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寄语】中共奴化病毒比中原天灾人祸更可怕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作为墙国人,面对中原人祸天灾,悲哀与愤怒已经无法用文字来表达。但我们必须要记住这笔债。

当大家被突如其来的特大洪水围困无法自救,在绝望中声嘶力竭呼喊救命时,最渴望的是有人能及时听到并及时救命。但是当获救后,或者脱离了灾难后,人们立刻忘记了刚才绝望中最凄厉的呼喊和恐惧的心情,从悲哀的受害者,回到现实的真身,体内被灌洗了几十年的恶魔没有控制不自觉的跳出来,变成可恨的参与者,施暴者。

当中原地区正在被泄洪的洪水泛滥、淹没,人们在水中挣扎的时候,中央电视台还在冷嘲热讽欧洲水灾,笑他邦水深火热之中,唯中共国好。对自己国内的水灾仿佛完全不知的样子一字不提,三天过后才开始报导。郑州及周边的水灾为什么要等到三天呢?为什么不能及时报导?一个国家电视台连及时报导灾难都需要层层审批,这个国家足见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可言。当一个传播机构失去其应有的作用时,谈何救人?竟要等领导发话统一口径方可以告知老百姓,这样的国家能及时救人吗?等三天才报导有多少人冤魂已逝去?中共央视的报导只有歌颂,报喜不报忧,真正的灾难并没有报导,真正的状况也没有报导,真正的死亡数据更不可能报导。这就是中共极权治下的国家。

图片来自推特

这是独裁统治下的悲哀,老百姓没有知情权,没有人权没有言论自由权,一切权利都没有,包括大灾中逝去的生命的尸体,家属都无权知道,无权寻找,无权过问,一切都由党掌控。老百姓在大灾来临时,连自救权没有,看看在地铁里发出的视频,水不断的从脚底漫到脑袋,一节节车厢的人只有静等党来救命,这个自救的权力已经被中共七十年的洗脑剥夺去了,大灾来临首先是自救,但是不能擅作主张,一切听党的一切有党安排的思维让91节车厢里的人在等待中让洪水把自己淹死。

在外面能奔跑的灾民,能自救也是原始社会式的求生本能,根本算不上自救,更不是中共喉舌央视主播王海霞故意不化妆让自己憔悴的样子报导自己家乡人民科学自救。王海霞身在央视不能自主报导可以原谅,但是故意素面朝天装出憔悴样实在虚伪,作为受害者却与魔鬼共舞。叼盘狗胡锡进胡混球,此时不见第一个跳出来报导他的家乡大灾了,骂美国谁都比不上他积极。

图片来自推特

可恨的不止这两个所谓的名人公知,灾难中的中原市井小民也同样可悲可恨,大灾过后,这些人已经忘记了自己在水中如何绝望的恐惧,自觉做起五毛狗腿。媒体采风,寻找根源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媒体发声也是对老百姓的关心,对社会的关注,换句话说,只有媒体能把小民的声音传出去,传到中共大领导耳朵里,也只有媒体报导才能让统治者,管理者有压力,促使他们做正确的事情,关注民生关爱灾民。但是我们的灾民热爱党胜过热爱自己的生命。自觉拒绝,阻拦媒体记者靠近。甚至驱赶,你说可悲不可悲?

BBC、《洛杉矶时报》、德国之声、CNN、法新社和美联社驻华记者在采访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威胁。他们的中方雇员被放在网上人肉搜索,将他们的个人资料恶意传播,有人接获暴力或死亡威胁。其中德国之声记者在现场采访时,被郑州的「爱国民众」围攻,他们不相信记者的解释,只听党的话认为外国人都是来糟蹋中国的。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呼吁中国政府兑现允许外国记者不受限制采访的承诺。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声明指责隶属于中共的机构发出的言论直接“让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的人身安全陷于危险之中,而且也阻碍了他们的自由报导”。

图片来自推特

郑州沙口路地铁站口人们自发鲜花悼念逝者,一片花海直接把中共的脸打得啪啪直响,中共报导地铁只有十几人死亡。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把地铁口围拦起来,派人看守,不许摆鲜花、拍摄,成了敏感地带。一个西安的大学生用无人机拍摄地铁口情况,被4个训练有素的便衣按倒在地猛打,并且抢了他的无人机和摄影包,幸得愤怒的郑州人一起出手相助保命,中共为了掩盖真相,让老百姓自相残杀。

郑州5号地铁幸存姐妹俩好不容易回到人间,面对记者提问,说出了自己如何逃生获救,被问到车厢里其他人的情况时,周围同胞立刻阻止恐吓她们不可以向外媒透露情况,抹黑中国,这是何等的悲哀,站在那里的人有几个不是刚从阎王爷手中逃脱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恐惧也是一种心理压力的释放,也是一种心理寄托,大灾大难有多少人心灵受到创伤?中共国有心理辅导员吗?灾后老百姓连吃饭都没人管的国度,说出事实就是抹黑,这是多么恐怖、黑暗的社会!更是独裁洗脑恶性循环,相互残杀的恐怖社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资料来源:
推文视频:7月28日郑州沙口路地铁站,一个西安的大学生用无人机拍摄

推文视频:郑州5号地铁幸存姐妹的哭诉,周围有人恐吓她们不要向外媒抹黑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谴责外国记者在郑州遭围攻及骚扰


审稿 / 校对:文粤 / 发布:天网灰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