA 注射?

毕竟,Covid的平均 (IFR) 死亡率仅为感染者的0.26%(这是媒体一贯并故意拒绝向公众提及的统计数据)。这意味着 99.7% 的公众,无论是否接种疫苗,都不会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胁。

疫苗能确保更好的胜算吗?好吧,根据马萨诸塞州最近的统计数据,不一定,因为他们报告了 5100 多例感染和 80 例完全接种疫苗的患者死亡。媒体不断告诉我们,只有未接种疫苗的人才会死亡。但这是一个谎言,就像他们在新冠病毒中兜售的许多其他谎言一样。 那么,如果病毒的死亡率如此之低,并且疫苗不一定能保护你,那么接种实验性疫苗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意义!科学和统计数据不支持它。今年感染和死亡人数的下降甚至不能归功于疫苗。 1 月份到 2 月份数字暴跌,因为那时只有 5% 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对此的唯一解释是,人们在几个月前就达到了群体免疫。还记得政府说他们需要 70% 的群体免疫或疫苗接种才能停止封锁和强制要求吗?他们的球门柱多次移动(标准改变),政府“科学”每月都在变化。现在他们声称群体免疫无关紧要,并要求 100% 接种疫苗。

我们必须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政府要无情地推动疫苗100%饱和呢?这不是在拯救生命,但无论如何要强制推广疫苗,那为什么呢?

评论:这是一篇极为值得仔细阅读的文章,能够解释许多人们对疫苗的困惑:政府大肆推广疫苗,而不断曝出的真相是,打了疫苗的人,他们感染Covid-19和其变种的病毒的几率远远大于不打疫苗的人。而且,即使打了疫苗,在防护病毒的要求程度上,与没有打疫苗的人们一样要戴口罩,要保持社交距离,唯一的“优势”是可以享受一些“特殊待遇”, 而那些个所谓的“特殊待遇”都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如人身自由:

  • 曾几何时人们去旅游去饭店要有通行证?
  • 曾几何时人们进出自己家门要政府许可?
  • 曾几何时政府企业,不顾法律保护的隐私权,以是否接种疫苗为就业和受教育的先决条件?

这一切的答案,这篇文章给了我们启迪。

素材链接:zerohedge.com

相关文章:布兰登·史密斯:为什么全球主义者和政府如此渴望 100% 的疫苗接种率?(第二部分,共二部分)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Nuevo唐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