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在加密货币方面向西方提出挑战

  • 编译:wenwu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喜社2021年7月30日报道

图片来源:ft.com

现在是加密货币的时代,更多的西方政府不再视其为非法支付计划和金融冲动投机的混合体。

相反,他们应该更加开放地接受加密货币的创新,并将其引导到更好的金融、经济和整个社会的更好方向。

同时,加密货币的支持者需要认识到,在未来持续性的破坏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系统性后果,深化他们在监管和能源问题上的参与。他们需要改变“零和”态度,即他们的收益只能来自既定金融体系的损失。

总体而言,西方经济体关于加密货币的政策辩论,相对于所涉问题的重要性而言,仍然过于狭隘。而且过于两极化,参与者使用不同的语言。这加剧了私营部门加速采用与政府、中央银行之间,不安的潜在拉锯战。

随着前者的稳步增长,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西方世界在试图将加密革命引导到,改善金融服务的成本收益方面存在分歧,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相比之下,中共国正以一种更有力、更统一的自上而下的愿景向前推进,为有可能远远超出国家本身的转型动力奠定基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对金融服务、货币政策、投资结果、支付平台和全球储备货币的配置产生深远的影响。它还将影响大数据的控制和使用,以及中美技术和经济竞争。

三个实地发展表明事情正在发展。

首先,推动加密革命的技术,包括被称为区块链的数字分布式交易账本,对金融业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相对低效和超额利润来源的破坏性,越来越大。

总结阻止行业进入者的监管护城河和传统客户的惰性这两点,不久后已不足以阻止技术驱动的竞争浪潮。

第二,尽管加密货币不稳定,但加密货币正逐渐成为投资者投资组合的更大一部分(其分配方式有两类)——低风险资产,作为黄金和一些政府债券的边缘替代品;以及对不相关资产的投机性押注。

第三,加密货币在支付生态系统中也更为普遍。这对非法支付来说令人担忧(想想越来越多的勒索软件攻击),但对汇款更有利,因为太多传统渠道仍然缓慢且昂贵。但是,虚拟货币向全球货币的更广泛演变,继续受到价格波动、缺乏广泛信任和监管问题的破坏。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西方的加密货币颠覆者和监管者,是否会成功地汇聚到一种更统一的方法上。

这方面的责任主要落在加密货币领域,这些加密货币有可能重蹈大科技公司犯下的错误——追求狭隘的商业目标是大科技公司所期望的成功,这将使大科技公司成为虚拟货币系统中最大的受益者。

如果不纳入更强有力的反洗钱保障措施,大科技公司的虚拟货币就无法与政府、中央银行走得更远。他们还必须对虚拟货币的政策工具,可能受到侵蚀的担忧作出回应。

中共国的所作所为更加迫切地需要,政府和中央银行保持开放的态度。北京的官员已经了解加密货币革命的变革力量,并希望以一种全面和高度指导的方式纳入其中。

由此,西方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中共国更快地开发更好的支付系统和央行数字货币——所有这些都可能跨越国界。它还可能给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带来新的问题,以及为中共国提供对敏感大数据的更多控制权,并缩小剩余的技术差距。

如果没有更多的合作方式,西方的加密货币领域的两翼可能会发现他们的未来,取决于一个“早起”的中共国在加密货币领域上把西方甩开的距离。

简评:

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郭文贵先生设计的“喜联储”是世界的诺亚方舟,也是连美国都一致认同,并参与共同击败“独裁者”的必胜战争。

不管是川普总统,还是拜登总统。想和新中国联邦一起共同灭共的意愿,只会一个比一个强。

战友们,这足以让我们为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所自豪。

新闻来源:《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作者:穆罕默德·埃里安(Mohamed El-Erian)|发布时间:2021年7月29日
作者是一位埃及裔美国经济学家和商人。他是剑桥皇后学院的校长,也是安联的首席经济顾问,安联是PIMCO的母公司,他曾担任首席执行官兼联席首席投资官

审核:文乐;校对:阿伯塔;发稿:信心的选择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