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亡腚肛的三宗罪

作者:香草山商业部 文锤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自2017年跟随爆料革命,我从未有像现在这样对中国社会的深刻认识,如果没有七哥为我们带来了一场亲身演绎的爆料革命,我无法像现在这样认识到人心有多么险恶。

吃软饭的自大狂

这4年以来,我笃信见过足够多的人渣和垃圾了,但是像亡腚肛这样软饭吃绝,坏事做尽的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亡腚肛几个前妻、后妻、前台、闺蜜的破事儿,初始人设就已经烂的一塌糊涂了。跑到美国,啥本事也没有,只好在“自由中国”练口炮。口条还没捋顺,就开始放广告,一个节目放几十个广告。要不是文贵先生鼓励你,抬举你,广大战友支持你,包容你,你能有今天吗?你说话结巴,我们就调1.5倍速听,你广告多,我们干脆买了YouTube的会员服务。你以为大家来看你是因为你头大?你真以为你念念新闻,再东拉西扯胡扯一通就分析得有多好了?这都是因为爆料革命给你背书,灭共的七哥为你背书,所有战友都把信用票投给你。就这样,让你亡腚肛一步步成长,给你机会,七哥多少次告诉大家你路大脑袋会提问,问的问题很关键,以后一定能做出很好的节目,这是对你的鼓励和期待,并不代表你真是个天才。爆料革命把你捧上神坛,你这个鳖孙翅膀还没硬,老二却硬了,广大战友法制基金的捐款是给你约炮用的吗?一个吃软饭的货能傲慢地说出,“自己从来都是独立的,战友义工们都是来蹭你的热度”,这种无知无耻的话,真应该天诛地灭!这让我想起不久之前九指妖说过的话:“都是大家求我代持投资G-TV的……”。垃圾的味道都差不多,你们这些货色真的觉得自己都是世界的中心吗?你何德何能让大家都围着你转?还能说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话来。大家都是冲着爆料革命和文贵先生来的,你以为你嘴上喊着“重磅重磅”就真成重磅了?你一开始做时评节目,质量烂得一塌糊涂,就凭你结结巴巴、吞吞吐吐那两下子,做个几年节目,就能赢得大家的信任?你自己都承认过,没有文贵先生,就没有推特的中文世界,就没有YouTube的中文世界,有谁认识你们这一个个烂咖?一个丧失最基本自我认知的人,注定最终要输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智商欠费,判断欠抽

亡腚肛你脑袋虽大,却抵不过你下半身的智商,脑袋里神经细胞太少,放在空荡荡的大脑袋壳里面,结果一个神经细胞找不着另外一个神经细胞,造成做人最基本的知恩图报都不懂。你口口声声喊着灭共,却天天想着跟蛇妖闫吸痰双修,节目一结束你就去“散步”,节目要开始你才提起裤子露出脸,你就是靠和蛇妖为爱鼓掌灭共的吗?要不是战友揭发你的幕后情形,还真以为你天天挑灯夜战准备节目稿,研究分析天下大事,一心要灭共产党。可惜我们对你的信任,都喂了狗了,那个口口声声喊着日拱一卒的路大头,事实上只是信口开河的骗子。你研究灭共的大脑袋还不如你下半身研究蛇妖黑森林的时间多。你的哪个重磅不是文贵先生给的情报,你再尽情发挥的?你曾经给自己嘴笨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文贵先生告诉你太多,你总得琢磨哪句能说,哪句不能说,所以嘴笨”,这是你亲口说的吧,现在你说你一直都是独立的,你也好意思?你说说看,你塞林爹地的“民兵”保护你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一直都是独立的啊?你说没有这些“民兵”大哥保护你的话,你百分之百“死”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一直是独立的啊?现在人家保护你没让你死,你是不是欠人家一条命?你塞林爹地说病毒有可能是美国搞出来的,鉴于你欠人家一条命,你要不要给你爹地站站台?还是你要拼死保住“妖妖九”宣布病毒真相的“功劳”,跟人家翻脸?你想清楚了吗?

忘恩负义,欲壑难填

亡腚肛曾是爆料革命最大的受益者,住着文贵先生送的豪华别野,享受着爆料革命战友的无限敬仰。对所有战友来说都是一币难求的HCoin,文贵先生却送给你大量配额和GTV股票,普通战友举着钱买不到的G-FASHION 服装,文贵先生送了你多少?最让人羡慕的是你家孩子上着全世界最好的学校,这也是为什么文贵先生要把那么好地段的房子送给你,文贵先生把你家两代人的前途都安排好了!你现在阴阳怪气地说文贵先生是共产党派来的蒋干?你不怕诛了自己的良心吗?你曾亲口说的要感谢文贵先生,要不是文贵先生爆出病毒实情,你跟你老婆出去上班说不定都已经感染病毒了,现在不但不用出门,还能做节目挣生活费。在东京爆协被揭穿以后,你亲口说过无论谁砸郭,你都不可能砸郭,无论谁离开爆料革命,你都会是最后一个跟在文贵先生身边的人,文贵先生是共产党完美的掘墓人。怎么有了“妖妖九”的节目以后,你就开始活动心思了?你要当共产党完美“掘墓人”了?你还说,你就只坚持“以毒灭共”一条,不像某些人,东搞一下,西搞一下,一会以美灭共,一会以黄灭共,灭了半天哪个都不灵,只有你这个行,但是亡腚肛你不要忘了,就连“以毒灭共”这个概念都是文贵先生在直播中提出的,文贵先生说梦见八弟给他指着药葫芦,才有了这个概念,你“妖妖九”只是一个爆料,怎么最后变成是你坚持“以毒灭共”了?你偷用了人家的概念,使劲贴自己脸上,不就是为了把功劳揽在自己身上吗?你觉得只要抓住了“以毒灭共”这面大旗就一定能保住你灭共的“江湖地位”,所以你不惜铤而走险,忘恩负义,开始攻击爆料革命,攻击文贵先生。太贪婪了!你以为你窃取了爆料革命战友共同贡献的果实就能贪天功为己有吗?最后撑死你的也一定是这“天大的功劳”,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恶果一定会在你身上应验的。

爆料革命爆尽烂咖,还原本真,大到共产党,盗国贼,小到伪民运,腚肛帮。一个癞蛤蟆,无论再怎么伪装,经过爆料革命的大浪淘沙,一定原形毕露,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认不清敌人的人,就认不清朋友。路大脑袋亡腚肛正在用他后半辈子的生命,为我们演绎如何才是“人至贱则无敌”,但是只要战友们认清了它的本来面目,就不再会被蛊惑,那么它对战友而言就是狗屎,它的一百来斤除了污染一块土地之外,别无它用。

爆料革命这项事业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甚至会凶险万分。但亡腚肛、蛇妖闫这出闹剧,实在算不上什么大起大伏,这些货色最多就是吃坏了肚子拉出去的东西,但这锻炼了战友们的肠胃,锻炼了战友的眼睛,锻炼了坚持唯真不破的心。只有走到最后的人才能肩负上天的使命,带领我们开创新中国伟大的联邦制,走向正道主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 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 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